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颜墓里万年灯的故事

巴中城里有座严颜庙(也称“严公庙”,庙毁于文革中,现在仅存碑记),严颜庙有座严颜墓(现在在草坝街中段,原将军宾馆处)。传说严颜墓里有盏万年灯,这里就引出了俞楼与万年灯的故事。(道光《保宁府志》卷12载,“严公祠在旧西门内,唐时建,现在城外。”王象之在《舆地纪胜》卷187《碑记》云:《唐严将军庙记》,“庙在(巴州)城西门内,碑在本庙,唐正元元年韦曾为庙记”。)

过去巴州有个州官叫俞楼的,一心想发横财,不但活着的人要压榨,就是死了的人,他也要搜刮。他认为严颜死后的殉葬品一定很多,便悄悄派人掘开了严颜墓,发现墓内有明灯一盏,灯油将尽,灯前有一块石碑,碑上刻着:俞楼俞楼,无冤无仇。开我墓门,为灯添油。油添不满,罚你变牛。” 

严颜墓位置图

掘墓人赶忙报告俞楼。俞楼读了碑文又惊又怕。他觉得唯一的办法,是将灯里油添满。于是忍痛将自己过去压榨活人、搜刮死人的赃物赃款,全部买油添进灯里去,可是灯里的油才不过巴底底呢。俞楼担心将来变成牛,又千方敲诈,百计勒索,得来的银子堆成山,买成油还是把灯添不满。后来,他想了一个主意,凡是到衙门里来打官司的,不分是非曲直,都要罚其为严颜墓里的万年灯添油。他总想把油添满,却总是添不满。 

巴州的盖世财主富百万与长工王老大到衙门打官司来了。富百万雇王老大当长工的时候,说的帮工三年,给一头青牛。王老大满三年后,富百万却赖帐了,硬说讲的帮工三年,给一瓶清油。王老大不得不进巴州城来告状。富百万怕官司打输了,先送俞楼五百两银子。俞楼在大堂上对富百万和王老大说:“你们都去给严颜墓里那盏万年灯添油,谁添满了,谁就有道理,谁就是赢官司。”富百万听了非常高兴:我有百万家财,难道还不能添满这一油灯吗?明明是州官在卫向我啊!他要求先添,州官自然答应了。谁知富百万把他的家财耗尽,还是没把灯油添满。轮到王老大去添油了,他提起油壶往灯里倒,刚刚倒了一半,那万年灯里的油就瀑出来了。按说,王老大应该是赢官司,可俞楼又变卦了。他睁起睛睛说瞎话,一口咬定灯里的油是富百万添满的。王老大怄气不过,在大堂上一头撞死了。 

俞楼根本不管王老大的死活,他觉得只要灯里的油添满了,自己就可以不变牛了。那晓得俞楼带上人正要去给严颜封墓门的时候,那块石碑上的字却变成了:“俞楼俞楼,无耻之尤。贪赃枉法,与我添油。一代为官,九代变牛。” 俞楼看完碑文,吓死在地上。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人 不要太贪,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严颜墓里万年灯的故事
巴中城里有座严颜庙(也称“严公庙”,庙毁于文革中,现在仅存碑记),严颜庙有座严颜墓(现在在草坝街中段,原将军宾馆处)。传说严颜墓里有盏万年灯,这里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