当前位置 分享巴中 南江故事 正文 下一篇:

何朗书给李先念送鱼

1932年腊月,红四军与田颂尧部队在中魁山打了一个大仗,红军以少胜多,打得田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深入前线指挥作战的李先念在战斗中右臂负伤。当时红四军医院设在龙池书院(现长赤镇中学所在地),他就在这儿治伤疗养。

附近老百姓出于对红军的热爱,提上鸡和蛋去看望的不少。由于警卫森严,去的人不容易见到李先念本人。但只要先念知道是穷人他就一定接见,当面致谢付钱;若送物者不收钱,就会叫你原物提回。

我当时才12岁,听大人们说自己见过红军的大官儿,我也很想进去看看,却想不出个法子如何进去得了。一天,从小道消息听说,有两个红军战士去老百姓田里抓了几条鱼给李先念补养身子,反挨了一顿揍:“你们下次再去老乡田里抓鱼,我就按军法处置。”

长赤坝那个时期没有水利设施,秋收后是亮晶晶的满坝冬水田。田田有鱼,很少有人吃,都说吃鱼费油盐。那年月,穷人粗茶淡饭把肚子塞饱就不错了,还讲啥子营养。我们家是佃田户,把鱼提回去父母一骂,只好又放回田里去。

李先念正在治伤时节,正逢鲤鱼肥、鲫鱼壮。清澈见底的田里,那些鱼都躲在落叶下和杂草里过冬。我从家里找了一节半尺长的铁丝,用一根金竹竿投进去一半,把露出铁丝尖磨得快快的,做成一把鱼叉,约好两个堂弟何利书、何美书,第二天去书院坝放牛,不到两个小时就杀了二十几条鱼,用柳树条穿成两串,不下五斤。杀的鱼怎么送得进去呢?

他们两个比我小都叫我去,我家穷,上身是疤重疤的衣服,下身穿的是油灯布缝的齐膝刷把裤,不好意思去见红军的大官,但又听说红军最爱穷人,我就壮起胆子走到书院门口,向卫兵说:“我要见你们首长!”卫兵不准进去,另一个卫兵把鱼看了又看说:“让我去请示一下。”瞬间回来说:“首长请你进去!”卫兵提着鱼进入院内,见一威武雄壮、高大魁伟,用绷带把右手挂在脖子上的红军站在院坝中,卫兵轻声告诉我,“这就是你要见的首长。”李先念一见我便笑眯眯的问:“小鬼,你姓啥?哪个村的?你来干什么?”我被问的脸红心跳,鼓劲回答他的提问说:“我们听大人说,红军爱穷人,好些大人来看过你了,我们几个小娃儿也想来看看你这个大官儿。”李先念又问:“你们来了几个小鬼”,提鱼的卫兵说:“还有两个在外面等他。”先念说:“叫他们都进来吧!”六、七岁的娃娃没见过世面,他们不敢进,就由两个卫兵抱了进去,何利书当时还吓哭了。这时李先念叫卫兵把鱼提进厨房,叫司务长拿三串钱来(相当现币三角),又叫卫兵到他宿舍拿了三个大红桔子,给我们每人一个。

那时代的穷家孩子家规严,大人平时说的不准接别人给的东西,我们再三不要,钱也没收。李先念又说:“礼尚往来嘛!你们拿来的东西我们都收了,我们给你们的东西,你们不收不合情理吧,钱是按军队纪律给的,若不给我就犯了错误,要受处分,你们难道想我犯错误吗?”这时我们只好收下钱和桔子。李先念又问:“你们读书没有?”我说:“没有。”他叹口气说:“真是几个苦命孩子。”用手摸摸我们的头说:“都回去吧,等革命胜利了,你们的日子就会好过些。”卫兵也催促说:“走吧,好让首长去休息”。我们再也找不到话说就出来了。到门口两个卫兵说:“小鬼,你们出去不要说今天首长接见了你们的,若小鬼来多了,我们就不好办了。”

几天后,我们又杀了十多条鱼送去交给门卫转身就走,等他们把钱拿出来,我已跑过书院边的贡桌山了。再过十多天,又送鱼去,这次就没跑脱了,刚走拢就要我学站岗的门卫站在那里,不准动,还吓唬我说:“要跑就用枪子儿穿脚杆。”结果硬要把第二、三次的鱼钱全收了才让我走。又过了四、五天,听说李先念的伤一好就出院走了。

何朗书1966年讲述,熊继尧于2000年左右根据回忆整理于后。

何朗书,长赤乐台村人,是解放后南江县第一个农业互助组长,合作社社长。50年代县、地、省农业劳动模范,曾担任过天池、长赤公社党委书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分享巴中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rexbar.com/post/781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Captcha Code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