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红军文化 巴山来了徐向前

巴山来了徐向前

1901年11月8日,徐向前生于山西五台永安村。23岁时考入黄埔军校,1927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11日,任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兼第四军军长。组织指挥了一系列战役,粉碎了国民党军对鄂豫皖苏区的第三次”围剿”。1932年10月,红军未能打破国民党军的第四次”围剿”,红四方面军主力2万多人被迫撤出鄂豫皖苏区。在徐向前的带领下,红四方面军来到巴中,拉开了两年多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斗争的历史大幕。

一不为钱二不为官为解放受苦受难的工农大众

1932年寒冬,徐向前率领红四方面军转战三千里,翻越大巴山,进入川北,迅速占据了通江、南江、巴中三座县城及周围大片地区。“斧头劈开新世界,镰刀割断旧乾坤。”大巴山下一派天翻地覆的景象,“巴山来了徐向前”的歌声传遍大街小巷:

“红军好厉害哟!

龟孙子田冬瓜(称呼军阀田颂尧的绰号)快垮杆喽!

红军不拿百姓一针一线,对穷人像兄弟一样哟!

红军首领是哪一个?说是有个徐向前!”

红军新来乍到,要立脚生根,关键在于发动群众。徐向前要求各部队组成工作队,分片包干,分兵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建立各级红色政权和群众组织。徐向前在一次干部会议上坚定地说:“我们红军来到通南巴,立脚生根,关键在于发动群众,要给广大群众讲清楚,我们红军是一不为钱,二不为官,是解放受苦受难的工农大众。”

徐向前一边指挥全县的土改工作,一边率人亲自在郊区开展工作,他向红军讲:“天下穷人是一家,群众对你有了‘一家人’的感情,才能相信你的宣传,跟你闹革命,否则,雷打他也不会动弹的。”工作队的干部、战士按照徐总指挥的指示,到老乡家里什么脏活累活都干,很快就打破外地人同本地人、军队同老百姓之间的界限。

有了红军撑腰,男人们敢于起来向地主老财讨还血泪债了。土豪劣绅丧尽往日的威风,被农民踩到脚下。每次开仓分粮,就像赶集似的,从四面八方涌来衣衫褴褛的人群,诉开展工作,他向红军讲:“天下穷人是一家,群众对你有了‘一家人’的感情,才能相信你的宣传,跟你闹革命,否则,雷打他也不会动弹的。”工作队的干部、战士按照徐总指挥的指示,到老乡家里什么脏活累活都干,很快就打破外地人同本地人、军队同老百姓之间的界限。

有了红军撑腰,男人们敢于起来向地主老财讨还血泪债了。土豪劣绅丧尽往日的威风,被农民踩到脚下。每次开仓分粮,就像赶集似的,从四面八方涌来衣衫褴褛的人群,诉说着红军的恩德,欢天喜地,领回了分得的粮食、财物。

1933年夏天,驻在东兴场乡一带的工作队发现金盘、凤凰嘴村不少贫苦农民患严重的疟疾、痢疾等病,不少农户大春种不上,荒了不少田地。徐向前即令红军卫生队去给农民防病治病,还派了一个营的红军战士帮助没有种上庄稼的农户全部种上了庄稼。红四方面军在川北时,总部设在通江县城。部队经过两个月的艰苦转战,有了落脚地,有了粮食吃,有了衣服穿,涤尽满身征尘,面貌焕然一新。战士们兴高采烈地说:

“红军就是离不开山,离了大别山,到了大巴山。”

“有山就有红军,通南巴可真是落脚的好地方!”

土地革命推翻了封建地主的统治,地主阶级不甘心失败,组织反动武装集团,公开反对苏维埃政权;少数人投机叛变,危害革命;反动匪徒抢劫杀人。

徐向前针对这一严重情况,在前线指挥部召开紧急会议,他说:“我们是为天下穷人闹革命谋解放的队伍,要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剿灭土匪。”接着他对剿灭土匪作出了具体部署,采取军事打击与政治瓦解相结合的方针,令各部队分赴各地剿灭土匪,决不让反动分子在苏区活动,以巩固赤区。

在驻通江的9军24师72团、驻南江下两河口的31军91师273团和各地方武装部队配合下,苦战21个日夜,终将盘踞在通南巴的“盖天党”消灭,其中毙俘土匪400余人,缴获大量的武器、大烟、银元等财物。经过严肃教育,释放了受骗上当群众,将何北平、何雨田、陈占魁、彭兴等一批匪首活捉,进行公审。另外,“会道门”的头目、骨干也被活捉进行公审,各种“会道门”彻底瓦解。群众高兴地说:“有红军在,我们再也不怕‘棒老二’了!”

徐向前在走访群众中得知,田颂尧部队勒令群众家家户户种植鸦片,以收取巨额烟捐。见此景象,徐向前决定和地方政府一起,开展禁烟运动。红军部队一方面耐心对群众做思想教育工作,一方面宣布废除一切烟捐烟税;还宣布严禁运销,凡私自出售和贩运鸦片的,轻者罚税款,重者没收,交革命法庭制裁。同时规定:赤区奖励种植有益身体之谷类,一律禁种鸦片,吸烟者分期禁戒,采取关闭烟馆、口服戒烟药、隔离戒烟、干部带头戒烟等办法戒烟。巴城东城街200号附3号至附8号,原是一座建于清乾隆年间的大院,从1933年1月到1935年夏初,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就住在这里,部署了根据地反“三路围攻”的战略,指挥了仪南、营渠、宣达三大战役。

1933年2月18日,坐镇阆中的田颂尧令孙震率主力38个团共6万余人,分左中右3路向通南巴进击。这就是田颂尧的“三路围攻”。

大巴山下,响起了密集的枪炮声。阵地接二连三失守。徐向前以少量兵力配以地方武装,坚守前沿阵地,消耗敌人,而将主力红军集中到方圆不及百里的空山坝地区。在这里,徐向前主持了空山坝的军事会议,确定了反攻作战计划。

5月20日晚,各部队开始行动。红十一师担任从空山坝以北向敌左侧迂回、断敌退路的任务,徐向前亲自带着这支部队向敌后穿插。5月21日上午,部队陆续到达阵地,筑起了工事。这时,红军右翼纵队也完成了迂回任务,敌左纵队的13个团全被包围在柳林坝、余家湾地区。机不可失,下午4时,徐总发出总攻击令。英勇的红军像猛虎下山似的向川军扑去。敌总指挥孙震发现四面八方都有红军,才慌了手脚,赶忙突围逃命。这里的地形本来不适于大部队运动,翻过一岭又是一岭,山险隘路一旦被截断,插翅也难逃。徐向前将一部兵力卡住垭口、谷口,以大部兵力向敌猛烈穿插,分割围歼。

经3昼夜激战,红军全歼敌7个团,溃敌6个团,敌左纵队被彻底摧垮。至6月中旬,反三路围攻战役胜利结束,历时4个月的战斗,红军把田颂尧多年积蓄起来的兵力搞掉近二分之一。红军粉碎田颂尧的3路围攻,震动了川军,鼓舞了人民,红四方面军猛烈扩展达4万人。作为一路红军的军事统帅,徐向前认为当时的客观形势,利于红军发起外线进攻。于是,他接连指挥了3个战役:

第一个是攻打田颂尧部的仪陇、南部战役。

由于敌人严密封锁,食盐运不进来,军民没有盐巴吃,徐向前建议首先发起攻打田颂尧部的战役,占领南部境内的盐井,解决食盐问题。1933年8月12日,徐向前命令部队出击。经半个月的时间,红九军克仪陇全县及嘉陵江以东南部地区,占领了100多口盐井,胜利实现了战役企图。

第二个是营山、渠县战役。营山、渠县位于川陕苏区以南,是杨森的防地。杨森原系以刘湘为首的速成系势力的重要人物之一,2万余人兵力从巴中县属的玉山场、鼎山场起,由北而南直至岳池、广安一线。9月22日,大雨滂沱。徐向前选择了这一敌人意想不到的时机,命令红九军和红四军十一师连夜从东西两侧向敌迂回,配合正面的红三十军待次日拂晓发起攻击。23日拂晓前,红三十军从正面突击,红九军和红四军一部从背后突击,将玉山场、鼎山场之敌打得不知所措,不到两天,就解决了战斗。徐向前又亲率部队向纵深突击,是役历时半个月,共歼杨森部3000余人。

第三个是攻打刘存厚的战役。

刘存厚是一个老牌军阀,盘踞在宣汉、达县(绥定)、万源、城口一带。在平昌得胜山军事会议上,徐向前总指挥确定了奇袭刘存厚的战役部署:先以一部兵力沿嘉陵江东岸积极佯动,造成西进的态势,麻痹刘存厚;以主力十余个团秘密向东线集结,出敌不意,发起攻击。

各部队开始行动后,刘存厚真的以为红军在西线攻打田颂尧和杨森了,悠然自得,没多少戒意。10月17日拂晓,红军突然出现在东线,分左中右3路纵队打向刘存厚的腹地。当红军先头部队抵达县城郊时,刘存厚还在府中饮酒扶乩,听到枪响,才惶惶然带上家眷细软,出城逃命去了。

三次进攻战役的胜利,使川陕根据地进入鼎盛时期。红四方面军扩展到近8万人,根据地达4.2万余平方公里,人口约500余万。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2201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