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通江县红灯教首领:李子洪

红灯教教徒
红灯教教徒

李子洪,通江县土墙坪赵家坝(现属南江白院寺)人,苦于捐税,被迫到板桥口金子坪当长工。民国7年(1918)春到南江松林观拜岳文富为师,参加“红灯教”。在抗捐斗争中,勇而有谋。

民国8年10月下旬,郑启和命陈绍康营到平溪坝攻打“红灯教”,李子洪估计陈绍康败退必经板桥口写字岩,事先在悬崖峭壁安置滚木擂石。陈绍康在平溪失败,于黑夜逃经写字岩时,李子洪放滚木擂石,打死官兵30多人,伤200多人,缴获长短枪100余支,子弹5000余发。从此,“红灯教”声威大振。

民国8年(1919)11月中旬,郑启和部参谋长何雄,带一个团在新场坝侥幸取胜。何雄攻占石船山后,又攻打铜钵山。一场恶战,打死红灯教徒90余人,伤200多人。

当何雄攻上铜钵山顶时,山上还有40多人,除少数人跳崖而外,其余全被杀害。何雄旋即攻打李子洪防守的金子坪。

金子坪在板桥口场镇背后,坪下为一重又一重高崖,路在峭壁绝岳间,要从板桥口仰攻,十分不易。诡计多端的何雄“暗渡陈仓”,先于10月13日派一部分兵力由板桥口佯攻金子坪刘家垭。

李子洪时称“大元帅”,率300多名红灯教徒驻刘家垭侧的四合院。李子洪集中全力对付仰攻刘家垭的官兵。何雄却带两连人由青峪口渡河,经亮垭子插金子坪背后的环山梁,居高临下,控制了制高点,四合院处于包围中。李子洪急中生智,率众人山林隐蔽。

四合院背后有一坟园,古树参天,从山上至四合院的小路必经此地。李子洪带3个勇士伏于墓碑后。何雄头戴瓜皮帽,身着长袍,乘滑竿顺山而下,后面跟着青峪口团正刘端辅。下了坡,何雄步行,与刘边走边谈,洋洋得意。过坟园旁一水田埂时,刘的鞋子被泥浆粘落,待刘勾腰捡鞋,何雄已到了坟园前的草地。只听碑后嗖的一声响,跳出4个手舞大刀的汉子:“何雄,老子在此等候多时,来得正好!”李子洪话音未落,已到了何雄面前。何雄忙从腰间取出短枪,枪未打响,何雄没来得及检查枪的故障,头上已挨了一刀,急忙扑入冬水田,走不到两步,肩膀上又挨了一刀,刘端辅一看何雄已成了“红人”,只顾拼命逃跑。杀了何雄,郑兵从三面向坟园扑来。

李子洪扔出两锭白银,郑兵争先恐后抢白银,李子洪与3位勇士安全脱险。其后,为扑灭抗捐斗争的烈火,郑启和亲自到平溪坝,将征税“督办”张维子与副官张维驹砍头示众。

李子洪由金子坪转入三包寺,同年腊月中旬被擒,押送巴中。郑启和下令将李子洪绑在城楼上“示众三天”。李子洪圆睁虎眼,威风凛凛,骂不绝口。郑又下令割了李子洪的舌头。李子洪口不能骂,则用愤怒的双眼表示反抗到底的决心。遇害时,年仅40余岁。在小通江一带,至今还流传着歌颂李子洪“神兵扎在三包寺,半夜捉住何参谋”的民谣。

THE END
打赏
海报
旧时通江县红灯教首领:李子洪
红灯教教徒 李子洪,通江县土墙坪赵家坝(现属南江白院寺)人,苦于捐税,被迫到板桥口金子坪当长工。民国7年(1918)春到南江松林观拜岳文富为师,参加“红灯……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