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红军文化 红军故事:王军长救了我父亲

红军故事:王军长救了我父亲

我叫王正海,1921年出生的,家住洪口公社(现通江县洪口镇)六大队六队。我老家住通江与万源交界的亮州坝,祖祖辈辈当佃户。

1933年1月红军到地,我们穷人翻了身,一家人都争取为革命作贡献。父亲王全庭当了游击队员,母亲贺氏给红军洗衣服、送信,我和哥哥王正江都是儿童团员,做些站岗放哨的工作,大家可开心了。

1934年的春节前,川军刘湘搞了个六路围攻,来势凶猛。

地方上一下紧张起来,我们到处宣传“消灭刘湘,保卫赤区”。

大家正准备过春节的时候,地主武装突然袭击石婆山(今通江县龙凤场镇)。他们利用人地两熟,向石婆山猛攻。在石婆山的红军很少,游击队、赤卫军又缺枪枝弹药,只有用石块打击敌人。赤卫队员刘福强、刘福奎在土地坎放滚木循石打敌人,被敌人捉住杀了。这时的红军一部分住在龙凤场,一部分住在俞家坪。我们亮州坝处在地主武装猖狂的地带,父亲出外打游击去了,我们只好暂时躲在家里不动。

腊月三十的一天,我们正在家里准备过年,突然朱科娃子跑来给信说:“我父亲被红军关在俞家坪,性命难保。”开初我们还不完全相信,通过一了解,才知道是真的。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这样,我父亲在双羊塬发现几家地主见国民党围攻苏区,一下嚣张起来。父亲采取先发制人,带人抄了他们的家,然后把抄得的腊肉等东西,送往龙凤场红三十三军指挥部。运在路上被一伙地主武装拦截。背运东西的人跑了,我父亲被抓住。这伙匪徒为了借刀杀人,我父亲由双羊塬甲长张某押着送到俞家坪红军住处,诬陷为川军探子。

当时俞家坪红军因战争紧张,来不及审查,就把他关起来。数九寒天,父亲的衣服也被地主武装脱光,关在那里又冻又饿。幸好被朱科娃子看见,父亲托他带信给家里人。我们听了,全家大哭起来,谁也想不出解激的办法。

同院住的蔡连山,听我们哭得厉害,跑过来说:“你们只是哭有啥用,还是要想办法吗!”我们说:“这红军、川军互相穿插着,弄不清哪里是红军,哪里是敌人,有什么办法嘞?”蔡连山说:“我们何不利用今夜天黑,去龙凤找王军长呢,听说他是最关心群众的。”大家一听,也觉得只有这一条路了。

说走就走,蔡连山带着我哥哥到龙凤找王军长。沿途三十里,要经过不知是敌人还是红军的几处哨所。蔡连山和哥哥路熟,估计有问题的地方就绕道走,等找到王军长就深夜了。王军长还没睡,听了我哥哥和蔡连山讲完情况,立即给俞家坪红军写信。信写好后还是由我哥哥同蔡连山送往俞家坪红军住处。信不知是怎么写的,俞家坪红军一收到,马上用武装将我父亲护送到龙凤指挥部。

父亲一拢指挥部,王军长亲自接住,又握手又问情况,随即又找来衣服换了。王军长要父亲暂住他的指挥部调养创伤。三天后,他给父亲准备了一口袋肉、油、衣服等东西叫回家过年。

王军长叫王维舟,宣汉人,那时才来通江不久,但是他的名字,很快就传遍了各个地方。事隔五十年了,他在我们这一带做的好事,人们一摆起还能谈出很多来。

(1984年1月17日讲述并整理)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91191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