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敬修在狱中

一、天长地久,永不变心

万敬修在狱中(重庆“反省院”),他和我住的牢房,正好对面,中间只隔大约两公尺的过道。白天“放风",牢房门开着,可以随便往来,晚上各回牢房,“收风”锁门。

万敬修
万敬修

重庆“反省院”是一九三一年成立的,地点在储奇门人和湾城墙边。关的犯人全是政治犯,原来关在巴县监狱(包括巴县大监、分监)的犯人,凡是判了刑的共产党人,一律移到反省院(也有个别未判刑的共产党嫌疑犯,也关进来),没有一个普通刑事犯。

万敬修那间牢房里,关有十几人,其中有任廉儒(在狱中化名陈国维)。万、任二人,关系很好,是川北同乡,被捕前在外面就有关系。任廉儒和我很好,因此,万、任和我三人的关系很不错,在牢里可讲“悄悄话”。

万敬修在反省院里,警惕性很高,因环境很复杂,陆续有人出去当侦缉员(叛徒),在未暴露之前,好人、坏人,敌我界限尚未分明,有些事,以讹传讹,辗转误传,无法核实。因此,在反省院里,大家都有警惕性,恐怕把坏人当好人。

万敬修住的牢房外面,有高高的围墙,与外面隔艳。院当局办公在围墙外面,大门、二门都有武装兵看守,警戒森严。高墙下面,有一个空场,利用作篮球场,每天晚饭后,一百多个犯人,三三两两,在高墙下面散步,在空坝上转圈子,要游转两小时左右,一面走,一面讲心里话。万敬修、任廉儒和我也经常一道在高墙下面散步,很多话,不能公开讲的,就在这个时候,悄悄讲出来。

万敬修常对任廉儒和我说;“我们关在这里,不管天长地久,不管什么时候出去,不论受多少折磨、苦难,我们都坚持下去,忍受一切痛苦,永不变心。留得青山在,以后出去,再为党工作”。这些话是我们在反省院的主导思想。

我从一九三一年进反省院,到一九三五年我和任廉儒刑满出狱,(万敬修出狱时间相差不多)在这几年里,我们天天在一起生活,朝夕相处,相知很深,印象很深。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万敬修在狱中
一、天长地久,永不变心 万敬修在狱中(重庆“反省院”),他和我住的牢房,正好对面,中间只隔大约两公尺的过道。白天“放风",牢房门开着,可以随便往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