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民间故事:岳家寺的“成仁取义”碑

岳家和尚大田远景
岳家和尚大田远景

民国八年到民国十年(1919年至1921年)之间,军阀田颂尧盘踞在铜川、保宁一带,势力逐步扩展延伸到巴中县岳家寺一带,并委派沆瀣一气的贪官郑启和担任巴中县的县长。郑启和生性奸诈,作恶多端,利用县长职权横征暴敛,捐税多如牛毛,被老百姓称为“自古未闻粪有税,而今只剩屁无捐”。苛政之下,迫使本地穷苦农民纷纷弃家,逃奔大巴山垦荒自食,以求活命。

1921年(民国十年)冬,郑启和巧立名目,收刮民脂民膏,名曰:“特别捐”,强迫人民缴纳。当时岳家在任团总的是马辉堂,团正是冯列厚,他们二人为了巴结攀附县长,更是为虎作伥,从中牟利。巴中城区有一位追随郑启和的地痞姓胡,被委任为“稽查官”派到岳家寺一带催收特别捐。他昼夜催逼人民缴纳人平三个大洋的“特别捐”,农民普遍都被特别捐折磨得一筹莫展。岳家云峰村的何大义,岳家双竹堂的王开文,岳家金斗寨的冯伯玉等人便组织起来要为民请愿,向“胡稽查官”陈述民情,恳请减缓“特别捐”。但是,那个“胡稽查官”不仅断然拒绝,还肆意辱骂三位农民代表。三位代表据理反驳,胡稽查官便认为何大义等人是对自己不恭。便令随从人员殴打三个农民代表,何大义他们忍无可忍,义愤填膺,痛斥“胡稽查官”及其随从,并组织农民共同反抗,吓得“胡稽查官”一行人连夜逃回巴中县城。

“胡稽查官”返回巴中后,向郑启和禀报称岳家寺人民抗交国税,肆意造反。郑启和闻报后,不问详情,怒目圆瞪,立即派出一个排的武装衙役,荷枪实弹,水急火燎地赶到岳家寺进行疯狂镇压。

云峰村的何大义闻讯后连夜逃走下落不明,巴中县衙武装衙役又以“连坐法”抓了何大义的胞兄何大礼,一并抓了王开文、冯伯玉两人,现场定罪为“抗拒国捐”、“辱打官员”,并于当日在岳家寺场头岳家河滩岸将何大礼、王开文、冯伯玉三人砍头示众。

岳家寺人民群众看到郑启和如此暴行,义愤填膺,纷纷上告于保宁府和四川省政府,但均是泥牛入海,杳无音讯。事隔两年后,人民群众才终于明白了当时的“特别捐”并非国家派捐,而是地方贪官私自捞钱的手段,更加激发了群众的仇恨。受害者的家属们一起抓住团总马辉堂,团正冯列厚要讲道理,讨说法。后经中人调解取和,由马辉堂、冯列厚充当三位受害者的孝子,穿孝服,端灵牌,举办五个昼夜丧祭仪式,并在岳家营通往江口场的大路旁(现岳家镇双竹堂社区和尚大田处)树立了“成仁取义”纪念碑供人们群众拜蔼。“成仁取义”碑高3米,宽1米,厚25公分,石碑正面左角刻有“何君大礼,冯君伯玉,王君开文”,正中阴刻“成仁取义”四个大字,右角落款为“民国十二年十月吉旦”。

“成仁取义”碑一直受到当地群众的敬仰,直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逢年过节还有许多群众为其挂红敬香。可惜的是该石碑在1968年文化大革命时期被以“破四旧”为由毁掉,其石料被砸烂铺了道路。

作者:贾麒麟,来自:平昌县文化艺术协会 微信公众号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平昌民间故事:岳家寺的“成仁取义”碑
岳家和尚大田远景 民国八年到民国十年(1919年至1921年)之间,军阀田颂尧盘踞在铜川、保宁一带,势力逐步扩展延伸到巴中县岳家寺一带,并委派沆瀣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