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阳民间故事:牛知县牛年断牛案

听前辈人讲,在清朝光绪某年恰逢是己丑牛年,有一位知县姓牛名奔,来大巴山南江上任,第一桩案子就是马员外马大虎告本村一位私塾老师牛明德偷了他家的牛。牛知县接到状了感到很有趣:牛老师牛年偷牛告到牛太爷而前审牛案,这太巧合了。牛知县很有文才,喜欢探讨诗书画理,办事勤恳公道,他对一位学馆老师不教书而去偷牛感到不解,决心要处理好这桩案子,辨明真伪,是枉是正,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于是,下了传票,传原、被二告火速到县衙公开审理。

话说牛老师正在学馆给学生讲《孟子》“牵牛而过堂下者王见之”这一章,突然公差到了,要传牛老师火速到县衙去,说马员外告了他“偷牛之罪”。牛老师从小就在寒窗苦读,越读越迂腐,满腹“子曰”、“诗云”,一到考场就昏了君,是个久考不入的童生,中年后被邻里相聘,组织一堂学生请他做老师。牛老师知道自己文齐福不齐,决心不上考场了,抱定“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的宏愿,慨然允教。他教学认真,对求知若渴的学生精心培育;对只图瞎混的狂荡小子,试教以后坚待退学,就是以重金为束脩,也不肯施教。马员外的两个儿子马大、马二,在学校里恃强凌弱,胡作非为,牛老师气不过,决心退回这两匹害群之马,因此遭到马员外的算计。

牛老师一听马员外告他“偷牛”,一口气怄昏倒了,这是莫大的侮辱啊!醒转时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两位差哥见此情景也不加刁难,只是奉了传票一定要带他上公堂去对质,只说:“事大事小,见官就了!”把牛老师带走了。

牛老师一走,学校闹成了一锅粥,幸喜牛老师的贤内助朱秀英很有些本事,马上出面安抚,并将牛老师未讲完的功课代讲了,又通知学生放假三天,她要到县城帮丈夫雪冤。

牛知县在原、被二告归案后,立即升堂理事。当班衙役排得整整齐齐,堂下看审案子的老百姓密密麻麻像插笋子一样,大家都想看这位新来的新来太爷审案有好大的本事。何况这案子又新鲜又有趣!

牛太爷要马大虎陈述案情,马大虎钱多气粗,高喉大嗓地说:“端阳节这天,我们全家团聚过节,一家人吃得晕晕大醉,黄昏时,家里的‘活路’、‘长年’去给牛儿上草,见一人蹲在牛圈棚上,再三喊不应声。‘活路’、‘长年’们只得上牛圈棚去把人拉下来,一看是牛老师。在端阳节前,我家被盗,不见了一头牛,四处查访无有下落,这天从牛圈棚上将牛老师抓住,显然是他偷牛无疑了。因此告到县太爷面前求太爷作主,定牛德明偷牛之罪,要他赔牛。”

牛太爷听得仔细,忙问牛老师:“原告指控可真?”牛老师说:“我在牛圈棚上是真,若说偷牛就冤哉枉也!”牛老师不善言辞,尤其在大庭广众之中更缺乏辩才。他这一句话把牛知县和听审的老百姓引得哄堂大笑。堂下马上有人议论开了:“不偷牛上牛圈棚干吗?”“岂有此理!”正在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位中年妇女,恭恭敬敬在牛太爷审案台前跪下了,举起冤状,高声喊道:“民妇有冤要伸!”众人见这位妇女身材修长,穿着淡雅,举止不俗,一时都怔住了。牛知县也感到新奇,目视班头接过了冤状问道:“你有什么冤情?”“我替牛老师申冤!”说话口齿清楚,声音悦耳动听。“你叫什么名字?”牛太爷语气很温和。“我名朱秀英。”牛知县点了点头,将状子从班头手里接过细看,见字迹娟秀,俨然是女儿家的手笔,文字不多,仅一首五言律诗。牛知县从来就喜欢绘画、书法,更喜欢吟诗作对,他一见诗就喜欢细细品出味来,甚至要拖声曳气地吟唱。在冤状上写诗他从未见过,已经感到特别有趣,而且这字写得真好,形如春蚕结茧,状如美女羞花,越看越好看,简直把他看神了。他做梦也想不到在这大巴山里还有这般才女。

两班衙役和听审的老百姓一见牛太爷如此情景都忍不住含口哧笑、默不作声,静观牛太爷的举土动静。只见牛太爷将冤状看了又看,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晃脑,脸上浮起

了笑容。他忘记了身在公堂,只当是书斋静读,在后衙散心,慢慢地离开了公案桌在大堂上闲游信步起来,高声朗诵着:

命薄一生愁,家贫不自由。

洗脸盆为镜,梳妆水作油。

手簪插发髻,扑扇半遮头。

妾身非织女,郎岂效牵牛?

“妾身非织女,郎岂效牵牛?”他反复地吟了又唱,唱了又吟。朱秀英见牛太爷如此睛景,知道是被她的诗情打动,为了扭转一下僵局,她跪在地上向前膝行了儿步,重复叫了一声“老爷”,牛太爷一听有人跪在地上喊他,这才从诗醉中醒转,定了

定神道:“快站起来!快站起来!”他感到了自己有失官体,便郑重地举步走向了公案桌前,问道:“朱秀英,这首诗是谁人手笔?”“是民妇所作,代夫申冤!”朱秀英语音谦和而凄凉悲楚。“写得好!”牛知县以敬羡的口气赞美着她。“这桩案有老爷替你做主!”朱秀英深深一礼,“谢过老爷!”从跪席慢慢站了起来。

牛太爷此时又将原、被二告再细细地端详了一次。他见牛老师低头不语似有难言之隐,马员外昂首挺胸似蛮有理由,朱秀英端庄俯首似亭亭玉荷,众百姓渴求问讯似引颈鹄立。牛太爷此时肃庄仪坐以极其郑重的口气宣布道:“这桩牛案老爷要暂搁一下。因我来到大巴山南江,首次登堂审案,就喜逢朱秀英这样的女诗才,我牛奔自人学读书就喜欢学诗、读诗、吟诗和写诗,既然朱秀英以诗鸣冤,今天就要她多作几首。这牛年断牛案,吟牛诗可传为巴山佳话,大家以为如何?”老百姓和两班衙役一齐应声:

“老爷说得好!”

大家为什么这样异口同声呢?因为都想见识这位漂亮女人究竟有好大的诗才。在大巴山里女儿人学读书者少,今天能有一位女诗人当堂作诗,确系破天荒第一次,所以满堂人兴致极高,尽管听审的人中有很多人不懂诗,但是,大巴山的老百姓从来就喜欢说四言八句,逢年过节更喜欢说“急口令”,确有点诗的基础,所以一致赞同牛太爷的宣布。

朱秀英一听牛太爷先不审牛案而考她作“牛诗”,知道推却不了,便欠了欠身子当着堂上所有的人说:“民妇没有什么才学,只是陪同我丈夫读了些书,胡诌几句。既蒙大人雅爱和诸位父老见重,那就请大人出题。”堂下马上热闹起来,“这女人真不简单!”“想不到大巴山里硬有金凤凰!”牛太爷见朱秀英毫不推辞,顿时心花怒放,兴致勃勃。“对,老爷马上出题。”牛老爷在公案桌上审视了一下,用手端起一方古砚说:“以这方古砚为题,以牛字为韵吟诗一首。”朱秀英见古砚造型非同一般,上有精致的雕刻,石质细润闪耀着光泽,古色古香确系佳品,顿时引起了诗兴,于是她慢启朱唇,轻轻地挪动了纤纤细步,吟咏起来:

砚本端溪一石头,良工琢就献王侯。

轻轻磨动香烟墨,万丈文光射斗牛!

语音宛转流畅,字字清晰,掷地有声,把个牛知县乐得哈哈大笑,满堂百姓顿时鼓掌欢腾。朱秀英见此情景反而格外镇静。此时她云鬓半堕,粉面低垂,袖手而立,像空谷里的幽兰把一切都置之身外,躲避尘世的喧嚣独自散发出浓郁而醉人的芳香。半响,又听她莺声巧语地说道:“再请老爷出题。”牛知县从来主张“文在工而不在速”,他佩服贾岛在“推、敲”上下工夫,佩服杜甫“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垂”的刻苦琢磨精神。对“七步成诗”、“倚马可待”、“一挥而就”等等,他觉得是传说和夸张。今天见朱秀英只稍稍移动了几步,并未倚马,更不挥毫,脱口而出,一首七绝,不但音韵平仄合乎规范,诗的意境、遣词和造句都达到了绝佳的境界。“轻轻磨动”和“万丈文光”是多么的映照,以“文光射斗牛”作为结句太妙了,“牛斗”、“斗牛”一颠倒简直把牛字用神了。他对朱秀英惊羡、折服。听朱秀英要他再出题,他决心好好刁难一下,看这位女人究竟有好大的本领。牛太爷说:“不忙!不忙!古人说,做题容易出题难!”牛太爷喜欢棋艺,早想作一首以“象棋”为题的诗,儿年来苦无佳句。他对棋经有高深的造诣。“士象马车炮兵卒”在他手里指挥过千百万遍,不管怎样,棋子和牛字沾不拢边。这眼前的文房四宝很容易借牛字成韵,是考不住她的。想到这里,牛太爷精神一振说道:“老爷一生除读书、吟诗而外,尤喜欢以象棋为乐,请以象棋为题,牛字为韵成诗一首。”牛太爷满以为这一下可把她难住,说话时带有轻慢的口吻。朱秀英很心细,一听牛太爷的口气就知道要存心为难她了。她仍然很有礼貌地躬身致词:“太爷请听!”

楚汉争雄未肯休,

牛太爷一听起句,感到只是一般。在象棋的界河上不是明明写着“楚汉相争,鸿沟为界”吗?这不是奇句。他稍稍点了下头又继续听下去:

纷纷车马渡鸿沟。

牛太爷感到气势不凡了,双车双马一过鸿沟就难以对付了,他顿时出现了喜色。

卒兵将相皆齐备,

牛太爷一听这句诗已把象棋总揽无遗,以为下一句诗定难为续,再也不会有好的收句了。朱秀英只能有三句,不会再有第四句了。他为朱秀英着急。朱秀英此时停顿片刻。她懂得诗的险句和惊人之句不要脱口而出,要造成听觉的期望和悬念,要在绝处逢生才显得异峰突起,才显示出柳暗花明的最高境界。朱秀英在稍为停顿片刻之后,她突然加重了语感和音量,把语调拖得稍为长一点,吟道:

缺少田单纵火牛!

这句诗一吟出,牛知县几乎从公案上跌了下来,连声赞叹:“奇才、奇才,绝唱、绝唱,真想不到、真想不到!”在听的老百姓中有些知道田单纵火牛的典故,有很多人是不知道出处的。一见太爷如此惊奇,大家也争着夸奖:“真了不起、真了不起!”

朱秀英这时略微向上抬了抬头,只见她椭圆形的脸蛋,娇嫩的皮肤透出微红的色彩,像一枚熟透了的春杏,两道秀眉似淡染的春山飞向鬓角,闪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不施朱粉而风韵天然,有“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之美。“好吃不过烹米饭,好看不过素打扮”,这是大巴山民间的美学评论。朱秀英就是这样美的典型她诗才既令人惊绝而人才又格外出众,一时把所在公衙的人们都惊呆了。大半响,闹热的公堂屏息住气,万籁俱寂了。朱秀英见此情景,有意调和一下气氛,复轻声细语地说:

“请太爷再出题!”

牛知县此时还未回过神来,一听朱秀英又在催他出题,确实有点被逼住了,顿时周身出汗,忙从衣袖抽出他的绮纵白纲折扇扇起风来。这柄扇是他去年游杭州西湖时买来的,是江南名产,扇骨有精致的雕刻,扇面撒有泥金,两面空白,供文人雅士自己

作画、题咏。他忽然想起,我不妨就以这枝梅花为题让她作诗一首,若作得好就题在上面,也不枉来南江做一任知县。想到这里,他喜滋滋地说道:“我这扇面上有一枝梅花,尚未题咏,你不妨就以梅花为题,仍以牛字为韵成诗一首口”他故意将梅花掩

盖起来,不让朱秀英看见。牛知县想,从古至今咏梅的诗太多了,很难再得新句,何况梅花与牛字更难沾边,这一下定会把朱秀英难住。太爷正在浮想联翩,突然朱秀英的首句已经吟出:

冰肌玉骨雪里抽,

牛太爷一听,正中下怀。“冰肌王肾雪里抽”不是咏的雪梅吗?我扇面画的红梅,她已咏成雪梅定难扭转了,他迅速将扇而翻过来指着说:“这是红梅呀!”朱秀英一见扇面梅花,朵朵红云,绚丽而开,疏影横斜,确系大家手笔,一时情趣陡增,诗兴大发,立刻陡转直下,接着吟出:

谁将朱笔点枝头?

这句诗刚出日,把个牛知县惊得目瞪口呆,全场人无不惊羡。雪梅一转而成红梅,没有大学问,其诗是万难转得如此自然。此时朱秀英一言不发了,全场肃然静候她的下两句。牛知县迅速在公案上展开扇面,挥笔写成,等她的转句和收句。只见朱秀英满面春风,轻轻地舒展了一下长袖,在公堂上缓缓踱着细步。她已陶醉在如酒醉的诗兴之中了。牛知县等着了急,急忙走下位来,上前儿步催促道:“最后一句要落牛字韵!”朱秀英此时回眸一笑,巧声如簧缓缓吟出:

牧童睡起朦胧眼,错认桃李欲放牛!

牛知县听罢收尾两句,欢喜得跳起来,大声疾呼:“太绝了!太绝了!”他三两步走近朱秀英向她恭敬地说:“我牛奔对你五体投地,你可算我的老师了!请受我一拜!”此时他忘了自己是县太爷。马员外见这光景极为不满,便大声提醒说:“老爷,这是公堂,你快断案罗!”牛知县回转神来,感到有失官体,马上一本正经地说:“老爷要她吟完牛诗,白然要审理你的牛案口你忙啥。”牛太爷走上了公案台急忙拈笔调墨,一边咏一边写:“牧童睡起朦胧眼,错认桃李欲放牛。”写毕并落了款:“南江女诗人朱

秀英红梅新咏,牛奔恭录;光绪己丑牛年榴月。”牛知县以无比崇敬的语气说:“你算得上南江的女诗人,今日所作红梅新咏堪称传世佳品,老爷将它题扇珍藏,不负我南江一任知县之行。”

朱秀英轻启朱唇极为谦和地向前致词:“老爷过奖了,拙作有污扇面,贫妇吃罪不起!”马大虎见牛太爷和朱秀英互相称道、褒奖。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怨气,便冲口说逆:“老爷,你们究竟在搞啥?”牛太爷一听马大虎如此放肆,立即把脸一沉:“好戏还

在后头呢!”他叫朱秀英站过一旁,又叫“马大虎朝前跪下!”马员外见牛太爷发了火,不敢不跪,急忙规规矩矩朝前跪下。牛太爷问道:“马员外,刚才朱秀英的雪冤诗状你听清楚了没有?

‘妾身非织女,郎岂效牵牛!’是什么意思?“我不懂诗,老爷!”“你可曾读过书?”“我,字不识!”“你前辈人可上过学”“我三辈人都未进牛圈门。”“你儿子可上学读书?”“有两个儿子马大、马二在牛老师学馆上学,牛老师一定要我领回,不准他们再上学了!”牛太爷此时又转向牛老师:“马大虎可有两个儿子在你学馆读书?”牛老师斯斯文文上前施一礼说:“生员回某太爷,他家原有两个儿子来馆上学。”“为什么不准他俩再上学呢”“因马大、马二在学校仗势欺人,不但打同学还辱骂师长,确实不堪施教,因此将他二人斥退归家。”牛太爷点点头,案情已洞悉大半。接着又问:“你为什么要爬到马家才牛圈棚上呢?”牛老师说:“是马大、马二端阳节来请我到他家的,说他父亲要找我面淡,不然就要告到官府,还要我立即搬迁学馆。因生员的学馆系设在马家祠堂里面,生员只有去见马员外说情。我刚跨进马家大院楼门,突然跑来几只恶犬围着我撕咬,马大、马二乘机躲开了。我万般无奈只好爬上牛圈棚。这几只恶犬也确实可恶,守在牛圈棚下寸步不离,直到黄昏才见马家佣人来上牛草,他们就把我当成偷牛贼。‘士可杀而不可辱’,求太爷为生员作主。”

牛太爷一听,顿时火胃二丈,把公案桌一脚蹬翻,大声呵斥:“马大虎你为富不仁,纵子行凶 ,蓄意陷害学馆老师,冤枉好人,这还了得。”速发了传票,带马大、马二当面对质。不一时,马大、马二带到,一上堂,见老师站着,他爹跪着,知道这回惹祸不小,情亏理虚。牛太爷对马大、马二细心审问,两个招了原情,出谋划策都是马大虎所干。马大虎像泄了气的皮球,战栗不已,围审的老百姓个个切齿怒日。牛老师见马大、马二二人泪流满面,认错诚恳,便说道:“君子之过如口月之蚀,过而能改,善莫大焉!”牛太爷从中劝解道:“古人云:有教无类。马大、马二可继续人馆读书,不准再犯校规。”牛老师和马大、马二、一齐向牛太爷施礼:“谨遵太爷明训!”

牛太爷见案情大白,挥笔写下了判词,并当堂朗诵:“牛年牛案吟牛诗,马大、马二露马蹄,为富不仁马大虎,在明明德牛老师。尊师为了重师道,办学原本为化愚,秀英诗作传佳话,留与巴山细品题。”读完判词问马大虎愿打或愿罚,马大虎一听要

打,马仁说:“老爷,我愿罚。”牛太爷当众宣布:“马大虎状告牛明德老师偷牛一案,经查明全系诬告,诬告应予反坐,但本人愿罚以赎枉告之罪。因此,罚银子一千两修建学馆一座,并请良工巧匠造泥金巨匾、对联悬挂校门;牛太爷要亲书其字,用大红彩花、锣鼓、鞭炮、八人大轿,吹吹打打送牛老师人馆任教。”马大虎一一认可。牛知县当堂挥笔疾书“为人师表”四个大字,并写了一副对联:

有万卷诗书可攻读也;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

牛知县的字写得豪放遒劲,力透纸背,观看的人无不交口赞誉。写毕,牛太爷当着百姓说:“山区贫穷,文化低落,实为不幸,养子求学,尊敬师长要习为良风。从今以后不管居乡居城,凡烟火之家必须神龛供奉,‘天地君亲师’,代代相传,不应废弃。”宣布退堂。

牛老师、朱秀英和听审的百姓一齐拜跪欢呼:“愿老爷禄位高升,万代公侯。”从那时起大巴山一带不管贫富官宦人家,凡堂屋神完上都有天神榜“天地君亲师”。这位牛年断牛案吟牛诗的故事也广传于民间。

(汪隆重搜集整理)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恩阳民间故事:牛知县牛年断牛案
听前辈人讲,在清朝光绪某年恰逢是己丑牛年,有一位知县姓牛名奔,来大巴山南江上任,第一桩案子就是马员外马大虎告本村一位私塾老师牛明德偷了他家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