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江校士馆记

岁丙辰,余摄双流篆,适书院倾圮,余督绅士拓而新之,以其为合邑人文发祥之地,余故力任其事也一今余来莅是邦,会是邦有建造考棚之役,既拓基于县治之东,偏倚城垣而度之,其材则取诸邑之古柏林。柏林虽向系封禁,然以公济公,未为不可,况其时大府尚未委勘奏复,故前任亦允准绅士所请,采而用之。甫立大堂数楹,即受瓜代。

南江校士馆(示意图)
南江校士馆(示意图)

余下车敬遵奏案出示,照禁封禁,以为地方永远荫庇,幸众绅士亦深明大义,不复置议,惟请于余曰:木材既备,经费无资,余亦勉从所请,复召邦人上,而劝其量力捐输,以完公举,其劝捐谕示办理条规,余均悉心为之,冀其有功于民,而可以不日而成也。嗣醵钱若干缗,得以次第毕举。于是大堂之后,复建二堂一座,左右耳房俱备,以为官阅卷之所,并得而燕息焉。大堂之前,拓以台阶,壮观瞻也。其左曰东文场,东文场之后曰东后厂。凡列号舍,共二十间。其右曰西文场,列号舍八间:西文场之上,空号两间。东文场之上,堂号一间,东文场之下,偏号两间。其前仪门一座,旁列耳房,俾守门者处焉。仪门之外,环以厢房各一,左为原保画押之所,右为童生纳卷之所,其外及大门也,其规划之备如此一余每于公余之暇,辄亲临监督,以是知董事之勤而功不惰焉。

凡越一年有余而厥功告成,余为题其额曰“花秀堂”,榜其门曰“校士馆”,名从义起也。此外一二楹联亦皆余所手制,所以奖励多士,而并寓期望之意云尔!嘻!此亦合邑人文发祥之地.而其事较修葺书院为更大,于此,见此邦人士之急公好义,俱有同心,与双流诚无以异,所可异者,彼修此创,余均适逢其会焉,亦不可渭非余之幸也,余故乐为之记。

咸丰九年孟春之月

谢元瀛,萧山举人,清文宗成丰间任南江县令。建立考棚,规制甚备,尤重民生,有谕民接桑培桑法立碑大堂侧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南江校士馆记
岁丙辰,余摄双流篆,适书院倾圮,余督绅士拓而新之,以其为合邑人文发祥之地,余故力任其事也一今余来莅是邦,会是邦有建造考棚之役,既拓基于县治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