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在巴中之红岩子战斗

红岩子,位于天平山、乌龙垭、石鹅寺三座雄险山峰争相环抱的一狭谷地段(今有红岩水库)。由此而上为观音岩,再上数百米为乌龙垭垭口,这是由通江到南江的必经要道。

红岩子战斗
红岩子战斗

1935年2月5日(农历正月初一),川陕革命根据地在通江城所设置的党、政、军机关及工厂、企事业单位撤出通江城。除少数由此西行经鹦哥嘴到巴中城外,大多溯诺水而上到涪阳坝,再西北行经陈家坝翻乌龙垭到南江地域。撤离时,由东路游击队第3团掩护,在红岩子与敌打了一仗。这一仗是红军在通江境内与川军正规部队的最后一仗。

苟元书在《撤离川陕苏区时的红岩战争》中回忆道:1935年2月中旬,边行军边整编的红四方面军东路游击第3团,奉命在乌龙垭一带掩护红军主力向西撤退。当进入红岩子时,尽管红江县军区指挥部和各级苏维埃工作人员,因离开家乡心情沉重,但为了阻击敌人,早就在此修筑工事。工事尚未修好,川军已进入阵地前沿。当天夜里,我二营即奉命由营长何海洋率领两个连偷袭敌人。营部通讯班摸到敌人营部,生俘敌营长以下官兵30余人。我们两个连也生俘敌兵300余,打死打伤百余人。后从敌兵口供得知,川军系刘湘的两个旅,是从王家坪绕道上来追击红军的。

当我们两个连刚回部队,又奉团部命令立即进入阵地,准备战斗。上午8点,当我营连续放弃第一、二道工事时,川军在追击炮和重机枪掩护下以密集的队形猛烈攻击。11点时,团部又命令放弃第三道防线,往西北制高点靠近。这次撤退,部从有些伤亡,连长们埋怨地说:“这样倒霉的仗,从来没打过。”何营长解释说:“我们二营的工事是在敌人非通过不可的位置上,三营阵地前沿都是悬崖,不好通过。我们要将敌人引进来,再围歼他。”在我们撤出第三道防线时,敌人果然认为我们是游击队,不敢白天和他们交战,便蜂拥而上,攻击更加猛烈。到了12点,我一营、二营和东路游击第二团从两翼压下去,三营抄到敌军后面切断退路。这时,团部又令我营夺回第三道防线。战斗一直打到下午4点,仅我营就歼伤俘敌团长以下官兵千余人,缴获追击炮2门,重机枪3挺,步枪500支。据晚间通报,我部已将敌两个旅大部消灭,歼伤俘敌团长以下官兵4千余人,缴获各种枪枝3千余支,迫击炮20门。

红岩子战斗,是我们撤出苏区时打的一次大胜仗。战后,我们在南江曾家岩休整改编,东路游击第3团改成了红10师29团,何海洋任团长。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红军在巴中之红岩子战斗
红岩子,位于天平山、乌龙垭、石鹅寺三座雄险山峰争相环抱的一狭谷地段(今有红岩水库)。由此而上为观音岩,再上数百米为乌龙垭垭口,这是由通江到南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