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妇女运粮队

这是岳文秀老大娘的一段亲身经历。1932年冬月,红四方面军73师218团九连,从通江的平溪坝,直驱南江的官禄口,被敌王耀祖部截击,围困在无粮无水的马儿寨。通江县第五区(属南江县大河镇白院河社区)苏燃埃筹积了两石军粮,组织了一支妇女运粮队。这支队伍一个晚上不仅把粮食运到红军阵堆,而且消灭了包围马儿寨一个营的白军。

1932年冬月廿一日晚,北风呼啸,寒气袭人。白院乡(当时属于通江管辖,现属南江县大河镇白院河社区)岳文秀家正围炉取暖,突然,卡嚓一声门响,闯进一个人来,气喘吁吁地说:

“姐姐,红四军218团九连在马儿寨被围,上午接到区苏维埃的紧急指示,明晚天亮前必须送去两石军粮,郭主席要我尽快调齐运粮队伍,你们家……”

一支妇女运粮队
一支妇女运粮队

来人名阎光前,苏维埃干部,运粮队队长,专程到姐姐家招兵的。姐姐阎光淑身怀有孕,姐夫文开科参加红军担架队,刚从土包寨返家,又受了风寒,只有小媳妇岳文秀是最合适的人选。

岳文秀包了两个火烧馍,跟随运粮队长疾步奔向区苏维埃,正遇区苏主席郭天清在作动员报告:“九连奉命解放兴马坎,部队节节取胜,可到了马儿寨,恰遇敌王耀祖部一个团的截击,孤军奋战三天两夜,夺下马儿寨制高点。敌分兵六路,层层包围了此寨。九连鏖战了三天三夜,现粮草断绝……”

郭主席话没说完,阎光前就接了嘴:

“两石军粮备齐,运粮队已抽调28人(青壮年大部上了火线),妇女19人,男的9人,其中五十岁以上3人,六十岁以上2人,除我,仅三名稍年轻的。不过,大家信心很足,都说保证完成任务。”

老阎把保证完成任务六个字顶得特别响。五十多岁的陈明学接了嘴:“给红军送粮,就是死了也值得。”

妇女委员田大姐说:“我们手无寸铁,又没见过仗火,但地熟人熟,总会想出法子。”经他一提,大家争先恐后,献计纳策,最后一致意见是偷运。

冬月二十二日晚子时,这支以妇女为主的运粮队,悄悄起程。拂晓,顺利到达余家坪胡家大院。这院子是独户,主人是豪绅,早已逃跑,只有姓姚的老长工和马夫小王守家。运粮队歇下脚,把粮食藏好就备办早饭,饭后,留下十人看粮,其余分散侦察,以太阳落土为归队时间。

领了任务,岳文秀在脸上抹了一把锅烟墨,穿件烂衣服,手提小包袱,内装两个火烧馍,直闯鸡公嘴。走到距岗哨百步之地,哨兵大声喝斥:

“干啥的!”

岳文秀装做没听见,一(足拜)一跛往上闯。

“不许上来”哨兵嚣叫。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一支妇女运粮队
这是岳文秀老大娘的一段亲身经历。1932年冬月,红四方面军73师218团九连,从通江的平溪坝,直驱南江的官禄口,被敌王耀祖部截击,围困在无粮无水的马儿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