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红军文化 陈松庭雪夜挡风雪

陈松庭雪夜挡风雪

陈松庭烈士墓碑
陈松庭烈士墓碑

深夜,陈松庭用后背挡住狂涌的风雪,大家发现时,他已被冻僵。阳光照耀下,他坟头的军帽上红五星闪闪发光。下山的路,战士们冒着风雪一路飞奔,大家把对陈松庭的思念,化作前进的动力。

1932年12月,红四方面军决定挺进川北。17日上午,73师217团和师特务连作为先遣队,冒着风雪,一头扎进荒无人烟的大巴山。

陈松庭走在队伍中间,看谁困难了,他上前搀一下,顺势夺过枪来。一会儿他就背了四支枪。战友们不干了,他说:“我年轻,几支枪不重。”

傍晚,队伍行进到半山腰,部队在一块岩石下宿营。陈松庭不顾劳累,忙着砍伐树枝搭建掩体。爬了一天山路,又累又饿,很多战士匆匆吃过干粮,铺开稻草就睡下了。陈松庭和炊事班战士在岩洞外生起一堆火,靠着树枝歇下来。这时他听见小战士向明阳不时发出压抑的呻吟。

“负伤了?”陈松庭来到向明阳身边,轻声问。

“脚有点疼……”向明阳说。

“我看看……”陈松庭抱过他的脚,脱掉冰湿布鞋,解开裹脚布。伤口撕开,向明阳疼得打颤。他右脚脚板、脚趾头和脚后跟磨烂了,露出鲜红的嫩肉。

“脚磨烂了,怎么不处理?明天怎么跟得上部队!”陈松庭脱下外套,把向明阳的脚放在上边。向明阳要挣扎,他小声命令:“坐着别动!”

陈松庭端来放了盐巴的热水,用布条蘸着,小心清理向明阳脚上的伤口。

“有点疼,忍着点。”陈松庭低声说。

“我不疼,哥!”向明阳眼蓄泪水,迷迷糊糊睡着了。陈松庭烤干裹脚布,轻轻给向明阳绑上。

18日凌晨,部队继续向山顶攀登。天上还挂着寒星,工兵连砍掉荆棘,难爬的冰坡就挖成梯子,方便后面的战士们行走。又向上爬了三四十里,气候更加恶劣。风雪打在脸上像刀在割,大家强提精神埋头攀爬,生怕一不小心,就被狂风吹落到山崖下。

陈松庭冲在最前面。他抢先涉足探险,他的勇敢鼓舞了身边的战士,大家一鼓作气,终于在18日天黑前登上山顶。

宿营地选在山顶背风面,陈松庭到处拾柴火,帮炊事班生火做饭。等熊熊柴火照亮雪夜,他又和战士们砍伐竹子,搭建三角棚抵御风雪。

清完地上的积雪,铺上稻草,就着一碗热水简单吃一点干粮算是晚饭。战士们又冷又饿,但都不愿贪图温暖睡在中间,最后决定小战士睡中间。陈松庭主动选了靠门口的位子,班长不同意,他说:“我年轻,身体好,这点冷不算什么。”白日里早已累坏,大家相互依偎着,很快沉沉睡去。

山顶没有遮挡,深夜风雪更猛。不知什么时候,火堆熄灭了。陈松庭被寒冷冻醒,他替战友盖好被单,将自己的棉衣盖在蜷成一团的向明阳身上。门口被寒风撕开一个大口子,大雪随着冷风往里灌。找不到东西堵塞破洞。陈松庭走到破洞前坐下,用后背挡住狂涌而进的风雪。

清晨,太阳出来了,照着皑皑白雪,大巴山上泛着银光,明亮刺眼。陈松庭往常起得比谁都早,今天却还在熟睡。向明阳起来,轻轻把棉衣盖在他身上,生怕惊醒了他。等大家收拾好行装,向明阳轻轻喊声:“哥,起来啦!”他没有应声。班长又喊:“陈松庭,该走啦!”仍然没有应答。

班长心知不妙,扑向陈松庭,不停叫唤,使劲摇晃。向明阳慌忙解开自己的衣服,试图温暖陈松庭。可是,陈松庭冻僵的身体再也温暖不了,冻僵的心再也不能跳动……

向明阳抱住陈松庭冻僵的身体,哭喊着:“哥,你醒来啊,你醒醒,革命胜利后,我要跟你一起回家乡……”

草棚里一片抽泣声。

班长扶起向明阳,取下陈松庭身上的枪,把他头上的八角帽戴端正。大家含泪掩埋了陈松庭,临行时在他坟头放上一顶军帽。阳光照耀下,军帽上红五星闪闪发光。下山的路,战士们冒着风雪一路飞奔,大家把对陈松庭的思念,化作前进的动力。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91159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