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巴州故事 张缄三在化成镇投诚记

张缄三在化成镇投诚记

1949年农历十月下旬,胡宗南部精锐师张缄三(师长)师3000余人,由陕西到达南江,兵分两路前往通江:北路系一个步兵团,经巴中县南阳乡到通江;南路系另一个步兵团加炮兵团和师部,经巴中化成、金光乡到通江。北路先行,南路紧随,南北照应,并行前往。

中共巴中中心县委给南阳地下武装安排的是将敌军逼往化成解决。农历十月三十日晚上,南阳武装队的党员骨干、农民积极分子、开明绅士,聚集在中共南江县委副书记陈尚华家中开会。

陈尚华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们南阳地下武装,已组建、训练两年多了,把手中的武器都磨光亮了,现在该派上用场了。

根据侦察,北路敌军明日将窜人南阳五马槽,中心县委指示我们,不让敌军进通江、退南江,要把他们包围在南阳纠缠扭打,逼敌南下化成,由中心县委直接指挥的武装力量解决。”随即研究确定了作战方案。

冬月初一上午,敌军全部进入了五马槽。50多名武装人员,按照事先的计划,先放快枪,再放火枪,又快枪、火枪混打,再朝山下扔手榴弹。敌军乱成一团,朝山上乱放枪。地下武装在暗处,子弹飞向明处,敌军受创;敌在明处,地下武装隐蔽,安然无恙。天黑 休战,地下武装留下少量人员,坚守要隘,放冷枪。

次日,又开战,打到下午两点多,敌军退到周家大院煮午饭。这时,地下武装再次喊话:

“蒋军弟兄们,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优待俘虏,快投降吧!”“全国都解放了,你们唯一的出路,就是缴械投降!”敌营无回声。地下武装发出了强大的炮声——架在宋家梁上的土大炮,里面装有耙齿、铁钉,“轰!”“轰!”“轰!”几炮,把周家大院前水桶粗的青冈树拦腰打断。敌军恐慌起来,“什么大炮威力这般大?”随即撤离该院,地下武装又继续开火,打到天快黑时,敌营打出白旗,要求谈判。

地下武装事先没有这一准备,都是穿的长袍子,谁去?大家建议,陈尚华去。陈尚华把腰带一拴,长衫一扎,跨步到大石头后面,隐身向敌军代表发话要求全部缴械,敌代表叫人送了12支步枪到此,转身回到敌群。

宋信根、张律生等将枪扛回一看,枪筒里塞满泥巴。随即捅泥、擦洗待用。由于南阳武装队的任务是缠打敌军,逼往化成,所以在天又黑下来之后,只在去通江、退南江的两路要隘把关、放枪,留下了南下化成的路。敌军从南路窜到南阳场上,凡是能吃的,不分生熟,把30多家人的泡菜缸均捞一空。不敢在南阳街上睡觉,窜到四方碑下的草坪上,刚打开地毯睡下,地下党员黄明武、史奎、张秉成、袁文德、张文成率20多人摸到四方碑梁上,放了一排子枪,朝岩下扔了几颗手榴弹,敌军以为解放军又追来了,扔下地毯,连夜逃往化成白云庙下,被巴中中心县委率领的群众武装瓮中捉鳖,全团800余人,缴械投诚。

1949年农历冬月初九,张缄三率两团及师部2000余人,窜到了化成的寺岭乡。由于急切前往通江,初十的早晨行军到了化成溪沟。巴中中心县委根据上级“就地解决,不许扰民,维护好地方社会治安”的指示,早有准备。初十这天上午,浓雾笼罩,人到眼前不见人。地下武装紧锣密鼓地行动,四山的“洋油桶”响起“轰——轰——轰”的机枪声,又不时并放步枪,居高临下地扔手榴弹,敌军以为解放大军打到了化成,未敢还击,便从未堵住的赵家梁逃到金光乡的针头山一带驻扎下来。敌师部派一个连到喻家嘴去警戒。刚到嘴下,遭到荷枪实弹射击,在“缴枪不杀”的攻势下,这连敌军乖乖地放下了4挺机枪、30多支步枪后,逃回师部。“敌兵要抢粮,不要他下山”,四周群众已全面行动起来,拿着各种武器,聚集山垭路口,日夜枪声四起,敌军寸步难动。

冬月十一,巴中中心县委派周一修(化成乡乡民代表、党的统战朋友,大胖子)前往敌师部讲明形势、党的政策,规劝张缄三率军投诚。张缄三提出要同解放军代表进行谈判。经过周密安排,巴中县委副书记赵天碧(个子高大)和周一修去到张缄三所驻针头山下的周家大院谈判。

谈判开始后,赵天碧理直气壮地宣读了巴中县解放委员会的介绍信后,又宣读了我61军军部的信件及《约法八章》。周一修说道:“全国已经解放,谁也抵挡不住解放大军向西南进军,张师长应当识时务,不然后悔莫及。”

张缄三提出:“我还有一个团没有联系上,同弟兄们商量后再说。”赵天碧说:“张师长,你那个团已经起义,现开往南充整编了。”张缄三听后,更加沮丧,看了看在他侧边的两个小老婆,提出粮草供给和生命安全要求,赵天碧当即答应,约定了投诚时间、地点和方式等。

冬月十三,在化成区的石门寺张缄三率军投诚,解放军去了两个代表(当时巴中只到了61军549团1个班的解放军)同化装的解放军郝谦受降。共缴大炮21门,各种枪支2300多挺(条),其他军用品无数,堆成了两座小山,经清点后,郝谦给张缄三开了收据。缴械完毕,解放军代表令他的2400余人坐在大草坪上,由郝谦训话。训话结束,到石门街上吃午饭。饿忙了的士兵们,个个狼吞虎咽。这时,张缄三慌忙对郝谦说:“我的老婆不见了。”郝谦急忙派人从一户农家找回了因惧怕而躲藏的两个老婆,让她俩同张缄三共聚投诚后的第一顿美餐。午饭后,开往南充(川北行署所在地)整训(张缄三在整训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南充军分区副司令)。

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号和微信小程序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89802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1条评论

  1. 张缄三(1908–1983),原名全铭,河南郸城人国军少将,曾任陕西省保安第10团团长,1949年6月任陕西省保安司令部特务团团长,12月任新编第8军3师少将师长,1950年1月起义。后任河南省郸城县政协副主席。1983年3月8日病逝。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