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阀田颂尧搜在巴中刮地皮的故事

田颂尧驻防川北,以军敛财,把他防区的人民整得十室九空。他搜刮民财的手段狠毒吞食义田积谷。巴中原有县储义田积谷(修补公共设施之用)4132.6石,郑启和提卖1732.6石,还剩2400石,1923年田颂尧指派参谋长马传知任县知事,全部提卖私吞。

加重百姓税捐。一是粮税之下加附税。每1000串粮税,加团防费135串,学费100串。二是叠征烟税。从1926年起,田颂尧号令大种鸦片,并在巴中成立禁烟查缉局,专司其事,从外地采购鸦片烟种子,下发团保,强迫种植。种烟者收其烟苗税——种前收“种捐”,种后收“窝捐”,收割时收“特别捐”;不种烟者抽“懒民捐”;吸烟者抽自“瘾民捐”;开烟馆者抽“灯花捐”(亦叫“红灯捐”)。

私造钱币。1925年,田颂尧在巴中东岳庙首开钱币厂,安置亲信刘寿川任厂长,私铸铜元,强制发行。最初将老二百铜元裁破抽心,一个少半块算一百,名为“裁二百”。又刻造“新二百”,日产千枚,所造铜币,粗制滥造,其他地方不用,严重影响地区之间的物货交流。

重派团防费。1926年,田颂尧部旅长谢庶常驻巴中,以清匪设防为名敛财,成立通(江)、南(江)、巴(中)联防办事处,派款300万大洋,下面又层层加码,强行征收。

提前征税。田颂尧在通(江)、南(江)、巴(中)驻防,他把税捐加了又加,同时又搞提前征税。开始是提前征收两年,后来是提前征收5年,再后来就是提前征收10年。过了好几年,他提前征收税捐,已经提前了50年,不少老百姓被鸦片烟害得家破人亡,又被提前征税,整得妻离子散。所以通(江)、南(江)、巴(中)、平(昌)的老百姓,提起田颂尧就是气。他们骂田颂尧的队伍是“川棒老二”,骂田颂尧本人吃老百姓、喝老百姓,长得一白二胖是“田冬瓜”。田颂尧提前征税,失去民心。

红军来的时候,老百姓都跟着红军走,红军走到哪里,都是打一仗胜一仗。红军打进巴中城,逮住了一个收税的官儿。城里的老百姓听见风声就去找那个家伙算账。人们问他:

“你收了多少种名目的税?”

“大概一百多种,我记不清了。”

“你提前征收我们多少年的税?”

“今年是1933年,我已经征收到1981年了。”

“你收的钱呢?”

“交给田军长了。”

“他把钱拿去干了什么?”

“一是养兵。二是运回老家。三是自己享受。”

还在1928年时,巴中人王鳌溪(上海、南京、重庆、成都等地的报界有名人物),回巴州探望他父亲,田颂尧特地在巴中城内有名的巴蓉饭馆设宴招待王鳌溪。田颂尧给王鳌溪敬酒时说:

“巴中这个地方,地灵人杰,田某在巴中驻防,幸甚幸甚,今后还望王先生多多赐教……”

王鳌溪举起酒杯,摇了摇头,说:

“军座过奖,巴中实在是地也不灵,人也不杰……”

“王先生,这话从哪里说起?”

“军座有所不知,巴中的地皮太薄了,出了人才也载不住。”

“这……”

“这不是我故意说的,史料记载:巴州地瘠民穷,远的不讲清朝两百多年,巴州只出了个张必禄,是一位抗英爱国名将,后来是封了侯的……”

“这就了不起嘛。”

“听老年人说巴州出了张必禄,土都厚了三尺。”

“所以现在又出了你这样的大笔杆子。”

“听老年人说巴州的土越来越薄了。”

“是啥原因?”

“近几年的人在巴中,东刮一寸,西刮一分,你也刮,他也刮,地皮哪有不越刮越薄的啊!税捐加了又加,老百姓的肚子哪有不饿哟?!所以,城乡贴有这样的对联:

好了他田家,苦了我田家,说声派款,县长派,区长派,浮派滥派,指名官派,胡乱鬼派,硬起心肠由你派;因为想地皮,所以刮地皮,论到收捐,场上收,门上收,明收暗收,不择手收,只怕天收,谨防尸骨没人收。

城乡还有这样的民谣:

“自古未闻屎有税,而今只剩屁无捐。”田听后,满脸通红,无地自容。

THE END
打赏
海报
军阀田颂尧搜在巴中刮地皮的故事
田颂尧驻防川北,以军敛财,把他防区的人民整得十室九空。他搜刮民财的手段狠毒吞食义田积谷。巴中原有县储义田积谷(修补公共设施之用)4132.6石,郑启和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