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州《牡丹灯》的故事

相传,清朝年间,巴州知州(今巴中市巴州区)卢鉴有个独生女儿,名叫秀英。这卢小姐聪明伶俐,才貌双全,知州夫妇爱如掌上明珠。

一天,卢小姐与丫环素秋在后花园里玩耍,见园内牡丹盛开。红花绿叶,千姿百态,便情不自禁地称赞:“牡丹呀,牡丹,你这么骄艳秀丽,真不愧为花中之魁啊”在牡丹之侧,一株芍药却萎靡不振,花残叶凋,秀英一见,顿生厌恶。即命素秋将芍药连根拔除,且用脚践其枝。

谁知这两株牡丹、芍药,皆是历经修练的花仙,常离位云游会友,这天芍药归来,见自己被小姐摧残,又见牡丹那样艳丽,忿忿不平。恼羞成怒,不顾牡丹仙子的劝阻,即摄去秀英的魂魄。从此卢小姐病卧床榻,经各方名医治疗,终是医药无效,不久就离开了人世。

事也凑巧,当卢秀英死的那天,卢鉴被提升为保宁府官,朝廷限期赴任。卢鉴悲喜加集,又使他左右为难,悲的是爱女刚死,丧事未尽,怎忍心离去,喜的是自己仕途通达,日后前程可佳,当他正在踌蹰难决之时,耳旁忽听得玄妙观钟声响亮,心想何不先将女儿的灵柩暂寄观内,待上任之后,再择吉日出殡安葬,急命管家照此办理,女儿灵柩着小尼看守。卢鉴又深知女儿生前最爱牡丹,即命人请工匠制作牡丹灯一盏,置于柩前,女尼们日夜剔灯添油,恰似一朵盛开的牡丹。卢知府聊觉心安,才走马上任。

卢小姐的灵柩寄在观内,日久天长,受了日精月华,变成了“罗叉”(巴中民间传说的一种厉鬼),每到夜深人静,变成花容月貌的小姐,忽而又成面目狰狞的厉鬼,出没于巴城街头。

巴州城西外街,有一个乔德元的员外,在草坝街开了一个“东升客栈”,乔员外为人忠厚,待人和气,对客人不论贫贱富贵都以礼相待,膝下一子乔云,自幼聪颖好学,人才俊秀,在金榜山丹梯阁(金榜山位于巴中县城西南。据《州志》载,唐代石刻有“金榜山”三字,今已不存。咸丰六年时,在长100米,高出地面10米的绝壁上刻有“天开金榜”四个大字,字径长3米、宽2.6米,字距不等,随势定位)读书。

一天深夜。罗叉出玄妙观拜月,见丹梯阁上文光朗照,窗内灯光闪亮,心想这乔公子乃是天上文曲星君下凡,如能傍其体,盗其精,不成仙也会成佛,于是她浓妆艳抹,成为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潜入乔公子的书斋。乔公子虽知书识礼,致诚无邪,但经不起万般引诱,终于与这“美女”云雨一场。自此夜来日往,如胶似漆,恩爱非常。

日久天长,乔公子病了,回家后魂不附体,容颜憔悴,渐渐枯瘦如柴,日趋恶化。乔员外急情请医治疗。又请巫师给儿予安魂送祟,终无效应,跟看乔公子只一息尚存,急坏了员外一家,无计可施,只得听天由命。

一天,名叫铁板道人游方道士来到巴州,见乔家妖气萦绕,知是乔公子为“罗叉”所缠,命在垂危,即进客栈向乔员外说:“公子乃妖气缠身”。员外听了悲痛万分,恳求道长驱妖伏魔,救小儿一命?匍匐在地,泪如雨下。道士急忙扶起。“这也不难,但要依我两件大事”。员外听了喜出望外。只要能救小儿一命,十件八件件件依从。”道士说:一、百日之内在家静养,禁忌出户一步,二、此有灵符一道,贴在公子门上,不可随意去掉。”完事之后扬长而去。员外拜谢不已。

乔公子在家养病无事,身体也渐渐康复,一家人也欢天喜地,称谢道士救命之恩。事过九十九天了,这天正当元宵之夜,巴州城里,灯火辉煌,锣鼓喧天,热闹非常。乔公子心想。这九十九天,真使人闷得心慌,何不出去看看元宵灯火,予是偷偷出了客栈,到了草坝街,到处人山人海,鼓乐齐鸣,龙灯飞舞,烟花弥漫,当他正尽情观赏之时,忽然迎面走来一位美貌娇艳的少女,正是从前书斋相逢的楚楚动情的那位美女。

这天晚上,有个名叫马老陕的人,常赶溜溜场,卖些针头麻线,从恩阳河往城里连夜赶路,背上背个杂货背篓,手上拿根柏皮火把,嘴里哼起陕南小调,行至离县城二里远的雷破石沟,这坡陡路窄,草深林密,心里生悸,冷汗油然而出。这时,忽然看见路旁倒卧一人,“咦,鬼”惊吓之后。又定了定神,冒着胆子,亮起火把,仔细一看,认出来了是东升客栈老板家的乔公子,任他怎么推推喊喊.但乔公子却动也不动,昏迷不醒,只有奄奄一息。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救人要紧,将乔公子背起就走,走着走着,觉得背上的乔公子越来越重,压得他气都难喘,奇怪,觉得有点不对径,心里一疑,使他毛骨谏然。回头一看,背上哪是乔公子,是个青面赤须,巨齿獠牙,一双绿霞霞的眼睛的罗叉,幸好是个久走江湖,不怕鬼神的马老陕,要是是个胆小的,早就骨软筋酥,成一滩泥了。马老陕虽然心里怕但还是鼓起胆子,使拳弄脚与这怪物搏斗。这怪物正要施行妖术,张开血盆大口,伸出像鹰一样的爪子,要置他于死地之时,忽然,鸡叫了,四面的狗也咬起来了,只见那家伙摇身一变,成了一个美貌姑娘,随一阵风逃向玄妙观中去了。这时,本来就寂静无声的雷破石沟,只有马老陕摊软在地,口里不住的喊:“打鬼,打鬼”。

天亮了,乔员外一夜惦记着病才初愈的儿子,以为上丹梯阁攻读诗书去了,忙叫家人去送水送食。这时门外,拥来一群赶城的抬着两个硬人进来。乔家的家人心想,新年大节的把死人抬进屋,就不吉利,正待发作。那为首的抬角儿高声喊道。“乔员外,你家公子抬回来了。”的确这些赶城的人,在雷破石沟草丛里抬来的,不是别人,一个是一息尚存的乔公子,一个是眯眼不睁,嘴上不停地喊“打鬼”的马老陕。员外出来一见这半死不活的乔公子,触境伤情,老泪纵横,喊了一声“儿呀”就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铁板道人在洞中静坐养性,忽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知道是文曲星遇难,便再次前往巴州城降服罗叉,罗叉使秽物污了铁板道人的法力。铁板道人立即焚香祷告,玉皇大帝派了托塔天王李靖用宝塔把罗叉压在玄妙观里。

巴城之西,确实有个玄妙观,观内也确有石塔一座,牡丹形佛灯一盏,至于塔下是否镇着罗叉,这恐怕无法考证。五十年代初,拆庙、灭灯、毁塔新建了独立营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

  1. <a href=cnbz">
    发布于:2018-01-22 11:08 回复
    补充另一个结束版本:
    ********最后铁板道人出现,与女鬼一场大战,以铁板将其封闭于一口水井之下。(据巴州当地传说,此井就在巴州城西街某处,至今用铁板封闭,无人敢开。
    另有传说云,《牡丹灯》一戏,从古至今,都只在巴州城周边乡镇演出,绝无人敢在巴州城内上演,一旦在城内上演,女鬼将破井而出,为祸人间。
  2. <a href=cnbz">
    发布于:2017-11-25 21:29 回复
    有人这么解释,罗叉是萝钗的巴中人口音问题,本指衣裳及佩戴华丽的身材靓丽的小女子。不知道对不对

未显示?请点击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