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通江故事 王凌云落网记

王凌云落网记

王凌云
王凌云

1949年秋,解放大西北的战役开始了。盘踞在陕南的胡宗南部、溃不成军,向四川逃窜,12月3日,和平解放了万源。

正在此时,王凌云率领一帮特务、地主武装和一国民党残兵败将10000多人进入通江,企图长期对抗。

10月12日,上级正式命令我们,立即出发,剿灭王凌云。我们一支队二营接到命令后,立刻出发。

万源距通江四百余里,老战士向新战士介绍王凌云的情况。

1948年,我们在河南的时候,就写过活捉王凌云的决心书,那时候他是南阳的“绥靖主任”,曾率领三个军与信阳的黄维相互呼应。淮海战役以后,黄维奉蒋介石之命去救黄百韬,王凌云则往武汉方向溃败。如今王凌云变成了“川陕鄂绥靖主任”,这次冤家路窄。经过两天一夜的行军,按时达到了上级指定的毛浴口(今通江县毛浴镇)。

1月2日夜,上级指示我营派一个排前往通江受降伪县政府和陕西省政府,其余部队在涪阳坝(今天通江县涪阳镇)一带担任两面堵击,与友邻部队的三个营配合,对云雾山地区形成包围。虽然敌我众寡悬甚大。但是,有广大人民的全力支持,我们仍有把握歼灭敌人。

通(江)、南(江)、巴(州)地区是我红四方面军的老根据地。红军长征后、敌人对该地人民实行了残酷的屠杀,仅草池坝这个不百戸的小镇子,就三十多户惨遭杀害。经过组织动员,上千的群众都拿起了武器,配合部队在涪阳一帯布成了一个严密的罗网。

3日拂晓,战斗开始,一支队一营由北向南,我营(二营,当时我任该营教导员)由南向北,三营由东向西,二支队一营由西向东,四面八方响起了枪声。。

在我军的沉重打击下。当敌人八军一个团在平溪坝(现诺水河镇)起义,接着,敌新五军在苦草坝(今永安镇)向我三营缴械。五日,我营在新场坝滑灭了敌人庄敬支队,我师二支队一营攻占了清峪口,王凌云“总部”被迫向云雾山逃窜。

当残部向云雾山逃窜时。王凌云亲自主持召了一个“高级将领会议”商讨对策,而在会中途,王凌云突然失踪了。

我帯上卫生员张吉仁。正要找向导路向云雾追击时,一群老乡扭着一个人,连拉带扯的拥到我的面前。我:“哪位老乡知道路,带我们去云雾山捉王凌云”“教导员,这就是王凌云”老乡齐声说。

我打量这个人,头上缠着白布包头,身穿一件蓝粗布长衫,腰系一条线织的黄带子,脚上穿一双耳麻鞋,弯着腰低着头,浑身抖索着,煞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这竟然是蒋介石的“中将”,“川陕鄂豫绥靖公署主任”王凌云,我不禁轻蔑地说:“啊!王凌云,这真冤家路窄,你逃来逃去,究竟还是逃不出人民的手掌啊!”堂堂中将“中将”王凌云,哈腰不迭的说:“罪该万死,罪该万死”豆大的冷珠,在煞白的脸上滚着……

各路部队继续穷追猛打,十日,敌新八军又在苦草坝(今永安镇)投降。当日也歼灭了窜至云雾山的残匪。

关子烛回忆,王仰贤记录整理,节选自《永远在战斗》1962年出版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90599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