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俊卿之死

任俊卿,男,宣汉县峰城乡长田湾人,1929年加入共产党,1930年担任中共宣汉县委委员。红33军军部特务营营长,王维舟之侄女媳。

红军入川第一镇
红军入川第一镇

任俊卿曾生擒清平寨土匪匪首杨永生,由于张国焘的错误路线,任俊卿最后被张国焘以“他参加红军前当过清溪乡的团总”的罪名处决,而他当团总时交往密切的不少地方头面人物后来都成了与苏维埃政权为敌的“白扇会”、“盖天党”分子。

1933年深秋的一个傍晚,任俊卿被反捆双手,押上了落叶萧萧的峰城山。几名红军战士把他推到一个土坑前,坑很大,里面裸露着骷髅、白骨和野狗撕碎的灰色布条,以及许多新鲜残缺的尸体。站在他身后的几名红军战士都提着大片刀,却不动手杀他。他们推出一个犯人,要犯人当刽子手。犯人不愿意,哀求着拼命往后退,红军战士就用刀背砍他,有个当官的还威严地呵斥:“这是给你个机会,看你能不能够和你的反革命姐夫划清界限,能不能接受革命的考验!”——被强迫当刽子手的,竟是王新敏和王新正,任俊卿妻子王新雪的两个亲弟弟。任俊卿怆然喊道:“来吧,兄弟,你们不砍我,他们也会动手的,哥不会怨你们!”

即便是经受了如此严峻的考验,王家兄弟也难逃一死。一个月后,兄弟俩也被保卫局处决。临刑前,满腔悲愤的兄弟俩提出,要和自己的师长见一面,告个别。王波师长和士兵站在了一起,眼泪却只能往心里流淌……

王波后来在一次老同志聚会时发言说:“50多年过去了,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两双泪汪汪的眼睛,像灯一样,一直在我脑海里亮着。”

王波还说,解放后他碰到王新雪,从不谈任俊卿被杀的事,也从不谈他和新敏、新正最后分手时的情景。

王新兰(萧华将军的夫人)则对看望她的人说:“其实,任俊卿刚死,我四姐就知道了,在峰城山杀任俊卿那天,有个认识他的农民躲在岩包后面看见了,马上跑到清溪场给我四姐报了信。四姐赶去已经是半夜了,她摸着黑从死人堆里认出了丈夫,把他背回长田湾,悄悄挖个坑埋了,还请石匠打了块碑,立在坟头上。后来红军撤走后,还乡团回来把坟挖了,把碑也砸了。”

1950年,王维舟与余洪远率领中央慰问团重返川北,在通江县王坪红军公墓前说道:“最不幸和最令我痛心疾首的,是经过党多年培养出来的300多名青年干部,遭到了无辜的杀害。这些同志几年来和我风雨同舟,在极为艰苦的环境中与敌人进行了殊死的斗争,创建壮大了川东游击军,未遭反动派杀害,却在和自己人胜利会师以后,在张国焘左倾路线的屠刀下牺牲了。”

(《同舟共进》罗学蓬)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任俊卿之死
任俊卿,男,宣汉县峰城乡长田湾人,1929年加入共产党,1930年担任中共宣汉县委委员。红33军军部特务营营长,王维舟之侄女媳。 红军入川第一镇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