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关于罗刹的鬼故事

转载自:麻辣论坛 https://www.mala.cn/thread-6953837-1-1.html,天涯论坛:http://bbs.tianya.cn/post-free-1774220-1.shtml.作者:你个龟儿  本文权当故事看,小时候也听说过这些,传闻也基本相同。

我大概六七岁的时候,和我外公回老家走亲戚,那时我们那边农村还很偏僻,大山里头基本是一个院子就几户人家,晚上亲戚安排到客房住,我和我外公一间屋子,而我们那间屋子的窗户正对着外面一条小路,延着小路下去就是一河沟荒芜人烟。那晚我一直都没睡着,大概到了一两点的时候外面狗一直叫个不停,我外公醒了,他担心是小偷来偷东西,便找了一根扁担,打开了外面的路灯站在门口问:“是哪个恁个晚上过路吗?”问了两声没人回答,我外公一直站在门外到处看,而我也一直盯着窗外看,就在我外公问完话不久窗外有一个穿白衬衣的”人”走过去,首先那个”人”肯定不是我外公,因为外公出去的时候是光着膀子的,其次外面有灯,门出去就是窗外的小路,屋子外面也有灯开着,而我外公便说外面没有人,吓得我一晚上都睡不着觉也不感往窗外看,后来每次给外公提起这件事他都说那晚没看见有人路过。

以上是我小时候的经历,下面步入正题。 在这里先介绍一下我外公,他以前是我老家中学的校长,教语文的,至从他退休以后一直研究易经(俗称算命先生),到现在快二十年了。 相信在四川东北大巴山区这边的人都有听说过七八十年代什么地方闹猡刹的传言,特别是我们父辈听得很多。猡刹我们那念Luo-cha(罗叉),也就是人死后坟头上三年不长草就会变成全身红毛指甲黑长的东西(和现在人们说的僵尸有点类似嘛),听老一辈的人说罗叉成形后会从坟里岀来先吃掉自己最亲的人,之后便躲起来每天晚上拜月亮(给月亮磕头)拜够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就到处吃人,和僵尸一样开始很怕太昍,但拜了月亮之后百天也能岀来,但也只是阴天和下午太阳光不强烈的时候。我外公也说过罗叉不是鬼,属于三界之外的东西,一个地方闹罗叉就如同闹温疫一样都是人间的灾难上天不会管的,所以一但出现那种东西就算你去庙面请神许愿都不会显灵的,如果是你的亲人变了就箅躲在庙里它也一样进来吃〕你。所以对付罗叉的唯一办法就是请煅工先生(道士)煅工先生是我们那边对道士的俗称,以前的的煅工先生拜师的时候都是悟道,就是师傅领进门修行靠各人的意思。就是拜师的时候师傅会叫徒弟去坟场开坛悟道(就是没事半夜三更去坟地里坐着思考一下人生啊什么的~~)我后来各人理解悟道就是去坟场和鬼作交流沟通;一般悟道要时间的长短因人而定,有天分的时间很短。悟道的同时也要自己画符,一个先生是否能镇得住鬼,都是看煅工先生画的符有没有震慑作用,有没有鬼认可你,得到了认可就说明你能进入这个行业靠抓鬼为生。。。在这里还必须说明一下,要能看到那种东西必须先要开眼,所谓开眼也是在悟道的同时进行的,每天晚上十二点用坟头上杂草的露水洗眼睛,连续洗七七四十九个晚上,以后一到天黑就能看到那些东西,当有一天你看到那些东西都是避开你走的时候,那么就说明自己有一定的道行了。

那时候的煅工先生基本上都有几把刷子,都是见过市面的,不像现在都是些神棍。开坛做法收服罗刹的时间一般是选在中午太阳最大的时候,开馆念定身咒,再用尖锐的木头刺入其心脏,最后用火烧掉,这种方法是针对已经成形的,如果是那些还没有成形的,只需要将死者另择坟地下葬即可,传说中的出僵尸的那块地是养尸地风水太差,阴气太重,而我们那边的说法是因为风水太好的原因,一般死人无福消受,最后就会变罗刹。

我们家乡那边如果是出生在80年代以前即使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人都相信罗刹的存在,估计都是听亲眼见过的长辈们说的,听我外公说罗刹闹得最多的时候一明国时期和解放后一直到60,70年代,那时候农村人都很穷有的亲人死后请不起风水先生,便将亲人随便找一块地下葬,不像现在都实行火葬,就算风水不好,也最多是家门不幸,人畜不安。

在这里给大家普及一下古代人关于僵尸的记录:《阅微草堂笔记》把尸体成为僵尸的原因分成两项:新尸突变及葬久不腐。

养尸地,这较为科学。土壤土质酸碱度极不平衡,不适合有机物生长,因此不会滋生蚁虫细菌,尸体埋入即使过百年,肌肉毛发也不会腐坏,有些资料显示尸体的毛发,指甲会继续生长。风水学中亦有此一说。(小时候听老人讲过:生于红沙日,死于黑沙日葬于飞沙地者就会成僵尸,“飞沙地” 即“土壤土质酸碱度极不平衡,不适合有机物生长之地”)

坊间流传道家有太阴炼形之法,尸体葬数百年,期满便会复生,新死的尸体被邪物/邪气附身,尸体吸收了阳气,借人生气而尸变,人死之际,魂一散而魄滞。

袁枚《子不语》:人之魂善而魄恶,人之魂灵而魄愚,魄主宰人身,当魂离开人体,便会沦为恶鬼僵尸。

我们那边的对罗刹的描述与僵尸不一样。实中国真正的僵尸是荫尸,意思是一个尸体放在暗处有精力或接近生命的地方,这尸体就会吸收精力或者是生命力 就会导致尸变。

能够具有活动能力和思维能力的一个“生命体”(其实已经死了)这就是僵尸了 如果发现了荫尸要近早处理 否则 后果不堪设想!

关于僵尸的事情一直很神秘,关于这类资料所知不多。但普遍的认为,僵尸在经过变形之后成为无思考、没有自制力,只会杀人饮血的活死人。 他们集天地怨气,晦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人三界屏弃在众生六道之外,浪荡无依,流离失所。身体僵硬,在人世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用众生鲜血宣泄无尽的孤寂。

中国说的最多的是湘西赶尸匠。他们所赶的属于行尸。赶尸人被称为“赶尸匠。”一般是在天亮之前,把尸体赶往义庄,或者固定的小店。尸体一般都披着宽大的黑色尸布,头上戴着一个高筒毡帽,额上压着几张书着符的黄纸垂在脸上。这些披着黑色尸布的尸体前,有一个手执铜锣的活人,他是一面敲打着手中的小阴锣,一面领着这群尸体往前走的。他不打灯笼,手中摇着一个摄魂铃,让夜行人避开,通知有狗的人家把狗关起来。尸体若两个以上,赶尸匠就用草绳将尸体一个一个串起来,每隔七八尺远一个。

而罗刹不是吸血的,它是直接吃人,首先吃的还是自己生前最亲近的人,直到把所有亲人全部害死了才去外面作乱,而且行动方式也和电影里面的不一样,是行走而不是跳跃。哎,天涯有人看么??没人看就不更新了。。。。

要变罗刹还得具备两个条件:必要条件是那块地风水不好,坟头三年不长草(这是风水不好的表现形式);充分条件那就是,人死的那一天犯星宿白虎,下葬的时辰不对(具体怎么不对,外公也没有给我讲清楚)。如果这两个条件都具备,那么恭喜,一个新鲜的罗刹即将出笼。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外公亲眼所见的,记得那次在我家里给几个姨妈讲了以后,吓得我姨妈他们晚上睡觉都不敢关灯。事情大概是在76年的时候,我外公还在老家中学教书,他是学校的副校长兼初一的班主任,当时农村的中学都是住校的,有一天晚上,有一个班的班主任跑到我外公的寝室说他们班有一个学生肚子痛,问有没有什么方法治疗,当时我们那边农村交通特别不发达,连公路那时都还没有修,更不用说还有什么交通工具,正所谓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从学校到镇上卫生所要走几十里山路,外公便到那个学生的宿舍去看看了看,说:“肚子痛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这么晚了,上哪去找医生,先去用花椒叶泡开水给他喝了,明天还不好就送卫生所去”。(用花椒叶泡开水是我们那边农村治肚子痛的土方法)。

随后那个班主任就泡了花椒叶给那个学生喝了,谁知道喝了还没到天亮,那个学生就撒手人寰了,第二天便通知那学生的家人把尸体领了回去,事情虽然都过了三十多年了我外公对那个学生的死一直很耿耿于怀,现在都还能说出那个学生的姓名,好像叫陈XX..

那个学生的家人将其下葬以后,他们家里就开始出现异常情况,每到晚上家里面养的猪就嗷嗷大叫,家人也时常生病,身体不是这里不舒服就是那里有点毛病,总之是人畜不安,开始家人以为是葬的风水不好,便请了当时很有名的神婆“看水碗”—-我们当地到现在都流行“看水碗”,就是先请念咒请所谓的神上身,将要问的问题说了,然后再往一碗白水里面放一把米,过一会看米浮在水面上的形状,来回答问题。(看水碗这种问神方式我以前是亲眼见过,确实很神奇)说到这里我先说一个小插曲给大家,十几年前,我父亲的弟弟,也就是我小伯,因为得了脑瘤而想不开上吊自杀,家人给他办完丧事后,就找了一个先生来看水碗,当时我也在场看,那个先生看了水碗以后便说说小伯是凶中去的(我们那边管自杀的叫法),是什么时候死的,怎么个死法,上吊用的是哪种绳子,有多长都说得完全正确,当时全家人都很惊讶,一个不认识的先生是怎么知道的,总之,我那时还小,觉得很神奇,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多少持有怀疑态度的,毕竟大学时还是多多少少接受了点马克思唯物主义的观点。

回到主线剧情,那个神婆看了水碗以后说死者死的时辰不对,葬的地也不干净(风水不好),要变罗刹。家人不相信,又找了几个先生问神测字,得到回答都是要变罗刹。

当时我们那边有一个很有名的煅工先生,叫夏XX,是我外公的好友,当时的煅工往往身兼数职,抓鬼,治病,做葬礼法事,走阴等等。说到他治病,他往往都是治疗的疑难杂症,用的药都是千奇百怪,不是西药也不是中药,但往往能药到病除。在这里有必要给大家解释一下“走阴”,走阴就是灵魂出窍去阴间的意思,煅工先生首先是要找一张床(因为灵魂出窍肯定是要以睡觉)念一段咒语以后便进入梦乡,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还要振振有词的念叨着,念的话仔细听还能听懂几句,知道个大概的,反正是在与人交谈;如果是非专业的人士走阴肯定是要睡着的,睡觉时肯定不是对话时打呼噜,这就是专业与非专业的区别。

据说走阴的先生都是阴差,死后会在阴间担任公共安全专家人员,在阳间的职责就是扫清所有邪魔外道,建设和谐阳间的。

总结一下走阴,和看水碗一样,也是一种问鬼神的方式,不同的是走阴是去阴间问鬼官差,还可以找死去的亲人(这一点相当于问米),其实每个地方的道术都有各自的特色,形式也不一样,并不是像电影里面那样华丽,对服装没有硬性的规定,就是没有道袍也可以,但是道具特别是道家的印章是必不可少的。如果单看形式的话,看水碗和走阴都有表演的形式,看着不会让人叹为观止。还有一种最为诡异的叫请“火姑娘”就是请的亡灵,我是从来没见过,但是我外公小时候见到过,现在更是闻所未闻,难怪我外公说现在真正有道行的人都很少了,大街上那些要么就是学点皮毛就来糊弄人,还有写完全就是神棍,屁都不懂。请“火姑娘”的时间必须是在大年三十的晚上12点以前,还要去坟头上割一些草来,扎成一个不大不小的草人,坟头草必须是在死亡时间不超过三年的坟头上取的,而且死者必须为女性。做好草人后将草人固定在一根木混上,由一男一女各持一端(男左女右,必须是要问问题的当事人和家人一起)底下还要放一个火盆,然后煅工便会念咒做法事,请火姑娘来,问问题的方式如下(举例):LZ是不是大帅哥?是就点一下头,不是就点两下。然后在完全没有外力的作用下点了一下头,很是诡异。问完要问的问题之后还要送走她,并将草人和纸钱什么的,在一个路口烧掉,表示酬谢人家,这一系列工序都要在新年到来之前完成,否则会有麻烦的。

前面说到煅工夏XX和我外公从小一块长大,一个院子里的,外公也给我说过他为什么学道的原因,小的时候他们都要放牛,有一次天不亮就上山了,当时他们一伙小朋友比赛看谁先跑到山上那块大石板上,夏XX年纪最长,他很快就跑到了那块石板上去,当时天没亮,还有月亮,他亲眼看见石板上坐着一个女人,穿着一身麻布衣服,青色,是典型民国时期四川农村妇女服饰,在月光下梳头,当时他以为是哪个认识的人这么早就来山上放牛了,便上去打招呼,谁知他刚要说话就看见那个女的一头石板下面那个土堆不见了,他当时吓呆了,回到家后一直不敢出门后来,证实那个土堆是一座荒坟,最后家人得知情况以后便给他找了一个煅工先生拜师学道去了。总之后来在我们老家那边名气挺响的,但凡有谁家做丧事就会请他去做法事,而主人家也会请我外公去写祭文因为他在当地也算是一名秀才。

我们那边鬼害人的说法有几种和大家经常听到的一样,一种就是找替身,找替身就像艾滋病毒一样,都是有潜伏期的,这也是听我外公说的,一般煅工先生都不抓鬼,我们那边当地管抓鬼叫“装罐”,就是将鬼装在一个容器里,然后用符纸封住,并密封好扔到河里去或是埋在槐树下。但是装罐这种方法很多煅工先生是不会首选的,因为那是让人家永不超生,永世不得轮回的方法,是要折寿的,一般是先要跟他谈判,给点好处看他能不能放弃这个替身目标,说到这里也不妨告诉大家,当年我小姨还在念书的时候,经常出现幻觉,总是有个女人在教室外面看她,而且晚上也梦到那个人,她也根本不认识那个人,后来给我外公说了,我外公便请来了夏煅工来收拾(做法事),第一步还是走阴,后来据说那个要找替身的鬼是隔壁乡落水死亡的,不知道怎么缠上我小姨的,跟他谈判了很久没有,最后先生突然冒了一句四川话出来“你信不信老子用天雷打得你永不超生?”,就像B社会谈判一样,后来我外公才知道是谈判没有谈拢,只有暴力解决问题,最后应该是那个所谓的“水鬼”妥协了(汗~~那鬼也忒没用,吓一吓就怂了),告诉了先生在什么日期,什么时间要找一个替死鬼,正好那天我小姨要坐船去县城中考的日子,那一天我外公坐船的时候一直拉着我小姨的手,只怕她    掉到河里去了,后来终于也没有出什么事。但是后来外公听说邻村有个人在洗衣服的时候掉进不到五十公分深的水沟里淹死了,时间刚好和煅工先生说的时辰一致。玄乎神乎

继续,上面说到,那个陈XX死后,他们家里人畜不安,后来家人去问神测字都说要变罗刹,后来他们家人找到端公夏XX帮忙,一般死者下葬以后动土开棺都是要看期的(根据黄历选时辰),由于死者本身死的那天就犯白虎星,而且我们那边讲究是新坟100天内不能移坟动土,所以开棺那天是定在三个月以后的,而且我们那边只要是需要开棺都必须是晚上进行。到了开棺那天,很多人听说死者要变罗刹,都想和端公一起去看看,当时我外公也去了,他们一行有十几个人,那个时候还没有普及手电筒,所以他们一人手里拿了一个火把给端公先生“支亮”(照明),到了坟地,开坛念咒,烧纸等等一系列过场走完后,开棺验尸。

当他们一行人开棺以后,发现棺材里面尸体并没有腐烂,皮肤还有弹性,不同的是脸上开始长毛发,乳白色的(说明这个罗刹还在发育阶段),有小指头那么长,令他们奇怪的是死者是六月间去世的,(阴历六月盛夏)到现在都三个多月了,尸体居然没腐烂。更令人KB的是,当端公夏XX将一把木头(具体是什么材质的木头我外公没有说)做的刀插入尸体心脏的时候,尸体突然坐起来了,当时吓得那些人,也包括我外公,将火把扔在地方就跑,这时候还是煅工先生比较镇定的说(四川话):也,你们还是把亮给我支起撒,不要怕,还没成形。后来我外公他们几个胆子大的才回去把火把拿好,这时我外公清晰的看见从尸体里流淌着黑色的血液出来。最后,他们又用红绳将尸体绑好,贴上符纸,再将棺材重新钉好,将尸体另行下葬,就是稍稍将棺材的位置移动一下,坟地的风水格局就变了。后来我夏XX给我外公说,其实那天尸体坐起来他也着实被吓了一跳,其实他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那种东西突然活过来了。

这个事情就是我外公给我讲的,也是他亲眼见到的关于罗刹的事情。还有一件事情,是我回老家我大伯给我说的,也是关于罗刹的,是59年那年,我大伯才十岁,相信大家都知道59年时全国闹饥荒的时候听说当时生活条件很差,基本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很多人都是饿死的,这里有个很好笑的事要说给大家,当时我们老家有个人上厕所大便完了以后发现,自己的大便里面还有一颗没有消化的胡豆,立即捡起来洗干净给吃了,大家可想当时有多么多么的艰苦。那时我的祖祖家住在河边,他每天晚上都要去给集体的鱼塘守夜,主要是防止晚上有人偷鱼苗,有一天晚上在坐在鱼池边的石板上抽汗烟,远远看见河边的路上有个人朝半山走来,月光下面那个人身影很面熟,他以为有谁这么晚有事要赶回家去,抽完一杆烟后他就去草棚睡觉了,在睡梦中他醒了,就是刚刚那个人正站在他的草棚前看着他,他当时很意识很清醒,这个人并不是别人,而是前不久坐船去县城的时候船翻了被淹死的熟人,而他家就是在山上的秦家坝住,他很害怕,但是想动身体就是动不了,这种情况应该是人们常说的鬼压床,科学解释为梦魇,本来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但是联系其刚刚看到河边的那个身影,不由得让人毛乎悚然,而那个人给我祖祖说了一句他要回家找他妻子,随后便走了。后来我祖父睡着了,想起头一天晚上那个梦,便给我爷爷说:“昨天看到秦X的魂回来了,估计他老婆也应该快了”。那个秦X的老婆,本来精神就有点不正常,疯疯癫癫的,他在世的时候就整天吵架,要自杀,闹了好多次。果然,一个月后,那个疯子终于还是喝农药死了。她死后由于没有亲人,合作社集体做了个棺材把她给埋了,很简陋,坟地风水、法事什么都没有做。那座坟在后山也是座孤坟,没人管。就这样过了几年,当时他们秦家坝合作社集体出工在山上修水塘,快到太阳下山的时候, 有人看见一个全身红毛的“人”从石板后面出来,跑到树林里去了,当时人们一致认为是人熊—-在这里插个话题,其实我们那边也有人熊的传说,在我小的时候就听我外公给我说人熊吃人,我妈妈也给我讲过有关人熊的故事(声明,我并不是抄袭鬼吹灯里面提到的人熊),记得我外公说过,我们老家山上闹过人熊,我只记得我外公说过,人熊是太阳下山才出来的,主要是吃人,人熊如果抓到人他会将人的双手臂紧紧抓住,睡上一觉,醒了以后才将人给吃掉,逃生的办法就是用竹竿,具体竹竿怎么用,我记不清楚了,好像要让它把竹竿当手臂抓住,我现在一直怀疑长久以来对罗刹的传言是否就是人熊,但无从考证。

继续,人们那个红影跑到树林里去了,都以为是人熊,第二天队里便组织人手带上火枪开始猎熊行动,找了几天都没有发现所谓人熊的影踪,但是后来发生了很多怪事,秦家坝很多人离奇失踪,这在当时那个特定的年代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在当时超英赶美的大跃进时期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是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情的,事情上报给县里以后,很快就有公共安全专家局的人来调查,但始终没有查出什么结果,后来有一天下了一场大雨,山上滚下来了一块大石头把那个疯子的坟给扎开了,很快有人发现那座坟里的棺材里面的尸体几年来没有并没有腐烂,而是全身长满了红毛,人们就怀疑那些失踪的人是被这个罗刹给吃了,最后请来了端公做法事准备烧了它,那天是中午,太阳很大,端公念了定尸咒,随后将其给烧了,在烧它的时候,当时很多人都听到了火堆里发出了吱吱的声音。这件事还有另外一种说法是当时是县里的武装部来的民兵队用雷把那个东西给消灭的(这个说法很不成立,应为party的部队都是人民的军队,是用来消灭一切反动派,而不是妖魔鬼怪的,在马克思唯物主义世界观里,那些东西都是幻觉,是不存在的)。记得最近一次和我外公讨论这些的时候,是在我大二那年暑假回家,也是我将话题扯到罗刹上面的,我当时也问了问现在为什么那些事情听说得少了,他告述我说现在这个时代都实行城市化,在城市里阳盛阴衰,不像那几年都是在农村,人口稀少,经常听到有鬼害人的事情,而且中国有句古话,乱世必生妖孽,现在太平盛世,朗朗乾坤,那些事就很少了,那次讨论的时候我外婆在旁边给我说了她小时候院子里发生的一件怪事,也是鬼害人的一种,不是找替身,是吃泥巴,我们那边叫zhu沙子(四川话,实在找不出一个同音又同义的字代替,就用拼音吧),就是看见一个人在往嘴巴里塞泥土的时候,立刻冲上去给他三耳光,打醒他(吃泥巴这种事小时候听得最多的,就近几年还听说老家有个人下午放牛回去的时候被鬼迷住了吃土),

言归正传,事情还是在我外婆小时候,她们院子里有个邻居,一个老太婆,半夜被儿子的吵闹声音吵醒了,他开始以为是儿子媳妇在吵架,便隔着房间劝了他们一句,叫他们不要吵架了,但是他儿子还是在吵,最后他准备去她儿子媳妇房间去看看,发现房门没关,儿媳妇在床上睡得正香,但是儿子不见了,她赶紧叫醒儿媳妇去找人,最后在院子外面一颗树下面发现了他,他蹲在那里将地上的土往自己嘴里塞,边塞还边说“打死你,打死你”。老太婆毕竟见识多,见状,立马上去给了三巴掌,当时那男的就瘫在地上不说话了,于是她们就叫了院子里邻居帮忙台上了床,隔天立马找来了端公先生收拾,听我外婆说那人后来一直就,目光呆滞,长大嘴巴不说话,在床上待了半个多月才下床,后来那人恢复过来后说那天晚上开始在睡觉,后来突然醒了,发现有人从窗子外面翻进屋里他以为是小偷,便上去和他扭打起来,那小偷还一直被他打,其实外人就只看见他一个人在那里往嘴里zhu沙子(塞泥土)。听完以后我当时给我外公说可能现在的意识形态和以前不一样了,想想要是几百年以后这个世道又会是怎样呢。

83年的时候,那次外公在县上开会,开完会就晚上8点多了,由于我大姨父第二天要从北京回来了,所以他晚上要一定要赶回家去,当他走到我们老家镇上的时候都快12点了,但是要走到老家院子里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那时那边正在修路,前不久正好有个人在修路的时候被山上的滚石给砸死了,当他走到那段在建公路的时候,总是感觉人在他旁边用沙子从他头上洒下来,“哗哗”的的声音,但是当他用手去头上接的时候却没有沙子,转身过去看左右两边和后面也没有人,就这样他一路走,一路都有哗哗的声音跟着他,当他走到一处土地庙的时候准备停下来抽杆烟,但是火柴怎么划也划不着,当时我外公胆子很大,知道有那些东西跟着他,于是他说:“也,等我抽杆烟再走嘛!”,说来奇怪,当他说完这句话后火柴划燃了,于是抽了杆烟后起身说了一句,“走哟”当他一开始走,那声音又出现了,一直跟着他。

当他走到一户人家屋后面的时候,突然有一只疯狗冲上来就准备咬他,当时他就躲在柴堆后面捡起地上的石块向那只狗砸去,连续砸了三块才把那只狗给砸跑了,当他继续赶路的时候身后哗哗的声音没了。他上了田坎以后借着月光清晰的看到前面田坎上有一个人在赶路,那个人包着头巾,穿着一身青色的衣服,手上垮了一个篮子,外公便向那个人喊去:”嘿,前面那个,你是哪个生产队的?等哈我,同个路嘛!”但是那个人没有答应,还是继续赶路,外公便加快步伐想要追上去,但是怎么追也追不上。最后快走到一个岔路口的时候,外公便走了近路,想抄近路撵上她,而且还是以小跑一路追上去,但是奇怪,那个人还是以同样的速度,与外公保持同样的距离,就这样他们走了很长一段路,当那个女人走到我们院子后山坟场的时候进入树林就不见了,后来外公也进入了树林,但怎么走都走不出去,最后他便坐在一个土堆上面抽了一杆烟后,越想越不对劲,便在旁边扯了一根树枝插在他坐的地方,他就一直走到鸡叫才走出那片树林回到家里,第二天一大早便去镇上接我大姨夫去了,当他路过小林子的时候发现头一天晚上他坐的那个土堆是一个坟包。

后来,我外公说,幸好那天晚上疯狗拖了一会时间,要是没那只狗他一定走在那个东西前面,阴背阳还好,阳背阴肯定要被zhu沙子的(吃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分享巴中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71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Captcha Code

2条评论

  1. 这个故事是发生在,巴中平昌驷马五丰村。我只晓得三年确实不长草,那家人做梦梦见坟里人天天晚上回来做饭,又由于坟不长草,在那个信息封闭的年代,镇上为了不引起人恐慌,所以当众请“锻工”烧了的。其实真相怎样,不知道,毕竟过了那么久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