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巴州故事 巴中巴州区奇异天象|神秘事件|奇闻异事

巴中巴州区奇异天象|神秘事件|奇闻异事

1、清仁宗嘉庆二十三年(1818 年)夏天,一大星(陨石)从巴州城上空坠下,百里之外都昕到响声,光芒蜿蜒如龙蛇腾空飞舞,但后来人们并未在地上发现“大星”(陨石)的遗留物。

2、清德宗光绪九年(1883 年)农历五月初八夜,巴中上空,流星如雨。

巴中巴州区奇异天象
巴中巴州区奇异天象

3、民国32 年(1943 年)农历七月十四,民间称“月半节”,在当晚天黑不久,巴中县关公乡一些农民在屋外敬祖先,烧“袱子”,忽然看到晴空天河闪出一条黑缝,大惊,两三秒钟后天河复原。

4、1968 年 4至5月问,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在巴中县金光公社的梁大塆传出“鬼打石”的奇事。说是这个塆有个住着12 户、80多人的曾家大院,每天下午有形状各异的怪石从房后连续飞落到前院,怪石小似拇指头,大如茶盅,外表乌黑,打在房上叮当响,落在院坝里四下滚动,每天打石数量在30至80 块之间,一直打到夜深人静才会停止,闹得全院不宁。打石天天如此,按时不误,长达50多天。人们觉得事情蹊跷,逐级上报,经公社党委、革委和武装、公安干部组织大队基于民兵 60 余入,到时分兵去房后搜索,甚至步步为营,布置森严,静静观察,结果,房后寂静无声,前院却仍落石头。奇怪的是飞石无根无源,在前院石从房后飞来,在后院却无影无踪,无声无响;50多天打了几千块石头,从未损坏过一片瓦,也未打伤过一个人;落石范围从未超过房屋的院坝;飞石密度随院中人的话音大小而变化,话音越大,嗓音越高,飞石就越密、越大。夜深入静,打石停止;尾期曾飞落在院坝中风车上的一块石头,茶碗大小,在一平面上,似黄色粉笔写有“火了”二字样,于是人们惊恐遭“天火”烧,想请巫师、端公驱鬼,但“文化大革命”中横扫“牛鬼蛇神”,无人敢为。后来借用几支火猎枪绑在树上瞄准后房,“啪、啪、啪”三声枪响后,飞石停止,以后再无复发。原巴中县委书记、达县地委副书记、老地下党员周永开,离休后到该村听说原委后,强调“鬼打石”不是什么“鬼”作怪,而是一种现在不解的自然之谜,建议立一石碑将此事记录下来,待以后人们去作科学解释。碑文记道:

1968 年 4至5月间,在住有80 余人的曾家大院,每天下午有怪石从房后飞至院坝,直到深夜入静为止,连续50余天。怪石从未伤人。经上级武装、公安部门结合群众反复缜密侦缉和现场围查,毫无人为踪迹。后期,飞落一石,上有“火了”二字,猜测有烧房之灾,心惧,在采取预防措施同时,又请教“端公”先生(无应)。最后,据老人建议,施火猎枪后,止住,今未再发。这一怪事,今无解释。特立碑刻实,等待科学答案。

5、巴中县清江小学二年级教室与教师宿舍之间,有一颗槐树。1975 年 6月27日早晨,一位老师发现树上有很多老鼠,像两支很有纪律的队伍,每队10至20只,头尾相接,不停地上下爬动,持续到第二天,“队伍”成倍增加,数目无法清点,队形不变,爬行不停。消息传开,围观者络绎不绝。尽管人们大声吆喝,或向树上投掷石子,鼠却若无其事,毫不惊慌。直到第三天晚,方自行散队。三日之后,7月3日暴雨倾盆,槐树附近两幢教室土墙出现断裂,成为危险建筑。年底,拆除重建一楼一底砖木结构教室。1980 年 7月,在连绵大雨中,新建教室又大面积滑坡,引起屋顶垮塌。幸在放学之后,师生未受伤害。

6、1985 年 5月7日,巴中县天官场后的几块 田里,癞蛤蟆成群结队,数量约几十万只,密密麻麻,向前跳动,经乡小学操场,向天官寨爬去。傍山脚处有条两尺多宽的水渠阻碍了前进,“先头部队”困在渠边东张西望,围观的人便搬来石板搭桥,让其顺利通过。它们过了桥,队伍整齐,秩序井然,浩浩荡荡,向寨顶进军,途经300 余米。尽管围观者甚众,高声喧哗,癞蛤蟆仍旁若无人,继续前进。事后第三天,即 5月9日9点左右,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在狂风暴雨中夹着冰雹(大的如核桃),持续一个多小时,好些房屋瓦被砸烂,有的树权被折断,场附近一带损失极为严重。

7、老鼠成群上树 引来暴雨成灾

巴中县清江小学二年级教室与教师宿舍之问,有一颗槐树。1975年6月27日早晨,一位老师发现树上有很多老鼠,像两支很有纪律的队伍,每队l0至20只,头尾相接,不停地上下爬动,持续到第二天,“队伍”成倍增加,数目无法清点,队形不变,爬行不停。消息传开,围观者络绎不绝。尽管人们大声吆喝,或向树上投掷石子,鼠却若无其事,毫不惊慌。直到第三天晚,方自行散队。三口之后,7月3日暴雨倾盆,槐树附近两幢教室土墙出现断裂,成为危险建筑。年底,拆除重建一楼一底砖木结构教室。1980年7月,在连绵大雨中,新建教室又大面积滑坡,引起屋顶垮塌。幸在放学之后,师生未受伤害。

8、清末,柳岗坪乡鲜志贤,身材魁梧,力大过人。巴州城有人在柳岗坪购买一副六大合的棺材,重约600余市斤,请人运送,他承包了,工价为硬洋10元。起运时,叫买主备办12个人的饭菜,他一人吃了。饭毕,将棺材拴在特制的背夹上,往城里背。当天夜宿新场(化成),看到一家阶沿上晾的桐籽未收,他又攘了五六十斤装在棺材里。第二夭背到巴州城,见者无不惊讶!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029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