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记忆:川剧《照镜上書》

清代同治年间(1862——1875年),喻秉渊,字福安,巴州兴隆人。中举后,经朝廷大挑选中,官任云南保山县知县。为官清廉,在任中与祖父龄懋公一样,从不收受贿赂。一次听报有案,该案乃一死刑案,经明查喑访。立即升堂问案。审问中按律当斩,判处死刑。当宣判申奏朝庭,秋后处决時,死刑犯当场吼呌:“怎么!要了銀子,还要脑壳吗?”秉渊不知祥情,深感奇怪,只好宣布暂時退堂。

川剧
川剧

原来夫人郭氏和内弟收了死囚贿银五百两,意在刀下留人。当時因秉渊下乡栽秧,夫人和内弟不好处置,但夫人亦有心动。秉渊非常生气,当场苦口婆心劝妻,夫人才认识到受贿有错,秉渊真诚照镜上書,向朝庭写下奏章,自愿辞官贬回原郡,种桑麻永为庶人。


人物:秉渊                        正生
郭氏                        正旦
家院                        老生
秉渊:

<引>高悬明镜给谁看,严惩当今犯法人。
<诗>  幼而学,壮而行,一家三代在公门,自古忠奸不一等,千

秋功罪万民评。
<白>  本官喻秉渊,字福安,家住四川巴州兴隆乡五村人氏,中

举之后,经大挑选中,官任云南保山知县,娶妻郭氏,今

日观查案件,独座中堂,好不愁杀人也!
<唱>  我祖父龄懋公为官清廉,喻青天好名声代代相传。
衙门上高悬明镜华光闪,正衣冠要整洁干净在前。
[厅堂]秉渊:家院!
家院:老爷有何分付?
秉渊:叫夫人出堂
家院:夫人,老爷有请!
郭氏: <引>   恩爱夫妻 ,百年不离。
<唱>  私下收銀五百两,不知惹下啥祸殃?
郭氏:见过老爷!
秉渊:一旁落座!
郭氏:<白>  老爷!你办案劳累,有何指教,请讲。
秉渊:夫人!你身为官家人,我问你,你有没有收杀人犯王贯家

送来五百两纹銀?此情为什么不告诉我?
郭氏:老爷息怒!容奴禀啊。
<唱>  平日里在堂前未敢驳口,到而今不得不诉说从头,
收银子是为了补家养口  当官的也得要吃穿不愁。
其她夫人私方鈛个个有,何苦要奴家说根由?
<白>  老爷当時不在,你先审案后回家,内弟收银钱五百

两,还不知如何处置呢,老爷生气为哪搬?
秉渊:啊---!你你你!你真胆大呀!气杀我也!
<唱>  收銀子要问天地心,举头三尺有神灵,
家法要严王法重,受贿的女人还耍横。
<白>  官家人要堂堂正正做人!你你,你你你!你叫我臉面

何存!

郭氏:老爷呀!你没着急!
<唱>  五百两銀没有动,老爷不须难为情。
内弟不该起杂念,还想动用这笔钱。
马上把鈛交国库,奴家要做正派人。
亊到如今奴有錯,你说咋办就咋办?
秉渊:<唱>  呌妻打座在庭院,你夫言话听根源。
我家三代为官宦,清正廉洁有遗言,
我自八岁把书念,一心学好孔圣贤。
曾记那年开文巻,身中举人转家园。
朝庭也曾赠金扁,上铸文魁堂中悬。
父毌之命成姻眷,才与贤妻效良缘。
贤妻过府真能干,有才有德美容颜,
全县黎民都称赞,膝下还有后代男。
十个指头有长短,月亮有缺也有圆。
只因前日一案件,王贯犯罪耍刁顽。
趁我下乡在外面,前来送銀到府前。
夫人不知深与浅,不该收他賄银钱。
要是收银作恩典,纸内包火也要燃。
为官就要树典笵,前朝古人难尽谈。
汉朝宰相有杨震,暗室辞金千古传。
宋朝包公是鈇面,长亭铡了亲侄男。
我朝何绅贪财犯,嘉庆将他斩宫前。
你收贿赂本有错,今后之亊怎安全。
贤妻你看怎么办,穿甲客易缷甲难。
郭氏:<白>  老爷!我看你是不好办,我说将此亊写上奏章,看

皇上怎么处理,反正银两未用呀,
<唱>  老爷说话没啰唆,你听为妻把话说,
哪个做官没有错,骏马也曾有漏脚。
吃油才往鍋边过,过河哪有不湿脚。
知过就改真君子,说得脱来走得脫。
今日夫妻大堂坐,对着明鏡把话说,
手提羊毫写情表,我来给你把墨磨。
有错就得写个錯,一点一滴莫推脫。

秉渊:<唱>  清水明镜照万民。
郭氏:<唱>  从来不照自已人。
秉渊:<唱>  今日面对髙悬镜。
郭氏:<唱>  衣冠不整臉无存。
秉渊:<唱>  待我向朝庭写好奏表呀
{上書表}!
秉渊:<唱>  提羊毫写情表跪地告禀,尊一声万岁爷细听分明。
家住在四川省巴州城郡,兴隆乡喻家梁乃是家门。
本姓喻名秉渊名正言顺,父毌命结发妻郭氏娇横。
先祖父为官时廉洁清政,有黎民送香炉以表深情。
叹下官在初年曾读孔圣,三试不中大挑榜上有名。
多感谢万岁爷把臣怜悯,放之在保山县来管万民。
上任时我也曽高悬明镜,为国家为庶民依令而行。
但愿得在任期取得信任,又谁知树欲静而风不停。
只因为这王贯屠杀害命,依令案不姑宽该问斩刑。
才准备转刑部再次复审,又谁知这犯人叫不公平。
叫一声大老爷你把心问,未必然你不知其中隐情。
听此话不由我再三审问,他说出在案中交了纹银。
我问他收贿赂谁人作证,他言道五百两交与夫人。
在当时听此言心中难忍,因此上不得不暂时休庭。
到后堂我才把夫人询问,在当时她说出此中实情。
前几日我外出访问取证,陈家人送来了五百纹银。
有夫人和内弟私下决定,将銀两如数收暂时封存。
我本得将此事不闻不问,常言道明有律暗有鬼神。
到而今不由我面对明镜,这明镜不照已只照黎民。
倘若是我不把衣冠整顿,一生中无脸面去见先灵。
我先祖临终时曾有遗训,为官人不正已焉能正人。
不齐家不修身其身不正,到后来身死后不入祖茔。
因此上向皇上奏章写定,望万岁按法律民愤才平。
臣自愿辞官府贬在原郡,五亩宅种桑麻永为庶人。
<白>   衙役听着!
衙役:(齐)老爷请讲,
秉渊:快马一骑,去京城呈交奏折。
衙役:尊令!
秉渊:夫人!
郭氏:老爷!
秉渊:奏折呈走,夫人不必忧 ,自有朝庭发落。
秉渊:这正是,当官才知无官闲。
郭氏:不如归家种良田。
秉渊:夫人请!
郭氏:大人请!

(剧终 )          

作者 喻哲文   杨家贵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故乡的记忆:川剧《照镜上書》
清代同治年间(1862——1875年),喻秉渊,字福安,巴州兴隆人。中举后,经朝廷大挑选中,官任云南保山县知县。为官清廉,在任中与祖父龄懋公一样,从不收受贿……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