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通江梓潼乡名医陈俸顶

陈俸顶,通江县梓潼乡顺石岭人(1872—1942),乃名医向述培的门徒。自幼好学,从医数年,由于精心钻研,对阴阳表里,寒热虚实,透悉奥理,每遇一症,详诊细断,立方疗治,颇有成效。并善于针对实状,下药治病。他室内墙壁上曾贴有“七七四十九个难图”,存有古代名医药书一大箱,除在当地诊疗外,常远去长滩、毛浴、麻石、广纳等地行医,弛名于通江南路。他平时在家配好常用药物,出诊即带上,倘遇难病,即开包调剂,以方便病人急救,凡远近求治者络绎不绝,甚至备滑杆、牲口迎送。

当地袁本文身患重病,此病上午轻,下午重,反复发作,曾吃药多付无效,祈神不灵,后请俸顶往医,首先与病人同宿一房,观察症状,次日论症处方,认为该病为“并发病”,属于病菌性。陈俸顶本着重病用轻药的方法,竟用“银翘散”套“升降散”煎水当茶喝,过了几天,此病大有好转,后改用“三甲复脉散”二、三剂痊愈。袁深有感,谢俸顶钢洋20元,他退了四元。

陈俸顶在晚年时,毛浴李四老爷病重命危,用滑杆专程接他去治疗,处方见效,亦重资相酬。但他对一般贫苦农民治病,少要诊费,甚至一文不收。

陈俸顶由于医术高强,受业门徒也多,如广纳陈正孝、檬子李能诗、铁佛刘志忠、三合王尚文,庭训陈国忠等,均系济世名医,惜现无一存在。但徒孙亦多。

民国二十九年三月,上述门徒给陈俸顶赠朱红金字匾一道,上书“修园嫡系”四字,至今尚存,人们常称俸顶“陈修园”先生。

当地袁本文身患重病,此病上午轻,下午重,反复发作,曾吃药多付无效,祈神不灵,后请傣顶往医,首先与病人同宿一房,观察症状,次日论症处方,认为该病为“并发病”,属于病菌性。陈傣顶本着重病用轻药的方法,竟用“银翘散”套“升降散”煎水当茶喝,过了几天,此病大有好转,后改用“三甲复脉散”二、三剂痊愈。袁深有感,谢傣顶钢洋20元,他退了四元。

陈傣顶在晚年时,毛浴李四老爷病重命危,用滑杆专程接他去治疗,处方见效,亦重资相酬。但他对一般贫苦农民治病,少要诊费,甚至一文不收。

陈傣顶由于医术高强,受业门徒也多,如广纳陈正孝、檬子李能诗、铁佛刘志忠、三合王尚文,庭训陈国忠等,均系济世名医,惜现无一存在。但徒孙亦多。

民国二十九年三月,上述门徒给陈傣顶赠朱红金字匾一道,上书“修园嫡系”四字,至今尚存,人们常称傣顶“陈修园”先生。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旧时通江梓潼乡名医陈俸顶
陈俸顶,通江县梓潼乡顺石岭人(1872—1942),乃名医向述培的门徒。自幼好学,从医数年,由于精心钻研,对阴阳表里,寒热虚实,透悉奥理,每遇一症,详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