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民俗文化 羊士谔的南龛情节

羊士谔的南龛情节

一、惺惺相惜,羊士谔赋诗怀严武

在历代诗人对南龛的吟唱中,留下诗作较多钓是羊士谔。

羊士谔,山东泰山人,贞元元年进士,元和初拜监察御史,后贬为资州刺史,未及莅任再贬巴州刺史,任期勤政爱民,颇有政声。羊土谔工于诗词,“妙造梁《选》,作皆典重”,《全唐诗》存诗1卷 95首。其任巴州刺史约在元和三年(808)至元和七年(812)之间,曾遍游东龛、西龛、南龛,《巴州志》辑录羊士谔有关巴中的诗作多达30 余首,占到其在《全唐诗》存诗的三分之一,足见巴州在羊士谔文学创作生涯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诸如游山泛舟、赏花听雨、郡楼玩月、城隍祭雨、元宵观灯、斋楼读经、欢宴独酌……无不记录诗中,这些对研究唐代巴州的风土人情极其珍贵。其中,与南龛有关的有3首。

羊士谔
羊士谔

羊士谔诗风婉转,流丽精微,通观其在巴州留下的诗作,一部分为寄托怀古之幽思;一部分为抒发壮志未酬之情,一部分为追求佛理解脱之作。因为经历了人生从巅峰到低谷的巨大跌宕,羊士谔不少诗作中充满了伤感情调。在《题郡南山光福寺》中,他吟道:传闻黄阁守,兹地赋长沙。少壮称时杰,功名惜岁华。岩廊初建。刹,宾从亟鸣笳。玉帐空严道,甘棠见野花。碑残犹堕泪,城古自归鸦。籍籍清风在,怀人谅不遐。

其时,严武已逝去近半个世纪。诗中,羊士谔将贬谪巴州的严,武与西汉贬谪长沙的贾谊相比,缅怀他的英风豪气和为大唐王朝建立的卓越功勋。这中间,颇有几分  u羊士谔自己的影子,羊士谔早年以辅佐君王治国安邦为己任,曾挥笔赋诗“君子当济物,丹梯谁共攀”,后来仕途遭遇挫折,几经贬谪,心中难免有襟抱未开壮志未酬之感。“碑残犹堕泪,城古自归鸦。籍籍清风在,怀人谅不遐”,不禁令人联想。起唐代又一位大诗人孟浩然《与诸子登岘山》中,记述襄阳百姓怀念西晋 襄阳太守羊祜的诗一“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沽巾”。抚今追昔,想到昔日,羊祜、严武都曾建功立业垂名青史,近天命之年的羊士谔对严武的仰慕之情溢于言表。

不仅如此,这位“千里巴江守,三年故国春”的诗人在游巴城东龛时,缅,阫严武“疏浮杯之胜”写下的《浮杯十四韵》,感叹其“盛世当宏济,平生谅所钦”。在钦佩严武的同时,羊士谔自感岁华凋零,壮志未酬,只有“无能愧陈力,惆怅拂瑶琴”。

元和七年( 812),羊士谔复出为资州刺史(今资中县),其后又出任洋州刺史、睦州刺史,直到元和十四年( 819),年近花甲的羊士谔.才终于等来幸运之神的眷顾,宪宗招其回朝,升任户部郎中,但不幸的是他于次年逝世,时年 60岁。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2148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