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歌戏曲诗 丁丑大荒记

丁丑大荒记

昔圣门论政,以食为先;盖以食为民天。得之则生,弗得则死,理固然也。是人之得免于凶年饥岁者,当以耕九余三,耕三者余一。准王制,为常经焉。不然,则救死亦不赡矣!

光绪三年,岁次丁丑。春三月微雨,至年无雨,麦微登,秋禾尽无,州县域内岁大饥,余平、蒲、解、绛等地尤甚。先时麦市斗加六,每石粜银三两余,至是每石银渐涨至三十二零。白面每斤钱二百文,馍每个钱一百六十文;豆腐每斤钱四十八文;葱韭亦每斤钱三十余文,余食物相等。人食树木、草根及山中沙土、石花,将树皮皆剥去。遍地刨成荒墟,猫大食尽,何论鸡豚,罗雀灌鼠,无所不至,房屋器用,凡属木器,每件卖钱一文,余物虽至贱无售;每地一亩,换面几两,馍六个。家产尽费,即悬罄之室亦无,尚莫能保其残生。人死或食其肉,又有货之者,甚至有父子相食,母女相食,较之易子而食,析骸以爨为尤酷。自九月、十月以至次年五、六月,强壮者抢夺亡命。老弱者沟壑丧生,到处饥馑相望,行来饿殍盈途,一家十余口,存命者仅二三,一姓十余家,绝嗣恒八九;少留微息者,莫不目睹心伤,涕洒啼泣而已;此乃我朝二百三十余年来未见之凄惨,未闻之悲痛也。

虽我皇上赈货频加,粮税尽蠲,而村庄共绝户一百七十二户,死男女一千零八十四口,总计人数死者七分有余,虽自天灾,抑亦人之未备于旱也。

大荒至今六年矣,此岁丰登,人少疏,村众欲以垂戒后世,首事者嘱余以纪之,余素拙笔墨不文,略将事之颠末,书诸贞珉,侯后之览者,将有感于斯,以足食为先务,而凶年免于死亡则幸甚。

光绪九年岁次癸未三月谷旦

(原稿提供者:张子才(1889-1983 ),平昌土兴镇圣喻村人。1946年一1962年,皆在元山一带教书)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905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