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那个特殊年代中的南江知青

作者:一蓑客 来自:https://qingshan9588.blogchina.com/2995214.html

四川省南江县地处大巴山腹地、米仓山下,自古偏僻穷苦,曾是红四方面军的根据地。

1963年,100多名重庆知青来到南江县大坝国营林场当林业工人。1964、1965两年,先后又有1000多名重庆知青来到南江,被安置在全县几十个社办林(牧)场里。这些知青是共和国的同龄人,在嘉陵江和长江边长大,多是弄潮好手,胆大敢为。他们的另一特点就是百分之七十的家庭都有红疤黑迹,简单地说,他们就是从理论上“可以教育好的”“黑五类狗崽子”。

上山下乡在南江的重庆知青WENGE中组成的“革命青年ZAOFAN团”1968年10月31日解散前的合影
上山下乡在南江的重庆知青WENGE中组成的“革命青年ZAOFAN团”1968年10月31日解散前的合影

1966年WENGE开始。因为有来自城市的消息渠道,他们比当地人更早更多地了解到WENGE的动态和发展。在伟大领袖“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号令下,这些梦想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狗崽子”们也开始“毛主席指示我照办,毛主席挥手我前进”了。

1967年1月,年终结算刚刚结束,知青们手上多少有了几元钱。长赤区各林场的100多名知青在贺盛才、李世金、向荣(女)等人的策划下,经过一段时间的串联准备,同时行动,高举红旗,背上行装,涌进区公所,要求派车送知青回重庆,去清算重庆知青安置办公室在安置工作中执行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并亮出了“重庆上山下乡知识青年返渝ZAOFAN团”的旗帜。

可是,无论围攻、绝食、批斗,区公所根本不敢、也无能力答应知青的要求。在区上闹了两天毫无结果,ZAOFAN团决定:移师县城,扩大影响,迫使县上的走资派就范。

南江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留影
南江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留影

全团男女知青背上行装,清晨出发,忍饥挨饿,步行近100里,于晚上抵达县城。

县城里已经有少数知青在开始参与当地群众组织的ZAOFAN活动,长赤知青的到来给原本就够热闹的县城又增加了一个新看点。但知青要求回城的口号实在与当时形势风马牛不相及,所以,无论知青怎样声嘶力竭,还是和者盖寡。几个头头一商量:人多好种田,要想成事,必须人多。于是决定派出大批人员到全县各林场“煽革命之风、点ZAOFAN之火”,动员知青约期集聚县城,为自己的利益而斗争。

半个月后,果然有三四百知青云集县城。经过商议,成立了“重庆上山下乡知识青年ZAOFAN联合指挥部”。指挥部成员有李嘉陵、贺盛才、朱必成、李青学等。

知青开始同县委和县安办进行较量,但无论用什么手段,都达不到派车回重庆的目的。

2月17日,中央中央、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处理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外出串联、请愿、上访的通知》,要求凡尚在外地进行串联、请愿、上访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支边青年、农场职工应立即返回本单位,所设联络站一律撤消。

回城的泡影破灭,知青组织出现了混乱和分裂。指挥部召开了全体知青大会,讨论南江知青该何去何从?经过激烈的辩论,通过了多数知青的决议:坚持上山下乡的大方向,坚持就地闹革命。这个决议也成了以后南江知青的行动纲领。

会上还做出决定:大部分知青返回林场抓革命、促生产;组织一批人对全县有代表性的林场进行调查,整理成详实的材料,对社办场今后的整改提出可行的方案,然后派代表上北京,向中央汇报我们的意见和建议。

2月下旬,由贺盛才、张世荃、孙万沛、傅家伟、杨必龙五人组成南江知青上访团,携带着整理好的资料和知青们的希望,出发去了北京。

3月12日,南江开始“镇反”,当地群众组织“东方ZAOFAN团”被打成反革命组织。知青坚决站在“东方ZAOFAN团”一边,遭致镇压。朱精华、李嘉陵、李仲梅、朱必成、李青学、游来龙、高兴才等十余名知青被捕。知青组织全部被解散。许多知青被迫离开南江,回重庆避难。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记那个特殊年代中的南江知青
1963年,100多名重庆知青来到南江县大坝国营林场当林业工人。1964、1965两年,先后又有1000多名重庆知青来到南江,被安置在全县几十个社办林(牧)场里。这些知青是共和国的同龄人……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