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红军文化 李先念在空山

李先念在空山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由鄂豫皖根据地向西进行战略转移,李先念率部随主力而去。在徐向前的带领下,李先念、张琴秋、许世友等一大批老红军、老将军以通江城为中心,率领广大工农红军,经过两年半的戎马疆场浴血奋战,巩固和发展了川陕苏区。

1933年2月,川军田颂尧部近6万人向红四方面军发动了“三路围攻”。方面军总部主动退到以通江县空山坝为中心、方圆约50公里的地域内,在运动防御中寻找战机,李先念担任率部迂回敌后、切断敌退路的重任。5月,空山坝决战前夕,有一次李先念冒着大雨,沿着湿滑的山路,翻过几道山冈,到担负艰巨攻击任务的红33团直接指挥作战。战士们看到浑身泥水的师政委来了,战斗情绪更加高涨。这次作战,红四方面军共歼敌13个团,俘敌两万余名。

1933年7月,红四方面军扩编,李先念担任红30军政委。

1933年10月,四川军阀刘湘对红四方面军进行长达10个月的“六路围攻”,李先念与方面军副总指挥王树声负责西线部队抗击四路敌军。当作战转入反攻时,徐向前、李先念率红30军及红93师从巴中出发,准备进而从西北的黄猫垭、旺苍坝地区,对敌第一、二两路军实施大纵深迂回,以求围而歼之。此时,张国焘忘记东线浅近迂回作战失掉战机的教训,又从后方打电话令部队向巴中正北的长池方向进击。徐向前提醒说,这样迂回太浅,很可能是追着敌人屁股打,张国焘不听。电话中讲来讲去,没有结果,使徐向前感到进退两难。这时,李先念大胆建议:“‘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嘛,你叫我们往哪里打,我们就往哪里打,我们听总指挥的!”

徐向前说:“好!我们来个机断专行,这回就是犯了错误也不听他的,错了我负责。”

在徐向前的指挥下,李先念率红30军沿仪风场、雪山场火速奔袭,抢在敌人之前占领黄猫垭天险,川军10余个团皆成瓮中之鳖,1.4万人悉数被歼。

“将军不下马”是毛主席对李先念同志的赞誉。新中国成立后,李先念先后任财政部部长、国务院副总理、国家主席、政协主席等职,任国家主席期间多次询问空山坝的发展变化情况。1984年他到四川视察,接见了川东北六县县委书记,问道,“空山坝的变化大不大,老百姓有饭吃吗,公路通没有?”他还说:“空山坝的腊肉好吃。”1983年7月,李先念亲自书写了“空山战役遗址”六个大字。

在通江县空山乡中坝村黄杨沟,一片地势开阔之地立有一块刻有“李先念骨灰撒放区”的石碑。1933年5月,红四方面军第十一师政委李先念亲自在这里指挥了空山战役,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他生前立下遗嘱,要求把他的部分骨灰撒在这片自己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1933年初,红四军十一师进驻空山坝后,红军战士在空山坝正西方的马家垭砍树扎木城阻挠敌人侵犯,当红军战士用马锯锯核桃树时,时任政委的李先念说,“那是老百姓的果树,我们打仗为人民,果树不能锯。”这棵核桃树因此保留了下来,从此枝繁叶茂,粗壮高大。

后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先念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大家称这棵核桃树为“将军树”,并请时任通江县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刘多发写“将军树”三个大字嵌在水泥碑上。岁月流逝,“将军树”逐步衰老,老化枯死,当地人又在枯死的树旁栽了一颗小核桃树作为“将军树”的接班树。

“空山战役遗址”、“李主席骨灰撒放区黄杨沟”、“将军树”是红军文化的瑰宝,这些红军文化遗址见证了一个时期的历史文化,也提高了空山的知名度。

在空山,先念小学、先念纪念碑、先念文化及先念精神得到很好的传承和发扬,先念精神时时激励着后人。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220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