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四方面军在川陕苏区的故事——徐总那年住我家

我叫朱仕北,家住楼子乡(今诺水河镇)鲁坝村。1933 年红四方面军入川的时候,我才 25岁左右,红军在楼子庙建立乡村苏维埃政权,组织地方武装时,我当上了赤卫队员。记得那是1933 年农历四月间,徐总指挥在空 山坝指挥打了胜仗,经余家湾来到了鲁坝,指挥部队追击西逃的川军。

徐向前元帅
徐向前元帅

那是一个黄昏时刻,徐总指挥骑着一匹青骡子,带了50多名红军战士,来到我住的鲁坝湾里那套三合面院子里。徐总指挥一拢这个地方,就问我:“水在哪里?柴在哪里?”我一一告诉了。他安排战士们有的担水,有的弄柴,一会儿就在我家把晚饭做好了。烧我们的柴和用我的粮食当时就给了银元。

徐总指挥身材魁伟,说话和气,在院坝里与我亲切交谈。他见山问山,见水问水,作了许多深入细致的调查。他指着对面山上问:“那是什么地方?”我说: “那叫讨口子垭豁。”他又问: “为什么叫讨口子垭豁呢?”我说:“因为从前那垭豁里饿死过一个讨口子,所以,人们就把那垭豁叫讨口子垭豁了。”他又问: “牛角嵌在哪里?”我说:“从这里下河,上去就到了牛角嵌。”他还问:“有路没有?”我说:“有路。”他又问:“朱家坝有土匪没有(即 田颂尧的部队)?”我说: “还不清楚,需派人去打听一下。”他说:“那就派你去帮我们打听打听。”我当即就去找朱仕椿、朱仕栋两个人到朱家坝去打听。他们初到这个地方,一切情况不熟,生活习惯也不熟,我看他们把饭煮起没有什么菜吃,当时由于处于战争时期,老百姓家里也很困难,没有什么菜,我便将头一年晒干的酸菜给他们,叫他们煮酸菜汤来下饭,他说很好吃,并要我也和他们一起去吃晚饭。

徐总指挥又对我说:“你们给我们让一间房子来住一下行不行?”我说可以。我家人口本来不多,就让出了好几间房子。徐总指挥就在我堂屋里,用两扇门板镶起,靠堂屋的右边坝铺住了一晚上,其余战士就在这院子里各自坝铺宿营。那天除了徐总指挥带的50 来个战士,晚上又来了许多红军战士,其中也有不少骑马的,共有10 匹马,除拴在圈内的外,还有的拴在我现在院坝边上的一根桑树上。徐总指挥骑的那匹青骡子没地方拴,就拴在靠左边转角正房,挨柱头的那扇窗子上,青骡子还把窗格子啃了几个印子,现在都能看见。

第二天徐总指挥还继续在这里住了一天,晚上才搬到朱家祠堂住。徐总指挥当夜不停地开会、打电话,红军战士进进出出十分忙碌。第二天,当朱仕椿、朱仕栋两人及另一些参加侦察的红军战士从朱家坝回来证实,国民党田颂尧的部队确实已退出了朱家坝的情况后,徐总指挥还给朱仕椿、朱仕栋二人各发了一个银元作为报酬,二朱不要,徐总指挥非得他们收下不可,然后才带着部队离开鲁坝。
(上世纪80年代 朱仕北 口述)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红四方面军在川陕苏区的故事——徐总那年住我家
我叫朱仕北,家住楼子乡(今诺水河镇)鲁坝村。1933 年红四方面军入川的时候,我才 25岁左右,红军在楼子庙建立乡村苏维埃政权,组织地方武装时,我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