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红军李正良回忆录(中)

南江县苏的建立与平分土地

正月初七上午八点钟的样子,红军进入南江县城,打开了监狱,有部分参加了红军,如徐昌富,陕西宁强人,原是任伟章部的,长赤抗捐打死胡老八有他。他是任伟章派出来,同田氏军政府谈判的代表,这样被抓的。成立临时革命委员会时,他当司务长,后选为财委会主席。

临时革命委员会在红军入城后就成立了,主席杨方仁,水洞人。73 师政治部派了二十多人,搞了十来天,协助临时革命委员会筹备建立南江县苏维埃的工作。临时革命委员会有一颗印,下通知,出布告,是有一定的权力的。那时各区各乡组织不健全,有的地方有苏维诶,有的地方还没苏维埃,军队也是这样,有的地方政治部的人去了,有的地方还没有去。所以,南江县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的代表,不是选的,是临时革命委员会下通知,由各区乡派来的。

代表大会很热闹。从红军到南江城,一天都是锣鼓、火炮子、拾猪的没有断过。但是代表大会期间更热闹,一个乡抬一条,有的还拾两条,共拾了一百条猪;火炮子都是用背篼背起放,锣鼓就更不消说了。

会议地点在城隍庙,共开了七天,头两天预备,后五天是正式会。预备会包括审查代表资格,编讨论小组等。正式会的第一天作改治形势报告,是 73 师政治部主任黄超作的。听了报告后,就在讲座会上反复讨论。领导上就看发言的积极性,正确性,看你对红军的认识、对共产党的认识,从中物色建党的对象,选择各委员会委员、主席的候选人。因此讲座会上讲话的人次多少,天天晚上都要由大会筹备处、秘书处登记。大会上的报告是印出来的,会上讨论的认识,也是印出来的。供大家再讨论、再认识。

苏维埃委员的产生,是用无记名投栗选举。有四百多个代表参加选举。投栗中有这样一个倾向:你是那个区的人,那个区投你票的人就多些。比如我是大河区的,大河区投我的票的人就多些;:岳庄斗他是八庙垭来的,八庙垭投他票的人最多了。先是选委员,最后选主席,象我们这些都是在大会上投栗。选举结果是:

县苏主席岳庄斗,八庙人,

土地:严德怀,新店塔子湾人,

劳工:李世春

内务:谢芳源,官禄口人,

文化:李正良

事务处:徐昌富

秘书长:吴宗寿,八庙箭杆岭人,

军事指挥长:胡秋耀,部队派来的人兼

保卫局长姓范,革命法庭主席记不起了。

正月十五日开始,20(22) 日结束。

县苏代表大会期间,就发展了一批党员。红军一来,到处都写的斗大一个个的字“中国共产党万岁!万万岁!”“中华苏维埃”是后来从布告上看到的:中华苏维埃主席毛泽东、副主席张国焘、项英。后来中央军委出布告,号召全国人民起来粉碎第五次围剿,在上面就见到朱德的名字了。南江宣传口号也有毛泽东、朱德的名字,只是那时没有“领袖”这名词,也没喊过万岁的口号。就“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苏维埃万岁!”只有这两个万岁。同时,开县苏代表大会前,在政治部里杨益斌、胡朗德同志也就给我谈过几次,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会上政治部主任黄超也给我谈过,讲共产党的政纲、宗旨是什么。讲十大政纲要背熟,只要你能执行这个政纲就行,隔一两天就来人考察,你记住没有,你的意见怎样。我们那阵听说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是为贫雇农翻身的,是为广大贫苦农民的利益而斗争的,都愿意参加。我因为是贫雇农,入党批的半年转正,结果没有半年就转正了,正月入党,四月就转正了,转正的地点就在范家山。我入党宣誓是集体宣誓,转正也是集体转正的。

入党宣誓的地点是在黄主任住的屋子里,黄主任住在老文教局房子里,就是现在县政府伙食团那里。当时只有那房子好一些(后来宣誓在老财政科转拐拐那间房子里),有岳庄斗、严德怀、李世春等几个,站得整整齐齐的。我记得宣誓时是按这个说:1、我本人真心愿意加入中国共产党;2、承认党的纲领;3、缴纳党费;4、遵守党的纪律,5、保守党的机密,6、死不叛党,头可断,血可流,党的纪律不能丢。宣誓以前就讲过,党费不在多少,是个党性问题。宣誓结就束给你写个组织介绍信,某某同志啥时入的党,什么时候转正。那时有临时县委,部队派的人当书记。县委机关设在川刷团老工商联那里头。

县苏维埃代表大会结束,由县苏主席岳庄斗主持会议,讨论工作,各委员会分工就绪后,我、李世春、严德怀、夏怀应,还有一个女的,共七人,再加军队里的三、四个人。总共十来个人,组成了政治部和县苏维埃的工作组,下到农村里去分田地。我先在现在石板公社八大队麻石寨施家坝分了两天,又调到官禄口、元山坪一带分。第一次收紧阵地以前,南江县八庙垭、雁山掾、高家岭、大黑滩、长线子,这些地方都是分了田的。

打土豪跟成立苏维埃一起干,只要到了那个地方一调查,有土豪就打;苏维埃成立了就派人把他管起来。分田地同扩红一起干,分田地的时间,群众更加积极参军了。开始是红军干,苏维埃成立了老红军就不管了。我们下去到哪里,也是把当地的苏维埃加强始起来,把苏维埃的职权给他提高由他们干。我们下去只是以某委员的名义在这里指导分地,办事还是当地苏维埃和群众。群众都参加分,既是平分土地,大家都要求议嘛,不是哪个一个人分。哪块土地分给那个,大家都没意见了,签子背上的,当下把界牌子一插,就准事了。然后就照牌子登记,登记之后就发土地证。

平分土地之前,要统计哟,也是有计划的哟。那时土地广啊,象八庙垭、雁山缘这些地方,每个人足够有五贝谷子,也只准分五背。还要留红军公田,给参加红军的除,除在那里,你当了红军回来就分红军公田。我们二十几天就干这些事情,后来收紧阵地到官禄口也干这事,到了通江的平溪坝又去帮人家搞。

本文由岳崇涛、潘广炎1981年录音采访,崔洪礼、刘昌惠、岳崇涛、潘广炎抄录,潘广炎整理。本站又在原来的基础上作了轻微的修改,主要是某些“土话”很多年轻人听不懂了

THE END
打赏
海报
老红军李正良回忆录(中)
南江县苏的建立与平分土地 正月初七上午八点钟的样子,红军进入南江县城,打开了监狱,有部分参加了红军,如徐昌富,陕西宁强人,原是任伟章部的,长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