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莲教领袖罗其清

罗其清,平昌县岩口乡方山村人(原巴州新恩乡方山坪)。生于1760年,卒于1798年,为清嘉庆年间白莲教农民起义“巴州白号”(《巴中县志·纪乱》)主要首领。带领白莲教农民起义队伍驰骋川陕、威震朝廷。后在清政府强大的镇压下失败。

岩口乡庄子村鲜家沟,罗其清秘密操练白莲教军的蝙蝠洞
岩口乡庄子村鲜家沟,罗其清秘密操练白莲教军的蝙蝠洞

第一部分 心底仇恨

1760年,罗其清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父定国,母鲜氏仅靠薄田一亩,拖弟兄三人(其贤、其清和其书)挣扎于饥饿线上。(《岩口乡志·人物》)。其清刚满七岁,即每天领着弟弟放牛割草,常在“寨上”(方山坪)用石头砌墙,木棒为刀,边跑边喊,模仿打仗,声及四邻,乡亲们说:“这娃儿穷,不规矩,但很有骨气”(《岩口乡志·人物》)。

1771年,岩口张爷庙设学馆,先生通文、武。见其清自幼聪颖,胆识过人,喜欢舞棍弄棒,于是将其私招为徒。除教其读书识字外,还常带他闻鸡操戈。三年后,其清学得了文化,也得了一身武功。1778年(乾隆43年戊戌),川北大旱,赤地千里,哀鸿遍野,其清和父兄拼死劳动,仍养不活一家人,更无钱向罗XX缴纳赋税(代州府收)。罗欲霸其清家唯一薄田,先垫其赋,次年即向罗父勒债,父走投无路,含泪抵了田产和破房仍不足以还。因其清有怨语,罗便带人抄其“三代祖坟”,母亲哭与其拼,被活活打死。其清往巴州告状,反被诬为“抗交赋税”,责打四十大板。其清回家后,因无田可种,只好带弟弟投居鲜家沟(今岩口乡庄子村)舅父家怀恨学织布,继续暗中练武。两年后,其清不但织布艺高,而且力气惊人,一人可敌七、八个壮年男子汉(《岩口乡志·人物》)。

1782年(乾隆47年壬寅),其清以织布为业,人称“罗机匠”。走南闯北,(先后去万源、通江、宣汉(东乡)、平昌[当时属巴州管辖]、响滩等地)。暗中和通江冉文俦、万源龙绍周,响滩苟文明、鲜大川结下手足之情,并都加入了白莲教(《岩口乡志·人物》)。

1791年,广大百性不堪灾荒、人祸相逼,“熬而等死不如反而求生”险计已在饥民中酝酿。襄阳白莲教首领齐林被杀后,更似以油浇火。其清见时机成熟,联络义兄义弟一千多人藏于鲜家沟(人烟稀少)盐老鼠(蝙蝠)洞,秘密练兵(《夔州府志·21卷》)。

第二部分 揭竿反清

嘉庆元年(1796年)十二月罗其清借徐天德在达县亭子揭竿之势,在方山坪下自已院中杀地方恶霸罗XX祭旗,竖于方山坪,公开呼出“官逼民反”、“兴汉灭满”的口号,主张“杀富济贫,除霸安良”,深得民心,又得同时起义的苟文明、鲜大川的辅助(《戡[kān]请教匪述编·卷四》),很快即聚起浩浩荡荡五、六千人的队伍。此时,通江冉文俦已据守王家寨,太平(万源)龙绍周已据守南津关。其清以冉、龙义军为左右,如虎添双翼。

其清义旗刚竖,当地的乡绅们就四处躲藏,胆颤心惊。凤凰场等地的罗氏豪强族霸们(武秀才九人)就企图以“正族规”之名惩罚罗其清,因话不投机,其清将他们杀于野猪垭(今平昌县泥龙乡),以示自己反清廷、反官吏的决心。接着义军在岩口的土坝、老君、柏林及附近乡里,除暴安民,开仓济贫。并广招青壮年扩大武装,当时青壮年从军者十有七八,(《东华续录·嘉庆三》)。

1797年,湖、陕及川东北义军所向披靡,锐不可当。元月,达州徐天德、王三槐攻陷东乡(今宣汉)后,杀死副都统佛住,据守周家河阻断了达州至万源的大路,欲与方山坪义军罗其清会合(《圣武记·卷9)))。清军都统德楞泰、将军明亮亲自率兵六千赴达州助剿(《圣武记·卷9》)。二月,陕甘总督宜绵,乘徐天德义军不防,夜袭徐、王义军营地张家观,并和德楞泰对其两面夹击。徐、王失利后,退至清溪金峨寺(《清史稿·英善传)))。此时的方山坪已被重庆总兵百祥、知州常发祥率兵、勇屯老鹤山;把总岳廷春屯兵鲜家坪;保宁知府李杭募兵勇率南江教谕彭昭龄、通江武举陈家春屯冠子岩;巴州武举苟芳贤、武生陈安邦、监生冯宇郡、义首苟敬贤设卡竹筒口围攻数月不下(《巴州志.纪乱》)。罗其清被嘉庆认为是“最为狡悍”的“匪首”。

“方山坪打仗……徒损兵力,实堪愤懑[mèn]”(《清仁宗实录》卷二十二)。‘

罗、苟、鲜及通江冉文俦、宣汉义军头领王三槐商议,决定“为打破清军会剿,必须主动进攻,打出川东北,逐步与湖、陕义军靠拢”。还决定“各县头领须扩大义军,以游击方式,使清军疲于奔跑,无暇进攻自己”。四月,重庆镇总兵百祥,率兵炮击通江王家岩,冉文俦失利后,率众入方山坪与罗其清义军会合(《圣武纪、卷9 )) )。此时,知县刘清至,欲以封官许愿,诱降其清,被其清“请”出寨门(根据《达县志·记事》、《岩口乡志·人物》、《圣武记·卷9 ))综合)。五月,襄阳白莲教首领王聪儿、樊人杰、姚之富分兵三路入川,两路由通江入巴州岩口(今属平昌县辖)会圣岭,与罗其清、冉文俦相会,带湖北主力和罗冉精兵去东乡解清军对徐天德、王三槐之围,随即议定将四川义军亦如湖北义军,兵分青、黄、蓝、白等号。罗其清称“巴州白号”首领(已拥兵二万余);冉文俦为“通江蓝号”首领,川东各义军也有各自的旗号。号内设掌拒、元帅、总兵等职(《圣武记·卷9 )) ) ,《巴州志.纪乱》)。六月,总兵朱射斗、百祥再次围攻方山坪,被罗、冉义军大败,死亡无计其数(据《圣武记·卷9 》 ,《岩口乡志人物》综合)。七月,王三槐攻江口粮台失利(今平昌县城,刘清遣乡勇罗思举带兵扼守)。至秋收,罗其清派智勇双全的苟文明,带人突围奔泥龙庙(场,今仍称),引重庆总兵百祥率官军紧紧追赶,进文明设的伏击圈,全歼官军后队,毙把总毛安国、达州武举李遇春、擒巴州武举苟芳贤。待官军转头,文明又带队向江口(今平昌县城)方向进发,官军只得穷追。待文明绕大圈子回到方山坪,罗其清已赢得收粮时间,巩固方山老营文明当首功(《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末》)。

八月下旬,通江义军撤离方山欲攻通江,方山坪只罗、苟、鲜义军牵制和阻击官军。未久,陕甘总督宜绵再同刘清率乡勇万余合攻方山坪外围。经数日激战,先后有外委王宝、杨俊;乡勇头子王仕贵、王仕贤被义军所杀,但已被敌攻下盖地坪、多福山、毡帽山、深溪子、鲝鱼洞、羊子洞、马渡关等屏障,使方山坪完全暴露于清军的炮火之下和重围之中。罗、苟、鲜决定放弃老营,留义军头目罗廷虔(其清叔)、鲜文正、鲜文亮(大川叔)、苟彬昆(文明本家)牵制官军,后寨破,数十人全部栖牲。其清率义军二万余,从方山坪向巴州方向冲击,在邱家堡、沙溪坳、嘘风寨一带活动(据《戡靖教匪述编卷二》、《四川通志·卷83 》 , 《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束》)。

第三部分 威震川北

九月,罗、苟、鲜同徐天德、冉文俦、王三槐、龙绍周五支义军四、五万人浩浩荡荡汇合于渐滩河、郑家院、长滩河一带。(《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末》)。罗其清首战通江的刘坪渡,再转化鱼河,进攻上老官庙(今广纳),于九官渡和王三槐、徐天德会合。一起合力直捣通江县城。十月初,赚开城门,邑令涂陈策被当场斩首示众(道光《通江县志·艺文》)。接着,罗其清率“白号义军”,与朱射斗、百祥激战于得胜山。然后,转战清赶渡(今巴中清江)至朱垭与清军大战,焚烧巾子山,夺白云观,甩掉清军,十八日攻占尖山坪,毙游击王相龙后,星夜兼程,同三槐、天德汇合,一举攻下巴州,歼灭清军千余人(《巴州志.纪乱》、《岩口乡志·人物》)。

巴州攻下后,其清决定就地演戏休整。半月后,挥师进攻仪陇,十一月初,围攻营山县城无果,反被清军火烧东林寺失利。遂退至孙家坪筑寨严守(《戡靖教匪述编.卷二》)。未久,其清派兵援助进攻巴州白崖山的林功亮、樊人杰义军。大败朱尔汉,使其从此一蹶不振,林、樊乃与罗、冉会合(据《清史稿·朱尔汉传》《圣武记·卷9 》综述)。月底,王三槐突陷长寿。清政府忙遣勒保、百祥回守重庆。罗其清、冉文俦一举攻占仪陇。堵塞清军运道。十二月清政府遣西安将军恒瑞由陕入川北,专门夹攻罗其清、冉文俦义军(《圣武记·卷九》)。十二月,罗其清、冉文俦攻占渠县静边寺、岩峰滩一带,宜绵急调总兵索费阿英、副都统七十五镇压,义军毫无惧色,与其激战一通宵,伤七十五;后又相继恶战两天,义军伤亡很大,但清军也战死副参领存柱、都司常在(《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末》)。

1798年2月(嘉庆三年),正月,罗其清挥师与恒瑞首战告捷后,折回孙家梁。官军对其束手无策(《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末》)。

额勒登保调任四川总督,开始实行“坚壁清野,扎寨屯粮,步步为营”的战略,试图剿灭川湖义军。时罗其清屯兵仪陇孙家梁。恒瑞派王赞武劝罗其清降,罗说:“为寇为囚有何不同?我宁愿战死”坚拒王赞武(《戡靖教匪述编·卷三》)。下旬,其清同文明、大川突袭肖家梁成功,庆成受重伤回京。

4月,冉文俦杀至巴州边界,欲与罗部再合(《清仁宗实录·卷29)))。五月,襄阳高均德、李全在德楞泰、额勒登保的夹击下,率义军在仪陇与罗其清会合。再捣仪陇县,粮台典史杨堂、把总刘忠孝被斩杀(《戡靖教匪述编·卷二、卷三》《圣武记卷9 》 )。清政府又派兵五万,并令山西总兵德楞泰专剿高均德、李全部,湖北巡抚惠龄专攻罗其清部(《圣武记·卷9 》 )。

6月,罗其清义军据守营山县箕山,成朝廷最为痛恨的首恶(清仁宗实录,卷三十六)。不久,襄阳黄号王廷诏、白号高均德、张天伦向其靠拢(《清史稿·德楞泰传》)。7月,达州青号徐天德、王登廷,襄阳黄号樊人杰亦在箕山与罗会师后,据守凤凰寺,与罗成犄角之势(《清史稿·德楞泰传》)。使清仁宗皇帝谕军机大臣曰:“莫若并力攻割罗其清股,此股贼众甚多,各贼借其声势,如将罗其清擒获,余贼必自瓦解”(《清仁宗实录·卷33》)。因罗其清部于仪、营两县往来莫侧,清政府急遣将军恒瑞统兵一万七千余人增援。其清在古井沟设下伏击,一举歼清军数百人(《营山县志》同治九年版本,载《营山古今》1985年2月,总二期)。

7月,川北总兵朱射斗、参赞德楞泰、尚书惠龄、将军恒瑞亦率清军数万人重围箕山。其清见清军势猛,决定放弃箕山。商张汉潮、冉文俦,率部袭扰金银寨与已攻入巴州县境的高均德部接应配合,牵制清军;其清则乘隙奔袭营山太蓬,打乱清军部署。

9月初,七路清军围箕山,其清将部下化整为零“到处点火”昼伏夜出,四处奔袭,清军因地势和士气等原因,不敢贸然速进。中旬,清军合围渐成,其清命所部分批撤出箕山,在太蓬刺沟湾待命,使清军几个月的合围完全扑空。尤其时值阴雨,道路泥泞,数万清军欲进不能,欲退不可。23日,其清命所部一支队伍于三更(大雨初晴)从刺沟湾直扑清兵西营,火炮齐鸣,杀声震天,守寨团练仓卒应战。忽然北又火起,其清亲率伏兵砸开寨门,义军蜂涌而入,清军、团练纷纷跳岩逃命,其余千多人投降。此役清军死游击靳文铨、山西杀虎协都司郭明宗、湖北襄阳原守备杨全、川北千总郭德元、千总陈周恩、谢兆熊、兰翎把总任寿、把总罗廷柱、成都外委黄玉祥等。其清弟兄俩乘机攻破太蓬,一面安抚寨民,一面加固寨墙,作固守之计(《营山县志》同治九年版本、((营山古今》1985年2月,总二期)。

第四部分 血战太蓬

清军将帅们闻其清义军占太蓬山,即各率人马随后掩至,又对太蓬形成合围。太蓬山虽陡峭,但山上七千余人,实也难支。三人谋划:由苟文明与鲜大川带兵突围,分散清军兵力,解太蓬之困。苟、鲜突破西门踞青山观一带;又转仪陇、巴州、上通江麻坝寨。殊知清军围罗部队不减,而另派队伍追击。苟、鲜还是不能引开官军,罗其清只两三千老弱在山上死守(《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末》),清军见此,在周围设置木栅,禁人出入,意欲困死义军。因当地豪绅熟知地势,为清军绘制了道路图,结果使下山截粮义军或反遭堵击,或得而复失。

清军强令石工凿寨开路攻山,其清义军则居高临下,以火炮、木石击之,相持两月余,清军不敢进犯。由于山上粮食空乏,井泉枯竭,义军众将劝其清率队出北门突围。其清遵从众意,率精壮者前冲后堵,掩护伤病者撤走。

冬月初七夜,清军见其清率众突围,立即合围数重,其清率队决死奋战,虽枪摧刀折,而无退缩者,苦战半夜,义军死伤过半,终因寡不敌众,无计突出。此时,驻扎“青山观”的罗其书率众杀开血路一条入围接应,两弟兄内外夹击,其清方率余部突出,奔至渡口,忽然大雨滂沱,清军锐炮火绳尽湿,人马困于泥泞,其清弟兄急率余部避至青山观。清军猛攻七昼夜不破。其清决定相机突围。重振旗鼓,于是带队深夜寻危径偷过关卡,直趋仪陇县孙家梁(《营山县志》同治九年版本、《营山古今》1985年2月,总二期、《清鉴·仁宗》、《清仁宗实录卷35,《圣武记·卷9 ,又出响滩子(《清中期五省白莲教起义资料》),未抵即遭一次伏击,只好由北沿山岭而退,刚到兰草渡准备渡河时,又被赛阿冲率官军追杀,尚未过渡的义军又死伤不少。但这支人数不多的义军仍占领了南北场(今得胜场,此名因德楞泰战胜罗其清而命名)的北山寺。烧南山寺(今仍名)后,大批官军又至,罗其清这支不满千人的队伍,只好放弃北山寺向方山坪退去,至嘘风寨、蔡家梁,硬着头皮打了两次遭遇战,自已已溃不成军,清军又压来,其清欲趁夜退至方山坪。(巴州志载:出响滩,过巴江,经走马岭[今长垭属]、到嘶风寨[志载为“虚空寨”。实为“嘘风寨”〕。因寨上无粮无水,又清军压来—以下两说文字全同),不料朱射斗绕近道截杀,其弟罗其书、其女梅香皆在蔡家梁(今云台乡)被擒(《清鉴·仁宗》),余部全被冲散。其清身带不到10人,潜匿于方山坪下的“鲝鱼洞”。后因粮尽援断,清军步步搜山,其清、堂弟其秀、老父定国被俘。清军将其清、其书押解京城凌迟处死,用“点天灯”之酷刑焚死其父定国、女梅香(《圣武记卷9》,岩口乡志)。

参考:《清中期.川东北白莲教起义始末》、《巴州志.纪乱》、《岩口乡志·人物》、《通江县志》、《营山县志》、《营山古今》、《清鉴·仁宗》、《清仁宗实录卷》、《圣武记》、《戡靖教匪述编》、《东华续录》、《夔州府志·21卷》

本站文章仅供学习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55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Captcha Code

2条评论

  1. 罗其清死后,官府毁其住宅,掘地三尺,用桐油煅烧屋基。然后又破坏住所对面(中间隔沙溪河——今宣汉县马渡关镇与平昌县岩口乡界河)“九龙捧圣”风水——在九个山梁和“石圣人”头上各挖一个深坑,注满桐油,点燃拳头粗的灯芯,燃烧一月余,断其“龙脉”。

  2. 嘉庆四年(1799)二月初九日,关在京城天牢里的罗其清再次受审,罗其书一并受审。罗其清口供如下:

      我做织机匠生理,平时烧香拜佛,学习邪教。有人首告到官,要来拿我。闻得东乡贼匪已经闹事,我也聚集多人,辗转纠约,在方山坪屯扎一年。带兵的朱大人、百大人,总没有与我打仗,我就扎住营寨种地。后来又逃到鼎山、孙家梁、箕山、太蓬寨等处据守。又由虚空寨逃到蔡家梁。十二月初二日,官兵赶到。我带了数十人躲在山洞里,就被拿获。我兄弟罗其书一并拿来了。

      问:军营带兵大人打仗,谁最勇往?你们营内最畏者为何人?

      我们那一路带兵大人,只有德大人的兵厉害,我们怕他。惠将军营内兵丁软弱些。其余我不知道。

      问:你们掳掠的民人为何甘心从逆、跟随奔窜?况你们的人众哪里有许多粮食?打仗的火药是何处得来的?
    我们到处焚抢,百姓害怕,只得顺从。寨子内粮食及打仗的火药,都是各处抢来的。

      问:四川地方官,除刘清之外,居官声名好的尚有何人?

      四川的好官,刘清是最好的。其余我不知道。

      罗其书口供如下:

      年三十二岁。我是罗其清胞弟。在太蓬寨时,我哥子罗其清叫我带人到营山、仪陇一带,阻截粮道,并到处与官兵打仗是有的。后来,在蔡家梁被官兵剿败后,逃到山洞内藏匿。官兵又赶到。我冲出来,要想投河,就被拿获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