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综合历史 重庆知青在通江轶事

重庆知青在通江轶事

那时,我才几岁,读初小。听大人们谈起有一群重庆知青来到通江。我家的那个公社也分来了约20多人。公社在全乡海拔最高的穿石梁大队一个地名叫野鸭池的山里建起了知青林场,还选派了一个叫谢运林的人担任林场场长,管理那群大城市来的学生娃娃,教他们学习当农民,学习干农活,学习自已生活。

1975年3月黄思思和魏福碧在通江县永安区永安公社落户
1975年3月黄思思和魏福碧在通江县永安区永安公社落户

一群神秘的人

野鸭池林场位于贡桌包山麓,周围全是大山和一望无涯的森林,林场后面的石梯子沟就是经常有蟒蛇和野兽出没的地方,再往上经贡桌山,穿洞子向北便是荒无人烟的莽莽林海,只在场部周围有一些零星土地和山上由农民开垦出来的“火地”。这些“火地”像镶嵌在大山里绿色地毯上的一块块“补丁”。场部周围也散居着几户当地农民。

通江县瓦室区长胜公社72年下乡的知青朋友们.                      提供照片人姓名::伍世年
通江县瓦室区长胜公社72年下乡的知青朋友们. 提供照片人姓名::伍世年

林场与我家是邻村,约有七八公里远。可我们一群乡村的娃娃,怀着十分好奇的心情,经常跑到林场周围去藏头露尾的悄悄瞧他们。那是一群大城市的人,对我们那群边远的山里娃娃来说,就好像看见一群神秘的外星人。他(她)们的嘻笑打闹,他们口里说着带重庆“儿”音的语言,他(她)们的衣着打扮有着城里人的高贵气质。

知青们白天跟着场长学干农活,拿起几斤重的锄头挖“火地”和种田,手上打起“血泡”和死茧,晚上倒在屋里哭的哭,掉泪的掉泪,想家的想家。但有时他们男男女女又在一起吃喝玩耍,说笑亲热从不避嫌,他们在空闲时有的爱读书,有的爱写信,有的抽着八分钱一盒的“经济牌”香烟,还吃着公社供应的每月每人半斤肉食,穿着发给他们的皱巴巴的棉衣,甚至还有着一个塑料的小钱包,拳头大的小玻璃镜。这些都会令我们山里的孩子羡慕不已。在他(她)们面前,我们自惭形秽,从不敢和他们说话,打招呼。但是我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们放着大城市不要,跑到我们这穷地方来干什么?这就是我最初印象中的知青,也是把城市生活的信息和山外世界的向往第一次带给我的知青哥姐们。

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和微信小程序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88882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