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综合历史 民国通江县沙溪王坪王平阶二三事

民国通江县沙溪王坪王平阶二三事

王平阶,乃文秀才王廷相之长子,又名王占泰,平阶是其号。通江县沙溪镇王坪人。一九一四年毕业于著名的保定军校。保定军校,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二所正规陆军军校,前身为清朝北洋陆军的陆军速成学堂、陆军军官学堂。

王平阶毕业后,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现通江县沙溪镇)王坪的老人把王平阶的武艺传得神乎其神。说他拳脚麻利,十来个人不能近其身;能窜高跃远、飞檐走壁;特别是手枪耍得娴熟——说百发百中太简单了,他能闭着眼睛,闻声辨器,发发命中。

一九一六年,因反抗袁世凯的帝制,受革命党委托,王平阶带了几个人到西安剌杀袁部将领。因机密泄漏,行踪暴露,王平阶被敌探盯上。

王平阶敏锐地察觉背后两人,手枪机头张开,紧随自己。王平阶显得若无其事,不慌不忙,头也不回,反手射出两枪,二人应声倒地。

袁军派出多人追杀。王平阶几天几夜的逃跑奔波,一直不能摆脱追敌。直到夔府,适逢云南蔡锷的讨袁军入川,袁军才停止追杀,逃得一命。

到达夔府的王平阶,由于劳累过度,加之水土不服,一病就是三个月。病愈后,与革命党组织失去联系,只好回到老家(现通江县沙溪镇)王坪。眼看全国局势混乱,军阀混战,互相抢夺地盘,与中山先生的革命初衷风马牛不相及,王平阶无意参与其中。加之地方秩序混乱,大大小小的土匪多如牛毛。受当地士绅委托,主持训练地方武装,维持地方治安,组建“精选队”,任团务长。

一、处决刘兰亭

当时(现通江县)洪口镇兰秧田有一营驻军,营长刘兰亭。其部队军纪涣散,偷鸡摸狗,贩毒赌博,调戏妇女,无恶不作。特别是刘兰亭“有枪就是草头王”,在其辖区洪口、沙溪横征暴敛,搜刮民财。下令每月缴纳“防督费”洪口四千、沙溪五千大洋。弄得两乡无论贫民、富绅人人切齿痛恨,又无可奈何。

当时洪口场有人写诗云:

蓝田倡乱刘柳营,聚敛洪乡六七秋。
遍地洋圆归椟满,冲天怨气若云浮。
方期营长升团长,岂料生酋转死酋。
今果苍天开慧眼,为奸狼狈一齐休。
一月三捐自古稀,万家愁惨泪同挥。
贫穷已似颜居巷,饿死相随已采薇。
前款未消添后款,虎威可畏又狐威。
苍天有眼垂怜救,扫去浮云换紫微。

王平阶对刘兰亭的行为极为不满。有一天探得刘兰亭要将沙溪收缴的“防督费”五千大洋押回洪口老巢。于是召集“精选队”宣布:刘兰亭苛刻残暴,敲骨吸髓,不顾人民死活,我们要将他搜刮的民脂民膏夺来,充实沙溪的“义庄”。

于是将十几个精干的“精选队”队员化装成土匪,在刘兰亭解款的路上,将五千大洋抢劫一空。

刘兰亭闻讯暴跳如雷,立即派出人员四处找查线索。后来得知是王平阶所为。连夜带领两连人马由彭家岩下土坎岩到金家坪直扑王坪,将王平阶家围了个水泄不通。刘的人马冲进王家后,将王家锅、瓢、碗、盏,桌、椅、板凳打了个稀烂,将油、盐、酱、醋、粮食撒了个满地,将金银细软掳掠一空。当得知王平阶当夜在关王庙(位于王坪七村民组,王坪到文胜的大路旁,庙子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即已毁去)住宿时,立即派人前往捉拿。

至今王坪的老人都传诵着:王平阶一看形势不好,抓住关王庙岩边大柏树挜枝,一个秋千荡出,飞身下了二岩塬,逃过了刘兰亭追杀的事迹。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2036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