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南江故事 南江县乌龙垭村苏干部遇难记

南江县乌龙垭村苏干部遇难记

1957年秋,我任南江县北极乡副乡长兼文书,安排由我负责办理北极乡在1933年红四方而军时期因参加红军而牺牲、失踪人员的追恤工作。在访查中,北极乡及乌龙垭有许多群众向我反映,他(她)们的亲人在1933年当乌龙垭村苏维埃干部和赤卫军时,因反动派施用反奸计而被红军冤杀的事件。我在垂暮之年,总想把这一悲壮惨痛的事实向人们通报出来并载入史册,以资前慰亡者,后启来者。

南江县乌龙垭村
南江县乌龙垭村

在成稿之前的1999年10月我又查阅了《北极乡“二战”肃反错杀人员登记表》及《南江县大河区“二战”工作领导小组关于陈仕俊等同志结论为错杀的通知》等文件资料。1999年12月20日我又同南江县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主任张奎元同志一道调查采访乌龙垭村健在的老红军彭义真(生于1909年,1933年参加红军,在红73师218团一营二连当兵),并访问了陈学富之长女陈仕英(生于1920年12月9日},系汪兆荣之母),他们均详细向我们讲述了当年被冤杀的12名村苏干部的真实情况。

1932年12月29日(农历壬中年腊月初三),红四方面军73师217团侦察连50人由通江的陈家坝到达南江地界的乌龙垭:团部驻扎在熊家老屋(今乌龙垭村四社),团政治部陈委员(陈祖华)和冯秘书(冯仕杰)率宣传队到各户调查,访贫问苦。次日下午,在熊家老屋召开群众大会,成立“乌龙垭村苏维埃”。山到会穷苦老百姓提名选举出:陈仕俊为主席,陈学达为文化委员,陈学荣为土地委员,陈学良为粮食委员,陈学富为内务委员,侯汪氏为妇女委员,陈士选为赤卫军连长,侯正烈为一排长,张开义为二排长,徐廷周为三排长等10余人为村苏维埃干部:这是红四方面军入南时成立的“第一个村苏维埃政权”:这批村苏干部在红军的领导下,打土豪、抓反动派、丈量土地、筹粮运粮、支援红军,在七星包打垮川军田颂尧的战斗中,起到了很大的支援作用。

人民的开心之日,就是反动派灭亡之时:随着红军的节节胜利,村苏维埃政权日益巩固。可是,当红军到达乌龙垭前夕,当地的土豪恶霸徐廷风(别名“活吃人”,1952年土改时被人民政府枪决)、徐廷尧(别名:“凑地闻”,土改时被判死缓,后死于监狱中)、焦三峨(1934年被红军打死),企图顽抗,保全性命,狼狈逃到大山深处的猴站呼(现七星水库侧)躲藏。他们深知现在藏身的地方,天长日久将会被村苏维埃干部发觉,一旦被擒,必死无疑。于是终日想方设法,只有先把这些村苏维埃干部除掉,才能保住自己性命,实现他们梦寐以求的恶毒阴谋。机会终于来了。

1933年3月7日(农历二月十二日),张国焘的“御用”模范连,从通江的红江县(今涪阳镇)来到乌龙垭,连部驻扎在四合院(地名,今乌龙垭村二社)。这个连队,“左”得出奇,既是张国焘的“御用”,必然是见官大一职,办案偏听偏信,从不调查研究,不管你职位高低,一旦案子落在他们一手,格杀勿论。因肃“反”杀人有功,被张国焘封为“模范连”。

徐廷凤等探得其这一致命弱点后,大喜过望,于是利用红军“模范连”借刀杀人的恶毒计划,就在这个猴站坪的岩洞内酝酿而成。他们以通南两一县“反共大队”的名义,谎称是给乌龙垭村苏维埃干部写的一封密信,信的大意是:你们这10位难兄难弟,真不负重望,你们已经打入红军内部并得到他们的重用,我们非常满意。现在,你们立即准备武器,我们决定二月十八鸡叫时刻,率领大队部人马,围剿住在四合院的“红棒老二”(当时反动派骂红军的称呼),你们从里面(指模范连部)杀出来,我们从外面杀进去,里应外合,鸡犬不留……

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和微信小程序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87466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