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江籍女红军刘照林

刘照林,1912年农历九月一日出生。四川通江县大兴乡刘家梁人(现大石桥场镇)。为了生存,被卖给草池乡狮子岗罗家坪一户人家当童养媳。

1933年参加红军,曾任妇女工兵营排长。1934年任妇女独立团一连连长。1935年2月调到红四方面军军部后勤独立二团担任连长,随后不久参加长征,到达延安。1941年调到延安市政府妇联工作。1950年与丈夫一起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回国后,调中国人民解放军辽宁省开源县速成中学学习,任中队长,后因病休养至离休。

一、从童养媳到红军连长,改名刘照林

刘照林原名刘仕英,其父亲是生意人,将山里的土特产背到汉中去卖,又将汉中的盐巴和机织布背回通江卖,搞长途贩运挣些苦力钱,维持一家人的开支,生活还算过得去。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多了起来,又有了三个妹妹、两个弟弟,生活一年不如一年。因为家境贫寒,为了小弟、小妹的生存,其父亲忍痛割爱,将刘照林卖到草池乡狮子岗罗家坪一个家境比较富裕的人家当童养媳。旧中国的童养媳,名义上是少东家未来的老婆,实际上只是东家的长工。

刘照林在罗家起早摸黑,有干不完的农活和家务事,从来都吃不饱穿不暖,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稍不留意就要挨打受骂,没有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

1932年冬,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撤离鄂豫皖苏区,过陕南,翻巴山,进军川北,于12月18日占领通江两河口,25日攻克通江城,旋即挥师直下巴中、南江。12月29日,在通江成立了以邝继勋为主席的川陕临时革命委员会,建立了川陕革命根据地。

红军每到一地就打土豪、分田地,使千百万受苦受难的穷苦百姓翻身得解放,人人有衣穿,个个有饭吃。“红军是穷苦人民的大救星”“红军是穷苦劳动人民的军队”、“红军是好人”的消息不胫而走。刘照林听到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几个夜晚都睡不着觉,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在某天晚上,她趁着夜色从狮子岗一口气跑到大松树渡口,坐渡船过河,沿着河边的小路向通江县城方向跑去。整整一个晚上,她沿着崎岖不平的山区小路,深一脚浅一脚地奔走。天亮了,她终于来到通江城。她东找西问,找到了红军的报名处。

报名处的红军说,他们现在只收男兵,不收女兵,并动员刘照林回去,让她过些日子再来看看。刘照林说:“我是童养媳,从婆家偷跑出来参加红军的,我已经没有家了,回罗家我是活不成的。我从罗家坪跑到通江城,把他们罗家的脸都丢尽了,我是没法活了。”听刘照林说完,红军领导同意了刘照林参加红军,把刘照林安排到被服厂。那个被服厂刚成立,刘照林去时总共只有两个人,也没有机器做衣服,都是用手一针—线地缝。几天后,被服厂增加到十八个班,女战士将近二百人,编成三个排,刘照林当了一个排的排长。

刘照林参加红军后,罗家就到刘家梁要人,刘照林父亲刘新民来到通江城,找到刘照林,动员她脱下军装跟他回罗家坪。刘照林坚决不回去,其父亲气得发抖说:“你不回去,你从此就不是刘家的人,你也不能再叫刘仕英。”刘照林则说:“我是红军的人,今后我不叫刘仕英了。”之后,刘照林便改名叫“刘照林”。

1933年10月,红四方面军妇女工兵营组建,它的前身是总经理部所属的妇女被服厂。妇女工兵营成立后,不仅要打仗、筹款、运送伤病员,还要做群众工作,为红军征集公粮。1934年3月川陕省委根据第三次党代会的决议,在长赤以原妇女工兵营为基础,成立了妇女独立团,三个营近千人。团长曾广澜,政委张琴秋,刘照林为一连连长。

二、漫漫长征路,到达甘肃会宁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突破刘湘部的“围剿”,强渡嘉陵江,退出川陕革命根据地,开始了艰苦曲折的长征。刘照林又被调到军部后勤独立二团担任连长,团长是林月琴。这时的红军一边行军打仗,一边深入农村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刘照林跟随红四方面军,突破敌人重重封锁包围到达川康边界的夹金山。但部队因粮食准备不充足,不能长途行军,在突破敌人的包围后,经过党岭山退守在炉霍、甘孜一带。

经过一段时间的补给,红四方面军继续北上。刘照林所在连每人带步枪一支、子弹一百多发、粮食二十多斤,每三个人还要准备担架一副,行军中来不及煮饭,就生吃苞谷米、蚕豆、土豆、南瓜、菜秧子等充饥。经过48天的艰苦行军,战士们终于到达雪山脚下。在爬雪山时,刘照林穿的是一身单衣,爬到半山腰时冻得打寒战,到处都是积雪,越往上走越感到吃力。身体弱的红军战士倒下去了,再也没有爬起来;走不动的坐下休息片刻,也再没有站起来。经过两个星期的行军,战士们才翻过了连绵不断的大雪山,到达山脚下。刘照林和战士们利用休息的机会,把青稞采来,用火烧了烧就大吃起来,这就是当时的山珍美味。又经过一段时间的行军,战士们到达了西康、青海藏民区。随后,战士们每人准备了13天的干粮,准备过草地。

这是一个一望无边的大草原,到处是一尺多深的泥潭,行军异常困难,一不小心就会踏入深深的泥潭。在过草地时,战士们遭遇的困难是难以想象的。开始每天吃半斤干粮,后来减少到四两,最后几天一点粮食也没有,于是,战士们吃树皮、野菜、草根、皮带、皮鞋等来充饥。草地上的野菜、草根有些是有毒的,如果误食是有生命危险的。每当战士挖来野菜、草根,刘照林总要首先尝一尝,如果没有反应,这些野菜、草根就是一顿充饥的食物。有一次刘照林吃到毒草,呕吐不止,差点把命丢了。夜晚战士们就找一块干地,三三两两背靠背地睡觉,第二天早晨醒不来的人,就永远留在那里。因为阴雨连绵,身体虚弱,反动武装不断骚扰、打黑枪,原本预计13天走完的路,战士们28天才走完。

1936年10月,刘照林跟随红四方面军终于到达了甘肃会宁。红一、二、四方面军胜利会师,标志着三大主力长征的胜利结束。

三、受命抗美援朝,成为女大尉

1950年受命抗美援朝。1953年7月23日美国政府在朝鲜板门店与中朝签订了停战协议,结束了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返回沈阳。本应休息安享晚年,可是刘照林却闲不住,始终窂记革命到底的使命感,经常上工厂,下农村,进学校讲述革命斗争史,对青年进行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教育;经常接济有困难的乡親,直至去世,从末歇息。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展了评授军衔工作,当年全军有11万女军人,都是经历过长征、抗战和解放战争的腥风血雨拼杀出来的战功卓著的女军人,她们之中的许多人还是开国将帅的伴侣,但并没有在授衔中受到特殊关照,只评出一位开国女将军——李贞。据1955年评授军衔的工作完成以后,总干部部于1956年2月1日向中央军委写出《评衔工作总结》报告,所附“评衔工作总结各种统计表”之“已评定军衔的妇女干部职务与军衔级别对照统计表”显示,在全军军事行政和技术干部中,女性被授予准尉以上军衔者只有4665名,占当时准尉以上该类授衔人数的百分之0.817。这个比例极低,可用“寥若晨星”来形容。在这4000多名女性军官中,包括校官43名,其中大校1名、上校1名、中校7名、少校34名;尉官3874名,其中大尉143名、上尉283名、中尉797名、少尉2651名;准尉748名。

当年,刘照林被评定为大尉,领导上考虑到与其同年参加红军及一起战斗、工作过的老战友,不少人被评定为校官,怕其想不通,便找其谈话,做思想工作。没想到她却乐呵呵的说到:“我能从一个大字不识的童养媳,成长为一名新中国军队的军官,很不容易了。感谢党,感谢军队,感谢组织,感谢领导。想想与自己一起战斗工作的战友,多少人己永远长眠於地下,什么官都不是啊!我知足啦!” 多么真挚的情感,多么质朴的语言,展现了老一代革命者崇高的革命情怀,她们无愧为巾帼英豪。

参考:

[1]开国女大尉——刘照林.http://ly.wenming.cn/hswh/jujiao/201703/t20170320_3169125.html

[2]从童养媳到红军女连长刘照林.http://yananjs.gscn.com.cn/system/2019/02/26/012120123.shtm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分享巴中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rexbar.com/post/418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