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红军文化 苏维埃时期恩阳的土地革命及农业生产

苏维埃时期恩阳的土地革命及农业生产

红军一到恩阳,便采取多种形式,广泛宣传红军的性质,动员穷苦青壮年参军参战。翻了身的恩阳人民,衷心拥护红军和苏维埃政府,一批又一批地踊跃参加红军。东兴乡父送子、妻送夫参军的就有428人。凤凰村同时参军的有王成之兄妹;七村冯成元结婚三天后,其妻送他参了军;金盘村参军的55人。当时,恩阳县境总人口约18万,先后有3万余人参加红军。各级党政机构在红九军派出的干部战士帮助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

一、红军未达到恩阳前的阶级情况

红军解放恩阳前,占人口约10%的地主、富农占有80%以上的土地,占人口90%左右的贫农、雇农所占土地不足20%。

据川陕革命根据地历史考察组1959年在恩阳区旱谷乡乐园村一个农业社的调查,1933年前,全社29户,地主、富农7户,占总户数的17%,占有土地72.83%;自耕农25户,占总户数的53.2%,占有土地27.19%;无地农民15户,占总户数的29.8%。恩阳农村的封建地主,土地占有量不等,有几十亩、几百亩的,也有几千亩的。恩阳乡杨伯昌,占有土地2000多亩,有佃户250余家。在封建社会里,有了土地就有了一切,所以不少封建恶霸,利用各种手段,掠夺农民的土地,坏事做绝。

红军解放恩阳前,农村土地高度集中在地主阶级手里,他们利用占据的大量土地作为剥削农民的资本,使农村经济和多数农民处于破产状态。失去土地的农民,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租佃地主富农的土地耕种,被迫接受沉重的地租剥削。当时的地租分为“分成地租”和“固定地租”两种。分成地租一般分对半、四六、三七、二八分成,地富得大头,租户留小头;“固定地租”农民叫“铁板租”,即是无论当年收成好坏,原定纳租量一颗不少,遇到特大灾害,全部无收,佃户也得用家里的东西抵交。租田,首先向地主预缴“压佃钱”,缴得多的,地主收租成数低一点,对半或四六分成。佃户要高利借贷缴付押金,借债要付利,种田要交租,到头来除了锅巴没有饭。地主可随意起佃,佃农害怕起佃,不得不在逢年过节,或地主家婚丧嫁娶之时,设法送礼求情。农民除受地租剥削,还要遭受高利贷的压榨。

例如,杨茂修原是义兴乡的土匪头子,当上县参议员、联保主任后,抢夺农民田地的手段十分残暴。农民周老幺,有12亩土地在杨茂修的田地下面,杨茂修截断水路,威胁强买,周老幺无奈,只得卖给他。1938年天旱,农民周正强4亩土地无收,杨茂修借给周5斗谷子约135斤,一年时间,利滚利,就把周正强的4亩土地刮削到了手,害其家破人亡。杨茂修田多财多,人强马壮,无恶不作,到处强抢民女,祸害百姓。就连国民党军驻南充的一名排长宋凯,携妻向洁琼回南江新场探亲,夜宿义兴场,杨茂修窥见向洁琼年轻貌美,竟令同伙夜间闯入客栈,以盘查坏人为名,用绳索将宋凯捆绑坠入扫塘河,将其妻子霸占。

封建剥削阶级加在农民头上的地租、高利贷本是痛苦的深渊,再加上军阀官吏加在农民头上的繁重苛税,更是火坑。遇灾荒严重,土匪猖獗,贫苦农民被逼得走投无路,吃的渣渣草草,“三月杂粮三月荒,三月野菜三月糠,年年没有过年米,大人娃儿泪汪汪。”穿的筋筋吊吊,有些10多岁的姑娘没有裤子穿。

红军一到恩阳就树起了打土豪、分田地的大旗。

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和微信小程序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89524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