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红军文化 红军在巴中之中岭嘴战斗

红军在巴中之中岭嘴战斗

从唱歌廊(今天通江县唱歌乡)奔腾而下的印顶山在麻啄石分为两支:一支向东经中岭梁到长滩河结束,一支向南经马三垭(今三合乡)、铁佛、双凤,到澌滩河结束。中岭嘴在长滩河西面,由四重大岩构成,高三百公尺,两面为湾塘,当中成鱼脊形。湾塘之间岩塄耸立,无路可通,只有鱼脊形的山梁,才有羊肠小道。1934 年 4月底,红军在牛盘寨、罗亭寨、麻石口给敌人大量杀伤后,退守土城寨、老鸹城、卧龙寨一线。红三十军265团守土城寨;  四军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团守老鸹城、卧龙寨;三十三团二营守中岭嘴。进攻土城寨的敌人为二十一军四师孟旅三团;进攻中岭嘴的敌人为二十一军独立旅一团;进攻老鸹城的敌人为二十一军四师周旅。

红军守卫中岭嘴的只有一连人,另有三个班的赤卫军。5月初的一天,敌人以一个营的兵力于半夜渡河,潜伏于中岭嘴下面荒坡。天刚亮,在大炮的掩护下,就发起了进攻。敌人攻到了第一道防线,红军利用有利地势,把敌人赶下了山。敌人一连三次进攻,都被打了下去。敌人欺负红军无重火力,又发起了第四次冲锋。这时三十三团二营营长带两挺机枪(一挺水机关,一挺旱机关)到了中岭嘴。当敌人攻到第一道防线时,传令兵向营长报告。营长正在擦机枪,斩钉截铁地说:  “让!”接到命令,战士们边打边退。不久,又退到了第二道防线,传令兵神情紧张地说:  “敌人上了二道防线!”营长把机枪已擦拭完毕,语气更加坚定地说:  “让!”不一会儿,敌人已攻到了第二道防线(防线的后面就是盖工)。营长在盖工内,将两挺机枪架好,作好了战斗准备后说:  “叫战士都退到这里来!”战士们刚进盖工,川军像蜂子朝王一样涌到了盖工前面。两挺机枪正对川军涌来的地方。营长亲自指挥战斗,两挺机枪一起吼了起来。川军以为红军要撤退,就拼命追赶,没有估计到会遇到重火力。有的被打死,有的乱纷纷往下退。在这个))背梁上,想躲无处躲,想跑又跑不赢,仅在这个山梁就打死一百余人。山脊两面湾塘又安装了铁草鞋。打慌的敌人,为了逃命,急急忙忙跑到湾塘,踩到铁草鞋,倒钩刺陷进肉里,拔不出,走不动。三十多人当了俘虏。

敌人正逃命,土城寨战斗结束,红265团派一连从小刘坪经松林岩、枫相溪到了中岭嘴下面,前来追赶逃命的敌人。上面往下追,侧边往上杀,敌人不能向下沿河逃命,只有扑河。对河川军看见援军到了,大声喊叫:  “快跑呀,援军到了5快跑呀,援军到了!”川军为了抢时间渡河,拼命往前挤,炮兵要掩护渡河,就不断调炮,那炮弹恰恰落到拥挤的川军群里。这一仗打死二百多,伤四十多,俘四十多,敌人一个营只剩十四人。

敌人在中岭嘴吃败仗的同时,孟旅三团进攻土城寨也遭到惨败。红三十军265团在铁佛两侧埋下伏兵:东边埋伏在小刘坪,西边埋伏观音岩。当三团一营冲到土城寨下半山腰时,埋伏在小刘坪的红军,插过街上,直冲敌人指挥部驻地麻狗刺。埋伏在观音岩的红军直攻文笔山,截断敌人后路。冲到半山腰的敌人,见此情景,立即往下退。土城寨红军265团主力乘机猛杀下来,敌人见退路被截,只得从柳树沟小路逃走。在文笔山打死七人,在麻狗刺打死二十余人。被追赶急的敌人扔下步枪五十支逃命。

这一天老鸹城也打得激烈。红十一师三十三团守老鸹城,三十二团守右翼河口,三十一团守左翼。师长陈再道、政委叶德志亲自指挥。打得最猛烈的为河口。川军用二十几挺机枪作掩护向河口进攻,师长下令死守。三十三团一营汪营长壮烈牺牲,团长张昌厚命一连连长代。不久,代营长牺牲,又命二连连长代。不到两个小时牺牲两个营长。这一天红军死二百多人,敌人死四百多人。

由于老鸹城战斗激烈,红军在中岭嘴打了胜仗后,当 晚红三十三团二营就转到老鸹城。这里只留下一个班,两天后全部撤走。中岭嘴战斗的胜利,敌人闻风丧胆。红军全部撤离后,苟行书、苟兴文、苟先书三个放牛娃在中岭嘴装着红军的腔调向对河川军高声喊叫:  “老乡,打个好听的嘛!”这次战斗,红军也常常在山 嘴这样喊。川军欺负红军没有好武器,夸耀自己武器好,说红军打不出好听的,红军叫他打个好听的,有时就乒乒乓乓放起来。吃了败仗的川军,听到放牛娃的叫喊声,就胆战心惊,以为红军还守卫在中岭嘴,三四天都不敢过长滩河。放牛娃的玩笑话,也吓得川军晕头转向,其惶恐心理就可想而知了。

(长滩乡苟先保、石大明、王培枝、苟田书等人口述)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981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0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