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江土匪云道(覃建功)

一、传道“高峰道”

云道,本名覃建功(又名登记),南充五龙人。云道早年曾投机革命。1933年春,在南充读小学,参加反帝斗争,军阀镇压学生运动,他吓破了胆,只身逃往营山,恰逢红四方面军开展营渠战役。营山解放,他当童子团,站岗、放哨。不久,川军对川陕苏区进行六路围攻,攻打营山,云道当俘虏,在杨森部当兵。1936年,回家。卢沟桥事变,到国民党九十二师当兵,任排长,患“恐日病”离队。1939年,在长沙参加“求济道”。借故“受伤”回家。1941年,受高峰道第三房子叶良一派遣,到通江草池香炉山传道,以化水治病为名,欺骗无知愚民。两年多,信徒日众,又到大公乡(青浴)青山寺传道。以这两个地方为基点,逐步向外扩张。高峰道又名云道,久而久之。人们忘了本名,称“覃建功”为云道。1944年,高峰道内部发生纠纷,云道受排斥,改“高峰道”为“求济道”。

据说,云道,男不男,女不女,相貌奇特。1945年7月,大旱,农民到处撵旱魃。云道从通江香炉山到吴必栋家,路过新场街上,人们以为他是“旱魃”,捉拿送通江县城监禁。云道平常以按摩治病,在医术上有一定技能。适逢县城某科长女儿患病,服药罔效,生命垂危。云道用按摩治好该女孩的病,某科长具保将他释放。从此,在通江城传道。本来是用科学的道理治病,云道把它吹嘘为神。愚民们信以为真,认为他是天仙下凡,纷纷要求入道,香火更旺了。五显庙成了办事总机关。“求济道”污水在通江泛滥成灾。小通江河,由香炉山、青山寺两地,蔓延到回龙、陈河、涪阳、新场、青峪、板桥:大通江河,由通江城蔓延到苗南、毛浴、瓦室、药铺、文胜,共有道徒二万余人。

二、与周鼎新合作反对解放

1947年,为了欺骗群众,改“求济道”为“慈善会”。1949年2月,国民党通江县党部书记周鼎新想利用云道的二万多道徒,作为从事反革命活动的基础,提出佛教会与“慈善会”合伙。云道也想借助国民党的反动势力,以求复辟,改名“慈善会”。1949年9月,在周鼎新的授意下,与税收处长朱调元,恶霸司明璋、司执中等正式组织“红罗党”,组建“红罗党革命军”。继在通江涪阳、平溪等地串通乡长李万民、吕学问,乡队副阮可庄,勾结巴中匪道李柏林、张浓、童远明等,四处招兵买马,扩充实力。

1949年10月,以“敬神酬天”为名,在青山寺做二十一天“挽劫会”,练“撒豆成兵,封枪封刀”等法术,吹嘘纸人纸马焚烧,就变成阴兵阴将可以抵抗解放军。同年十一月,国民党“川陕鄂豫边区挺进军总指挥部”总指挥王凌云纠集新八军(军长季凌云)、新五军(军长徐经济)、新四军(军长李学正)拖南阳溃敌万余,窜入通江。趁国民党反动政权瘫痪,社会秩序混乱之机,云道策划武装暴动,以对抗解放,建立了一整套反动机构:皇帝就是云道,皇帝娘娘为砥坝两个愚蠢的妇女,总司令三人,军长四十一人,总指挥五人,指挥长三人,秘书长一人,参谋长二人,副官长一人,保国大臣二人,县长二人,师长五人,旅长六人,团长二十七人,营长十七人。

云道主张“百家制度”,即十家为主,百家为王,就是每姓一个皇帝,分别担任中央皇帝,任期一年。在香炉山附近,大建所谓“皇宫”、“王宅”、封赐皇帝后,妄图在中国建立地主阶级统治的专制王朝。

1950年2月,散发反动传单,诬蔑解放军推翻国民党反动政权为“空争名利难逃杀劫”。

同月,云道在大公乡六保程开仁家说:“今年劫运太大,要吹钢风,下铁雨……我是天上下来的星宿,名‘新皇帝’,专门来拯救黎庶,上天赐我‘尚方宝剑’和‘无字天书’,等取得了平溪后,就去拿。”

同年三月,云道制造谣言,说:“共产党实行三大残酷政策,老百姓如不将公粮完清,就放在像席子大的草地上吃草;草吃完还不清,就放在席子大的水池中喝水;水喝完了还不清,就关在席子大的屋中,关死。”又说:“公粮没底,一次完清,又配二次,二次完清,又配三、四次,直到无力完纳时,就将人民杀掉。”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通江土匪云道(覃建功)
一、传道“高峰道” 云道,本名覃建功(又名登记),南充五龙人。云道早年曾投机革命。1933年春,在南充读小学,参加反帝斗争,军阀镇压学生运动,他吓破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