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南江人物 记南江中学原校长马政文

记南江中学原校长马政文

马政文,男,1939年7月出生,四川南江长赤镇马家沟人。196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时组织上留他在中共中央联络部工作,可他执意要回四川,回山区发展教育事业。在威远师专担任领导工作近10年,1976年调回南江,后任南江中学的校长,在南江中学执政的10多年中,他完全彻底地改变了校容校貌和办学条件。使这所曾通中学走入了全国重点中学的行列。

在南江当校长时候,老师们的回答是:马校长这样的人少找。第一栋宿舍楼修成后,全分给了有突出贡献、德高望重的老教师们,第二栋修成后全分给了年轻有为、担任教学重担的中年教师们,而他自己一家还挤在一间大屋里。外地一名包工头为了承包学校的两栋教学楼找到马校长家里,见马校长手上还是一块旧上海牌表,硬从包里取出一块崭新的瑞士表放在菜上,对他说:“像你这种身份的人,早该换换了”。并表示学校把建筑拿给他后,他在城里修一座房子送他,马校长还没等他把活说完,脸色一变,站起来说:“凭你这种不正当的作法,你还是早走吧,我是不会包工程给你的。”此人灰溜溜走了。

80年代,农转非指标很紧,一个县就几十个名额。1986年.县上给马政文一个农转非指标,当时他爱人、孩子都是农村户口,他拿到指标后,没有找亲人商量,就自作主张地找到老教师石觉先,对他说。“县上分给我们学校一名农转非指标,我考虑到你的成绩和家庭困难,决定分给你。你赶快办理手续吧。”当石老师办完一切手续,开始买粮吃时才知道自己农转非指标不是学校的,而是县上给马校长的,于是他拿着户口本跑到马校长家,两眼浸满了泪花,忏悔地说:“马校长,我太对不起你了.你家里比我还要具体多,你就拿这本本去买粮食吧”马校长诚挚地安慰道:“回去吧,我这位校长已欠你们很多了”,石老师再也忍不住了泪水滴了出来,落在了两只紧紧握在了一起的友谊真诚的手上。

1987年县上再次分给了马校长一名农转非指标,而他却又把这一指标让給了一位核师。

90年代初,马政文家里还是一台17英寸的黄河牌黑白电视机。一个建筑公司的领导看到这种场景,十分敬佩他的作风,要买一台彩电送他,以示对他的敬意.而马政文却说:“老兄啊,这样就不好了。”一席话感动了这位经理,不管学校的资金到是否到位,他们都不停工,提前让工程竣工。

1992年的一天,马校长从成都回来,刚一下车还没回家,就听说特级教师石伟民生病住院,他把旅行包寄在一个店里,买了一点东西就直接朝县医院赶去。马政文本身身体就不好,再加上在坎坎坷坷的山道上已折腾了20多个小时,全身软绵绵的,腰痛得直钻心,同行的人都劝他回家休息,身体轻松了再去医院。可他、却说:“我们当领导的,不关心群众的疾苦,那当什么领导”。

1992年10月,福建炼油厂厂长周纯富回南江探亲,看望老同学马政文时,发现他家一贫如洗,问他需不需要帮助和支持。马政文说:“要支持和帮助我,你就支持和帮助一下家乡山区教育事业的发展吧!为母校作点贡献”。周纯富听到他这句话,立马给他协调3000T平价汽油,让他支持发展教育。这消息不径而走,当他赶到成都准备飞往福建时,一机关的同志找到他说 1800 元/T的汽油我出3100元/T,目己负责运输,可好说歹说马政文也不同意,他把3000T汽油全部给了本县石油公司,学校只要每吨给80元的联系费,用于学校学生官舍的修建。

他这一举动,许多人未理解,就连他的亲人们也感到茫然,多次上门劝他。他却笑劝亲人们.“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们还是好好干自己的工作吧!用一份汗水换来一份代价,这样用起来心里要踏实得多,坦然得多。”

老家长赤镇马家沟,90年代不通公路、乡亲们卖粮困难,1992年,他在外筹集了2万元,购买了炸药、雷管等,乡亲们出力修通了乡上到村上的3公里公路。

他为乡亲们修路,方便了家乡父老,可他仍是两只赤脚行走在城乡之间。好多同事朋友都劝他买部车子,方便些,也有人劝他到:该享受的时候,应该买车坐坐。可他有自己的主见,一心扑在教育上,几十岁的人了,走哪里都是坐班车.

马政文在南江中学扎根20多年,20多年的心血,换来了今天的一切,他感到心满意足。

参考:

1.一个共产党员之路——记南江中学校长马政文,四川党的建设(城市版)1995-01-15

2.百度百科。马政文

3.南江县教育志(1985)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9085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