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巴中县学潮运动

1926-1928的3年中,巴中中学联合女子中学和第一高等小学师生发动的3次学潮,亦即“三砸”。

一砸禁烟查缉局

1926年,川军二十九军(田颂尧部)驻军团长董长安设禁烟查缉局(今邮电局所在地),搞“寓禁于征”(即名为禁烟,实则苛以高税),倡种鸦片,大收烟税,税额骇人听闻,民众怨声载道。是年秋,巴州中学堂学生自治会成员岳裕禄(今平昌人)等,联合县中、高小两校学生700多人上街游行,到县公署请愿。学生队伍游经禁烟查缉局时,砸烂吊牌,并冲进局内,捣毁办公室、打毁玻璃、烧毁税据。又去董公馆捉拿董长安,董闻讯,从后门溜走。为此,两校校长被军方扣留,进一步激起学生义愤,再度游行请愿,罢课7天,联名上告,并发出快邮代电至全国,揭露董的罪行。要求撤销禁烟查缉局。蒋介石知道后,令田颂尧撤销查缉局,调走董长安。赖虚室校长回校,始复课。

二砸3县联团事务处

1926年,二十九军旅长谢庶常驻巴,勾通通、南、巴三县地方土豪劣绅,以联防清匪为名,实则派款扩军。在武官衙门(今巴师附小)设联团事务处,谢自兼处长。拟筹联团经费百万银元,组建常备兵1个团。布告发出后,群情愤然,民怨沸腾。巴州中学堂学生自治会寻机反对。在酝酿中,一天下午中学、高小两校学生进行球赛时,谢旅一个连开到学校操场训练,争用场地,遂与两校领队米崇昆、陈开泗发生争吵,相持不下。两校学生下课围聚观看,士兵在球场周围架枪休息。学生越聚越多,越靠越拢,彼此趋身,暗自知会,忽然一声号令速跑进中学堂老校门内,紧杠大门。一连徒手兵不敢破门收枪。谢旅长闻知,即派一营兵力包围县中。双方僵持中,赖虚室、刘震东(高小校长)两校长到县公署交涉。县知事团一夔恐事态扩大,出面调处,学生归还枪支,军队撤除包围,但两位校长被扣未回。顿时,消息传遍全城,学生闻迅半夜集会,展开了反对,100万大派款,捣毁三县联团事务处,驱赶军阀谢庶常的斗争。

第二天,学生自治会代表米崇昆带领学生冲进联团事务处,砸烂吊牌,焚烧文件,捣毁办公室。回校后,即组织县中、女中、高小学生罢课游行,向县署抗议。同时,印发出“快邮代电”,通电全省、全国,要求撤销联团机构,取消百万派款,调走谢庶常旅。这一行动,激起了社会各界对谢旅的公愤,并立即得到巴中旅京、旅沪同乡会的声援和社会各界的支持,罢课持续几周。南京国民政府发出勒令,田颂尧迫于舆论和压力,遂命令解散联团事务处,取消100万派款,并责令谢庶常公开向校方赔礼道歉。谢旅亦换防调走。学校复课,举行了庆祝晚会。

三砸征收局

1928年,二十九军团长郑晓岚任巴中征收局长,施行“毫厘归分”(如:一钱一分一厘,收为二钱或一钱二分),多收田赋,增加农民负担,且不与地方分成。收支所长李成龙,坚持按比率分成,郑晓岚仗权不给,争执不下。李激愤不平,到处鸣冤,并到学校求援,向学生自治会倾述来龙去脉。学生们听说大粮一年数征,又浮收作弊,整得农民不堪其苦。此隐患不除,遗患无穷。在校长的支持下,即组织学生代表20多人进入征收局(原巴州镇派出所旧址),质询郑晓岚。郑始不予理睬,继而拔枪威吓,学生代表掀桌抓枪,并一拥而上去抓郑晓岚,郑慌忙从后院逃走。学生气愤之下,砸烂征收局吊牌,掀翻粮摊12处,打烂算盘,撕毀征粮单据,将全县征粮“廒册”数百本一火而焚。回校后,两校又.一次罢课,并向县署请愿,要求逮捕郑晓岚法办,取消“毫厘归分”,向李成龙赔礼道歉。新任县长范洪铨慑于前几次学生运动的教训,深恐事态扩大,与已有责,同意学生要求,出面担保给予园满答复,学校方复课。后经二十九军驻区事务处,布告严禁大粮“毫厘归分”,浮冒征收;并责令郑晓岚给李成龙放鞭炮,挂红赔礼;粮户凭归粮单登记完粮,只需两个铜板就可完上一家征粮,农民欣喜万状。

THE END
打赏
海报
民国时期巴中县学潮运动
1926-1928的3年中,巴中中学联合女子中学和第一高等小学师生发动的3次学潮,亦即“三砸”。 一砸禁烟查缉局 1926年,川军二十九军(田颂尧部)驻军团长……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