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来了徐向前

巴山来了徐向前

1901年11月8日,徐向前生于山西五台永安村。23岁时考入黄埔军校,1927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11日,任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兼第四军军长。组织指挥了一系列战役,粉碎了国民党军对鄂豫皖苏区的第三次"围剿"。1932年10月...

李先念在空山

李先念在空山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由鄂豫皖根据地向西进行战略转移,李先念率部随主力而去。在徐向前的带领下,李先念、张琴秋、许世友等一大批老红军、老将军以通江城为中心,率领广大工农红军,经过两年半的戎马疆场浴血奋战,巩固和发展了川陕苏区。...

揭秘长征中红四方面军南下由盛而衰真实原因

揭秘长征中红四方面军南下由盛而衰真实原因

核心提示:红四方面军再次过草地南下后又连续作战,部队消耗很大,不具备向成都平原攻击的实力。红四方面军部队在新的地域作战很不适应,百丈一带,地势开阔,部队的集结、隐蔽、攻防受到很大的限制,极易遭受敌机袭击与炮火杀伤。当敌发起反攻时,四方...

巴山女红军

巴山女红军

川陕革命根据地建立后,昔日受压迫最深的通南巴妇女,在党和苏维埃政策法令保护下,获得了平等自由,她们立刻卷人革命洪流,参加各种革命组织的妇女达30万人以上,尤其是一大批优秀青年妇女,毅然参加女红军,谱写出中国妇运史上最辉煌的一页。 ...

红四方面军造币厂的建立和发展

红四方面军造币厂的建立和发展

1933年11月18日,为了广泛开展土地革命,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红四方面军造币厂(又称川陕省造币厂)在四川省通江城郊西寺成立,厂长由时任红四方面军总经理部(即后勤部)部长、川陕省苏维埃工农银行行长的郑义斋兼任。这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全...

红四方面军兵工厂的建立和发展

红四方面军兵工厂的建立和发展

1933年1月,红四方面军把由鄂、豫、皖根据地迁来的兵工厂,设于通江城的南岭上,规模很小,工人不多,设备不全,远不能适应战争的需要。1933年10月打下绥定(现达川),将刘存厚兵工厂的机器、原材料搬来通江扩充后,兵工厂才有了较大的规模和...

川陕苏区时区、乡、村苏维埃干部的生活待遇

川陕苏区时区、乡、村苏维埃干部的生活待遇

据我所知,当时苏维埃区、乡、村各级干部的生活待遇是十分艰苦的,干部每月没有固定的薪金。工作还要不分白日昼夜地于,当时在那样艰苦的工作生活条件下,没有一个干部反映自己的工作艰苦,闹生活待遇,讲工作条件。只要上级把工作安排布置了,就很快地...

给刘伯承当警卫员——王朝华

给刘伯承当警卫员——王朝华

1936 年4月,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我给刘伯承当警卫员。开头他是红军大学校长,红十一军与红四方面军到达甘肃镇原县,听说西路军在甘肃高台打了败仗,党中央命令刘伯承组织援西军,驻镇原等候行动。在暂时休整中,刘伯承就训练部队。 ...

红四方面军被服厂

红四方面军被服厂

红四方面军入川解放通江后,在南岭上建立被服厂,分军工、民工两部分。民工调张茶清、何福祥(鄂豫皖人)、刘照林(通江大石桥人)三女同志成立“缝衣组”与军工分开,这就是“女工厂”的前身。最初女工与男工在一起。1933年2月,男工与女工分开,...

老红军鲜正学关于高台战斗的回忆

老红军鲜正学关于高台战斗的回忆

鲜正学同志,通江楼子乡人,1933年参加了童子团,随红军长征,渡黄河,参加西路连。高台失败,从血盆里滚出来,亲眼看到董振堂、杨克明同志的壮烈牺牲,亲眼看到敌人的大屠杀。现将访问情况整理于下: 一说起高台失败,心里就像刀割,...

阴灵山故事之望红台一百年古树见证军民鱼水情

阴灵山故事之望红台一百年古树见证军民鱼水情

阴灵山下盼灵山场东南,肴一棵九人才能合抱的黄梁树,树下有一块平坝,树基砌有一石台,人们称之“望红台”。 据了解,1933年2月红军解放灵山场后,建立了灵山村苏维埃政府,领导穷人打土豪分田地。在那个时期,群众大会在黄梁树下开...

川陕苏区除巴中市外的52名开国将军

川陕苏区除巴中市外的52名开国将军

从川陕苏区走出来的开国将军,除通江、巴州区、平昌县27名外,还有52名,他们是: 魏传统少将(1908-1996),四川省达县人,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解放军艺术学院副院长兼副政治委员、院长。 徐斌少将(1...

川陕苏区时的巴中女红军

川陕苏区时的巴中女红军

民间流传着“女人生来命就贱,一生围着锅边转”、“女人是团葩面坨,任你截来任你搓”、“女人是把葩糍粑,早起晚睡养娃娃”、“要吃巴山饭,婆娘打前站”、“座座大山道道岩,婆娘娃儿穿草鞋,出门一声山号子,进门一背块子柴”等民谣。正如徐向前在《...

红四方面军入巴中后的土地革命

红四方面军入巴中后的土地革命

红四方面军占领通(江)、南(江)、巴(中)后,随即开展了土地革命,解决人民关心的根本问题。红军入川前,通(江)、南(江)、巴(中)农村,占人口约10%的地主、富农却占有80%以上的土地;占人口70%的贫、雇农所占土地不足5%,那时川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