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红军文化 画布上的红军故事—记巴山英雄陈松庭

画布上的红军故事—记巴山英雄陈松庭

红军
红军

走进川陕革命根据地博物馆一展厅,人们常被一幅水彩画吸引。此画是根据老红军向明阳回忆录而绘成,蕴含着当年红四方面军翻越天险大巴山的故事。

1932年冬,红四方面军主力被迫从鄂豫皖根据地撤离后,越过平汉线,日夜兼程,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转战,终于摆脫了蒋介石几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于12月12日来到陕南西乡县。

这时的西乡县陈浅伦正在组建红29军,群众基础非常好。部队一到就受到当地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各村各户张灯结彩,欢天喜地,像欢庆盛大节日一样。许多老百姓把房间让出来,把家中仅存的一点粮食、菜油和粗布捐出来,犒劳红军。当时红军总部驻扎在钟家沟,陈松庭所在的特务连随总部也住在钟家沟。红四方面军在西乡住定后,总部决定以陕南为据点,动员和组织群众开展土地革命运动。

正当西乡苏维埃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的时候,部队得到情报:此时四川军阀正集中主力在成都、内江一带进行混战,川北异常空虚。红四方面军总部立即研究了这一情况,于1932年12月15日,在钟家沟的玄天观召开了全军团以上的干部会议,会议由红四方面总指挥徐向前主持:会上总结了方面军西征以来的情况,表彰了有功的部队,并宣布进军川北的决定,商量确定入川的时间和路线。

进军川北的消息,像一颗重磅炸弹,在广大指战员中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大家觉得离开鄂豫皖以来,战斗频繁,迫切要求结束无根据地作战的被动局面。为宣传钟家沟会议精神,统一全军的思想和行动,团、营、连干部分头下到各连,讲解四川的政治经济形势,宣传入川的重要意义。

思想统一了,进军川北,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很快成为全军上下的共同愿望。为翻越海拔2460多米的大巴山,各部队分头行动筹集粮草,干部战士炒干粮、打草鞋忙个不停,很短时间内,每人准备好了三天的干粮,两斤生姜辣椒水,3双草鞋和携带的10斤稻草。

这天夜里,铺天盖地的大雪下个不停。陈松庭所在的特务连的战士们忙碌一天,早早地睡下了。小战士向明阳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陈松庭赶紧起身来到他的身边,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向明阳抱着双脚说:“脚痛得很!”陈松庭发现他的包脚布已被紫黑色的血水浸透了,急忙抱起他的双脚,小心翼翼把布揭开,原来向明阳的脚底板、脚趾头和脚后跟都磨烂了,粘掉皮的地方露出鲜红的嫩肉。陈松庭责怪小向:“部队在钟家沟休整了一周,怎么也不找卫生员上点药?”接着,陈松庭到住家户找来热水,蹲下身将向明阳的脚轻缓地放进热水盆,小心翼翼地清洗起来。他一边清洗一边感慨:“小鬼,明天就要翻越大巴山了,你能行吗?”向明阳隐忍着剧烈的疼痛,坚定地回答:“能行,我保证跟上你!”当陈松庭去倒水的时候,向明阳感动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自从分到师部特务连以来,陈松庭总是像亲哥哥一样照顾着班里的年轻同志。

拂晓,部队接到出发的命令。部队出发前,徐向前总指挥动员大家:“同志们!你们是钢铁的指战员,经过了长期的锻炼,战胜了许多敌人,这一个小小的巴山,我们是一定能够过去的。我们在鄂豫皖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分得了土地,今天我们要到四川去,帮助四川人民建立苏维埃政权!”徐总指挥讲完话部队就开拔。陈松庭所在的特务连走在部队的前面,工兵连走在最前面为战士们开路。开始上山时,天上寒星闪烁,借助微光能看见树林,感觉不怎么冷,地势陡峭的地方也能找到人行道,前面的工兵连把路上的荆棘丛林都砍掉了,难爬的冰坡被挖成梯子,方便后面战士们行走。

走了三四十里路,地形气候就慢慢不同了,山上雾气沉沉,树林早已不在视线内,冰坡愈来愈陡峭,就是工兵挖了便道也不抵事。呼啸而过的寒风卷起鹅毛般的大雪,一会儿就填平了挖好的便道,让后面的部队找不到去路。这时候,部队的宣传队总站在最艰难的地方,提醒和鼓励大家。一些人间:“这山好陡?”一些人回答:“越陡越好走!”又问:“这路好滑?”答:“越滑越好爬!”就这样,战士们互相鼓励,互相关怀,迎着凛冽的朔风,踏着碎琼乱玉,斗志昂扬地奋然前行。

第一个七十里还没爬完就到中年了,山越爬越陡,几乎是弯着腰爬,嘴都快碰到雪地上了。陈松庭时而扶向明阳一把,时而又在前面拉他一把。走到坡陡雪滑的地方,连长命令把自己带的谷草解开,爬一步,就在雪上垫一把草,一个人揪着另一个人的衣服走。向明阳走着走着,忽感头昏眼花,恶心起来,直喘粗气。这是一种高原反应,他停下来定定神,回头看见陈松庭背着两只枪,扶着另一位战士小詹在行进。向明阳想扶着面前的小树歇歇,刚一伸手,一脚踩就在虚雪上,猛地倒栽在雪坑里,就像掉进了无底的深渊,大脑一片空白,四肢无力地挣扎着。

“小向,小向!”随着叫喊声,小向被拉了起来。是班长和陈松庭救了他。陈松庭拍打着向明阳身上的伏雪,班长摘下向明阳身上的枪。向明阳见班长身上已背着两支枪了,就用双手死死抓住自己身上的枪,不让班长抢去,班长实在没办法就放手了。陈松庭从自己的袋子里抓出一把棒子花递给向明阳:“给!和着雪吃点,吃饱了好走路。”向明阳毫不客气地吃起来,陈松庭拉着向明阳的手继续向山上爬。傍晚的时候,战土们才征服了第一个七十里。

天黑了下来,暴风雪更凶猛地袭击着红军战士。战士们以雪为餐,穿的夹衣被雪浸湿像冰片一般,内外寒气逼人。第二个七十里又走了大半,到了山顶,此时风雪交加,红军战士早已人困马乏。估计天亮后风雪会停止,师部决定原地宿营。

陈松庭这班人找到了一个前面部队用竹子搭起的三角形棚子,棚子快被大雪压塌了,棚里也灌满了雪。大家立刻收拾起来,陈松庭在棚口点起稻草,借着火光,大家清扫干净棚里的雪,地上型层竹叶。就这样,大家又冷又饿,却都不肯先睡,都想让别人睡当中。大家你推我让,班长劝了很久,决定“小家伙睡当中”,大家才一个个倒在竹叶上,背顶着胸、胸偎着背地睡着了。班长和陈松庭把谷草盖在被单上面,战士们相互依偎着入睡了。半夜里,山上风雪更紧了。陈松庭仍坐在棚口为大家烧火取暖。微弱的火光,把他身上的雪融化后又结成一块块凌冰,用草绳绑起的裤管早已成了冰筒子,脸被冻得乌青,两腿止不住地打颤。火苗燃尽后,他替大家盖好被单,盖严谷草,在棚子口和衣睡下。

清晨,太阳出来了,照着皑皑白雪,整个大巴山上泛着银光,明亮刺眼。陈松庭往常比谁都起得早,今天却还在熟睡。向明阳急忙起来,轻轻把被单和谷草盖在他的身上,生怕惊醒了他。等大家收拾好行装,向明阳轻轻地喊了声:“陈大哥,起来啦!”他没有应声。班长又喊了声:“陈松庭,该走啦!”他仍然没有应声。

班长有种不祥的预感,急忙扑向陈松庭的身体,不停地叫唤,使劲地摇晃。向明阳紧跟其后,慌乱地解开自己的衣服,试图温暖陈松庭。可是,陈松庭冻僵的身体再也不能动弹,他冰冷的心再也不会跳动,他再也不会醒来……伤心欲绝的向明阳紧紧地抱住陈松庭,仰望苍穹,眼泪决堤而出,滑落到陈松庭瘦削不堪的脸上。哀号声响彻整个山顶……

班长扶起向明阳,接着取下陈松庭身上的枪,并为他把那头上的八角帽戴端正。大家静默地伫立在陈松庭身旁,森林为之暗淡失色,大巴山为之默默不语,优秀共产党员陈松庭就此陨落了!

(作者:李一民)

参考资料:

1.《红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川陕时期(上)》P6

2.老红军田厚义回忆录《雪夜宿巴山》

3.老红军向明阳回忆录《巴山风雪》

4.老红军石天华回忆录《翻越大巴山》


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和微信小程序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