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南江人物 老红军何养成小传

老红军何养成小传

何养成同志出生在南江县红四乡孙家沟小竹岭(现沈坡村三社人)一个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的雇农家里,他排行老大,其一弟两妹全都因饥荒而活活饿死,父亲逃荒饿死他乡,母亲随迁娘家侄儿处安身,以求相互照顾。解放后,养成同志为寻找分离二十多年的亲人,经多方打探、寻根,历时五年多(因养成同志离家时只有小名养娃子未取学名,增加了寻找的困难),母子才得以重逢团聚。

何养成同志从八岁起给人当放牛娃,割草,捡柴,后来打短工,做长工,饱受饥寒交迫和凌辱之苦,贫穷使他从小感到世道不平,他少年就痛恨黑暗的旧社会,心中萌发了一颗反抗的种子。

1933年元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相继解放了通(江)、南(江)、巴(中),宣传发动群众,建立苏维埃政权,组建赤卫队,童子团,打土豪,分田地,年仅十六岁的养成同志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从地主家逃出来,在巴中县枣林乡参加了自己的队伍—红军,编入少共先锋团任宣传员,不识字当宣传员困难是很大的。因工作的需要,激发了他识字求知的欲望和积极性,由于勤奋苦学,到达陕北时,达到了高级小学文化

程度,给他后来进人中央内务部工作奠定了文化基础。

1934年调任九军73团一营一连二排当班长,后任排长,他作战勇敢,机动灵活,多次立功受奖,在万源保卫战时,带领全班冲锋在前,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冲锋,坚守了阵地,膀部、腰部多处负伤,曾在红军总医院治疗,在治疗过程中,他与医务人员密切配合,自觉遵守医院规章制度,使伤势很快康复。

1935年6月,红军北上,撤出川陕革命根据地。养成随红军部队出发,带领全排战士作先锋,顺利突破敌军的苍溪防线,取得了强渡嘉陵江的好时机,为红军的顺利渡江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在长征途中跟随毛主席翻雪山,过草地,敌军前堵后追,困难极

大,养成从不叫苦,团结战士,不怕艰险,以身作则,猛打猛冲,多次出色地完成了狙击任务。在攻打腊子口战斗中,腿部负伤,不叫苦,不掉队,坚持和红军部队一道行军打仗,胜利到达陕北延安。1936年由王国兴、习温生介绍参加中国共产党,在他的人生长河中,信仰共产主义,增添了无穷的精神力量。

抗日战争时期,养成同志调中央内务部工作,负责担任延安枣园的警备任务。在响应毛主席“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大生产运动中,他积极开荒种地,年年超额完成粮食蔬菜生产任务,受到上级的表扬。由于各方面工作积极认真负责,1943年被中央直属机关评为甲等模范工作者,并出席了中直机关召开的英模大会。

解放战争打响后,养成同志从内务部调任西北野战军,历任川干队副队长,陕西军区西南服务团副中队长等职。他带领部队,冒着敌人的炮火,身经百战转战西北、华北、西南各地。在三年解放战争中,在半壁中国土地上洒下了血汗,多次立功受奖,并荣获六枚军功章。这里特别一提的是,在攻打太原城时,遇上了顽敌,互相进行了逐街逐房的巷战,战斗非常激烈,双方伤亡也很大,他右肩负伤,仍继续指挥战斗。为争夺制高点,争取时间,减少人员伤亡,他运用灵活战术,压住敌人火力。派出小部队,穿插迂回敌人后方,使敌不备,南北夹击,打退了敌人,控制了制高点,扭转了战局,取得了战事向纵深发展的胜利,受到了上级的传令嘉奖。

1950年全国解放后,养成随部队南下进入四川,转业地方,调任川东行署公安厅工作。他积极执行清匪、反霸、反特、保障城乡安全,恢复工农业生产和稳定物价的指示,作了大量工作。1952年3月,他路过成都火车站,见一群流氓正在调戏一妇女,他上前干涉。众流氓向他施暴,并抽出刀子,他不顾个人安危与流氓开展了搏斗。身受三处刀伤,血流如注,幸亏值勤战士赶到,终于抓获了犯罪份子,他住院治疗了一月多。他因战争年代多处负伤,被评为“三等一级残废军人”。

1955年调达县地区盐务局任党支部书记兼副局长,他认真贯彻党的盐务方针、政策,特别是对盐务干部的组织配备和政治思想教育制度建立出了不少力,下了大功夫。对有些违章的干部他进行说服教育;对利用业务之便,进行食盐走私的职工,他严肃处理;使全区盐务销售工作荣获省先进单位。

1958年大跃进时期,调任达县专区南江磷肥厂任党委书记。这是专区计划实施的新项目,属化工行业。任务重,技术新,要求是边建厂,边生产。在那瞎指挥、浮夸风泛滥的年代里,一贯坚持一步一个脚印,坚持实事求是的老红军干部,真是遇上了“新问题”。谁都知道建厂需要材料,需要时间。生产磷肥需要各种有关的原材料、厂房、机器设备和熟练的技术员和工人。养成同志多年革命实践经验,锻炼了他讲真话、办实事的作风,他痛恨不顾客观条件,说假话、吹牛皮给国家经济带来的严重危害。但又无力去阻止它,一直是缠绕在心中的苦闷问题。他只有一法,脚踏实地,努力实干,实报建厂进度,实报磷肥生产产量,最终导致戴上“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帽子,戴罪立功的处罚。工人们为他鸣不平,他反安慰工人们说:“这是我个人的荣辱,与大家无关,你们在生产上吃了苦,尽了力,我感谢大家!”他这时的心情是复杂的,但有个坚定信念—相信共产党。他给党中央、毛主席写信反映大跃进中所发生的一些偏差问题。信寄出不久,四川省委书记处杨超书记来南视察工作,当面给养成同志平了反,恢复了名誉。

1963年他主动申请调回南江工作。当时他已是54挂零的人了,又是残废荣誉军人,经组织考虑,任命他为南江县航管站党支部书记兼站长。他从中央到地方,先省再专区再县基层,能上能下,毫无怨言,服从分配,愉快的到了工作岗位。在陆上汽车交通运输未发展前,水上航运交通就是我县一支非常重要的运输力量,工作担子是不轻的。养成同志到站后,由于对党的赤胆忠心,时刻不忘自己是老红军战士,走到那里就把老红军革命光荣传统和延安精神带到那里。下基层与船工一道拉船、淘槽、捡滩,样样活儿争着干,与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搞调查研究。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船工们从未见过老红军与自己一起干这种苦活累活的事,个个内心非常激动。他与人一道劳动时,了解到木船社受三年自然灾害的影响,大多数厂矿下马,木船运输货源短缺,工人面临失业处境问题后,为解决运力过剩的矛盾,他会同下两木船社干部研究,决定组织三十多只木船,240多吨位的船运队伍去渠江、合川、重庆等地参加县外运输,使企业生产得到了很快的发展。

在何养成同志任职期间,南江内河航运事业也得到了很大发展。1971年至1972年,先后在正直河建修了沿溪河船闸和沙河溢流坝工程,它主要解决正直区沿溪河建电站阻航断流,中断巴、南、旺三县物资年运输量四万吨的运输矛盾。修建沙河溢流坝工程,主要解决沙河至巴中枣林河段,滩多水浅,木船运输困难,运力减少的问题。两工程完工后,全县木船发展到200多支,1210多吨位,营运收人达80多万元,保持我

县水上运输相对稳定发展的大好势头。为此,养成同志在运筹航运振兴计划中度过了不知多少个不眠之夜,付出了不知多少心血和汗水。1975年离休。

(作者:韦祖荣)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2021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0条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