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巴州历史 民国鼎山镇的烟赌匪

民国鼎山镇的烟赌匪

一、鸦片烟

民国7年,郑启和打着靖国军的招牌坐镇巴中,勒令人民种鸦片烟以钱充军费。当时都不愿种,郑派人专门检查,不种者罚特别捐,大洋10元,种不足数者罚懒捐,按窝数计,罚而不缴者拴打吊押。时烟价与粮价比,亩产值获利十余倍,以后争相超额完成任务。种者愈多,吸者遂视为必需之品。吸烟人说:“不吃饭可以,不吸烟不行”。每个场镇烟馆大开,乡下平均每7户有一套吸烟工具,栽秧打谷先吸烟后下田。为吸烟而不顾廉耻,为吸烟而倾家荡产,为吸烟而死于他乡外里者百有其一。以后屡禁不止,只不过吸烟人少些而已。

二、赌

赌盛于民国24-38年。赌场有红宝、骰子、麻将、纸牌、骨牌、娃娃宝等,以红宝、骰子为最大赌场,少则千余银元,多则三、四万银元。逢大户人家酒席或大场镇庙会,或开园唱戏时,巴、平、仪、营等县赌徒,人夫轿马聚集鼎山,大赌特赌。赌场中时有父鞭子、妻责夫、公打孙等场面,有的上当几回痛改前非;有的赌性不改,直到家尽产空。

鼎山砚水盒谯才隆有田24亩;瓦房4间,一输了之,后来帮人为生。果敢谯如堂有田41亩,输得精光,沦为乞丐,偷胡豆角,被人打得半死,死于梁永河桥下。北路保正任永清与国军王排长赌,任输一千大洋,王押交钱,窘迫对士绅巩承烈出面担保还清,任将此钱巧立名目摊于老百姓。

三、匪

有烟有赌就有匪。烟鬼、赌棍走投无路时,少数沦为土匪。区内园石盘、白简河、侯家店、万家坎、拱桥河、观音崖等地都被土匪关过“圈儿”。

土匪
土匪

民国25年,马鹏任区长时大力剿匪,杀了匪首陈丹九、吴鹏九。民国28年,鼎羊乡联保主任巩秉刚剿匪有功,县政府赠“桑梓干城”木匾一道。

民国33年,龙凤乡长徐宏育治匪有方,使巴仪边缘土匪不敢内窜。

民国35年后,匪患愈烈,晚上时闻锣声(截匪)枪声。

民国38年,兵匪一家,抢侯家店棉花客就是一例,民国当局无如匪患何。

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和微信小程序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