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享巴中 巴州人物 正文 下一篇:

提督张必禄(下)

道光十九年(1839),四月,钦差大臣林则徐在虎门海滩销烟,英国政府以此为借口,决定派出远征军侵华。道光二十年(1840)六月,英军舰四十七艘、陆军四千人在海军少将懿律、驻华商务监督义律率领下,陆续抵达广东珠江口外,封锁海口,鸦片战争一触即发。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清廷下令:“湖南、贵州两省各备兵丁一千名,四川备兵二千,听候调遣”(夏燮《中西纪事》卷五),此为调集川军前往广东声援的准备令。数日后,清廷正式调集川军开赴广东参战。川军在开赴广东途中,钦差大臣琦善擅自与英方签订丧权辱国的《穿鼻草约》,消息传开,举国一片哗然。琦善被革职,道光帝下令对英作战,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道光二十一年一月初五日(公历1841年1月27日),清廷任命湖南提督杨芳(杨自嘉庆初年平定白莲教乱以来一直都是张必禄的老上司)为参赞大臣,皇侄、御前大臣奕山为靖难将军,从各省调军,前往广东参战。随后,清廷又下令增派两千名川兵援粤,并明确要求原四川提督、现任成都城守潼绵营千总张必禄参战,将功赎罪。三月中旬,张必禄奉旨在四川提督齐慎率领下带川军疾驰广东。川军抵粤后,集结沙面,听候杨芳、奕山调遣。五月二十一日,川军配合广东义勇参加石门之战。夜半,张必禄率七百余名识水性的川兵在夜幕中,携火箭、火弹、喷筒、钩镰,从西炮台乘小舟攻击泊于白鹅潭一带的英军船舰。川兵用长钩将船钩住,抛掷火箭、火弹。战斗中,张必禄身先士卒,全身多处负伤,仍英勇作战。由于英军船坚炮利,战斗很快失败,张必禄率众退守沙面的西炮台坚持战斗。25日,张必禄分兵迎击自四方炮台来袭的英军,弹药用尽,只得撤退。不久,广州失陷。之后,张必禄镇守石门,驻防广州,参与三元里战斗,多次立功。事后,升任川北镇夔州协梁万营都司(官秩正四品)。

平粱城张必禄墓前桅杆
平粱城张必禄墓前桅杆

梁万营驻扎万县(今重庆市万州区),距协城夔州府(今重庆奉节)二百八十里。额设营都司一员、千总一员、经制外委二员、骑兵和步兵一百二十人。分防龙驹汛,经制外委一员、步兵五人;梁山县(今重庆市梁平区)汛,把总一员、步兵二十四名;东西台藏换防,骑兵、步兵十二名;川陕马塘,骑兵三名、哨船三只、舵夫步兵三人、水手十二人。守城与分防各关卡加起来,梁万营共官兵二百四十七人。

由于有参加鸦片战争的背景,后世有官方文献记载张必禄时,出于爱国教育目的,大书特书他这段传奇而光荣的经历,说他是“四川抗英第一人”。其实,这种说法既不严谨,也不准确。有众多川军同时赴粤与英军作战,张必禄怎么就成了“第一人”?再说他是“四川抗英第一将”,更不妥。明明与他同往的还有四川提督齐慎,张必禄当时只是个低级军官“千总”,“千总”这样的品级根本不配称将军。未必张必禄这个千总率川军与英军交手时,他的上司——四川提督齐慎只是袖手旁观看热闹?所以这个“四川抗英第一人”的说法无论是逻辑上还是情理上都站不住脚。

道光二十二年(1842),英军攻占镇江进犯南京,张必禄飞驰江苏,受江苏督抚差委。事后,复授四川建昌镇总兵。

道光二十四年(1844),升任云南提督,驻扎大理。

道光二十五年(1845),张必禄督率官兵、乡勇平定云南永昌府(府治今保山)回民起事。事平。

四、养余年

道光二十六年(1846),张必禄因“年迈力衰,命原品休致”。不久,朝廷又因其“屡著劳绩”,特“赏食全俸,以养余年”。

张必禄致仕后,回原籍定居。其邸名“宫保府”,基址位于今巴州区图书馆。“宫保”是明清文武官员最高荣誉衔,故其居所美其名曰“宫保府”。宫保府“听雨楼”对联很出名,一百七十余年来,巴州的一些文化耆宿津津乐道。上联:雨沉云脚重;下联:风缓燕身轻。

闲居巴州城,张必禄仍枕戈待旦,时常带一些老部下到州城西北平梁城操练;也回老家看看宗亲,或前往州城之南的白羊坝(今巴州区光辉镇白羊坝村)祭祖;再就是寄情山水,重踏当年剿匪(白莲教)路,故地重游,回忆往事,发几声慨叹。

该年三月,张必禄为伯父张仕达撰碑文。

张仕达,字是夫。“识高学邃,耻为世俗之。自明经,即归卧林泉,著述自乐,士林咸宗仰之。侄自少从学,祗聆训诲,及改业从戎,遂多契阔”(引自张仕达碑文)。张必禄少时受教于伯父,从军后,与其离多聚少。为感谢伯父耳提面命的教诲,遂立碑撰文纪念这个长辈。碑文由当地秀才蒲心涛书丹。墓碑位于今万源市大沙乡油坪村得胜堡张必禄家族墓园。

2018年春,白羊坝张必禄另一处祖墓经细心而又略知巴州历史文化的村民发现,并上报文物部门。巴州区文物局组织专人查勘,发现大小墓葬三十三座,年代最久的距今已二百七十四年。

从藤蔓、荆棘、荒草中再次现身的是道光三十年(1850)所造的一座“四方碑”——这是张必禄人生最后一次为祖先造碑。碑楼单檐攒尖顶,顶尖葫芦形,坐于方形碑座上。碑座为方形叠涩式,上下浅雕卷草纹,碑座正面有三角形装饰,三角形内浅雕房屋、龙纹、云纹等图案。碑楼为形制两柱一间,正面门楣上方浮雕双龙戏珠托长方形匾额,匾刻“九世家风”,碑柱墓联为“品正行端龙门毓秀,出风入雅虎岭钟灵”,两碑柱侧面浅浮雕龙纹、人物、花草等图案,碑柱内两侧浮雕戏剧人物十组,记载墓主人生平事迹。碑楼两侧面分别阴刻草书,碑楼背面形制和正面基本一致,扇形匾额刻“树德堂”,碑柱墓联为“存顺没宁形归吉穴,光前裕后代启文人”。碑柱内侧浅雕花卉图案和“二十四孝”图案,内嵌墓碑,主要内容为张氏家族基本情况介绍。碑上第一列刻有“钦命四川全省提督军门张必禄”。

令人不解的是,张必禄道光十八年春任四川提督,年底被褫职。从立碑时间看,道光三十年之前张必禄还任过云南提督,不书“钦命云南全省提督军门张必禄”,而书成“钦命四川全省提督军门张必禄”,唯一的解释就是,张在任四川提督期间,也就是十一年前就有了为这位祖先立碑的打算,并撰好了碑文,到立碑时,工师忽略了更改或有意为之。无论四川还是云南,反正都是提督,只是先在四川做这个官而已。

第二座墓葬碑龛为整石雕凿,道光二十年(1840)立碑。碑龛坐于方形碑座上,碑座素面无纹饰。碑龛为两柱一间,卷拱形,卷拱上方饰冠形顶,卷拱上方浅雕双龙、云图案,正面门楣上方浮雕双狮托长方形匾额,狮头损毁,匾刻“清河源流”,碑柱墓联为“身历两朝念兹皇祖,系传九世焕启文人”,双狮下面浮雕有人物戏剧图案十一组,正面内嵌墓碑,墓碑内容主要记载墓主人生平事迹。碑楼背面形制和正面基本一致,匾额及碑柱题联风化严重,字迹模糊。碑柱内侧浅刻戏剧人物及花卉纹饰,内嵌墓碑,墓上碑文迄今清晰可见:“懋道祖碑文。四川全省提督军门七世侄孙张必禄,辛巳恩科武举候铨千总、八世侄孙张上思议修”。

此碑是张必禄与其侄张上思一同为太祖张懋道(张上思远祖)所建。侄儿张上思是辛巳(道光元年,公元1821年)恩科武举,至道光二十年前才听候选授了一个小小的千总,可知当时通过科考进入仕途之艰难与拥挤。中了,无论文职还是武职,还要等,有了缺额才能补。也就是说,仅有了功名还不行,还要等有了缺额,才能进入帝国官僚序列。关于张上思这个人下文还要提及,此处不赘说。

道光二十年,也就是张受到朝廷处分一年后,因平边有功,补成都城守潼绵营千总。此碑道光二十年立,而具名同样令人费解。若要解释,与立上一座碑情况类似:张在任四川提督期间,也就是两年前就打算为太祖张懋道立碑,按迷信的说法,自己官至提督,除了自身能力之外,还有祖先的荫庇,故给祖先立碑是对其感激与回报,所以提前撰写碑文,具名时,理所应当为当时之官职。碑文撰好,只待军务稍简,再实施建碑计划。可是如此解释仍不能自圆其说——既然已褫夺了四川提督职,眼下只是一个小小的千总,具名时还冠以“四川全省提督军门”,岂不名不符实、弄虚作假?所作所为误会邑人、隐瞒君主,既欺下,又犯上,是要杀头的。

张懋道何许人也?

碑文显示:“国初太祖大人系明远祖,任云南布政,曰铨,任云南巡抚,名本之嫡嗣也。”出生于清朝初年的太祖张懋道是明朝曾任云南布政使张铨、云南巡抚张名本的后裔。

“自豫章宦蜀落业石城,继迁德阳,明代有伟人,至明末群寇峰起,献忠屠川,因挈族远避……及今世传九世,其间文圣武纬代各有人。”有明一代,张必禄家族人物辈出,祖先从南昌迁移蜀地,先后落业石城、德阳。明末世乱,张懋道举家避难。满清定鼎中原后,回川到巴州安家置业,东到孟家山、南到万家沟、西到梨树垭,以及洞子院等地均有田产。上述的几个小地名,笔者无意费力去考证其具体地望,至此,也就不难理解张必禄父亲、祖父乃至曾祖、高祖、天祖、烈祖在巴州太平乡大沙坝场大钟坪落户的缘由了。

白羊坝埋葬着张必禄许多祖辈,居住着许多族人。张必禄因长期征战、驻防在外,平时与这些族人并没有多少直接联系。致仕后,他常到白羊坝凭吊祖先,慎终追远。

今平昌县喜神乡时属巴州长乐乡一甲梅子滩场——因河滩左岸有梅子树,故名。河滩左边的寺庙亦名“梅子寺”。从州城至长乐乡、原太平乡各场,捷径必经此地。致仕后,一次从州城到大沙坝场,张必禄夜宿梅子寺。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梅”“霉”同音,这寺庙怎么取如此之名?张闷闷不乐,一夜无语。翌日清晨,见寺庙对面禹王宫喜鹊登枝,脑子里灵光一闪,便脱口而出:“此地就名喜胜滩。”行伍出身的张必禄,平时想得最多的就是打仗,而且是打胜丈,哪怕已经退休。“胜”“神”同音。场境一水之隔相峙有梅子寺、王爷庙、禹王宫、文昌宫。当地人顿悟,原来这场由四座神庙组成,“喜神滩”一名便沿袭至今。

今平昌县马鞍乡白岩村四组的鹅鼻寺是一个五进堂的古老寺庙,系明代龙吟院遗址。至嘉庆、道光年间已破烂不堪。致仕后,张必禄旧地重游(当年追剿白莲教徒多次经历此地),出资添修,题“五百多一”(谓五百罗汉又多一个,此为尊称佛寺僧人有道行之意)四字额,书法秀润。“文革”期间,平昌县川剧团演员曾在寺里演出样板戏。寺庙随后逐年被毁,1983年彻底毁掉。现留一对威武的石狮在第二进门口及残存部分石院墙。

五、赴广西

道光三十年(1850)新年刚过,正月十四日(公历2月25日),旻宁崩。四子奕?立为皇太子,旋即位,诏明年改元咸丰,是为咸丰帝。

这一年,洪秀全等人组织的拜上帝会势力在广西急剧壮大,蓄势待发;七月,天地会陈阿贵军连克修仁、荔浦两县,直逼桂林。广西巡抚郑祖琛飞章告急。八月初八日,咸丰帝命两广总督徐广缙赴广西剿办,并重新召起已退休、在福州老家养病的林则徐为钦差大臣,以中央代表身份专掌广西平乱;又调湖南提督向荣为广西提督,重新启用已致仕的张必禄以提督身份驰援广西,会同剿捕。林则徐从福州出发,二十天后,行至广东普宁,于十月二十日病逝于途中。

广西形势危如累卵,张必禄受命于危难之际,十月,不顾年迈体衰,星夜兼程,由四川入贵州进广西,“中途构疾,犹据鞍疾驰”,十一月初七日至浔州(今广西桂平)时,亦暴卒。享年73岁(此为虚岁,实际年龄72岁)。出师未捷身先死,清廷两位大员先后病逝于征途。假如林、张不死,二人联手,广西的局势诚难预测,有可能就不是今天我们知道的结局了。这就是历史的吊诡之处。

张必禄“宣力三朝”(嘉庆、道光、咸丰),乃两朝(嘉庆、道光)名将,军功卓著、品节端正,为当时职业军人的典范。道光十三年(1833)、二十四年(1844)两次进京觐见,道光帝对他恩礼有加,评价他“谋勇兼全”。后一次,道光帝“见其精力尚健”,心里就有了想法,“暂准回籍,以备召用”。道光升遐,张必禄泣叩梓宫,奕?(即将即位的咸丰帝)慰劳甚殷。到了广西乱炽,新登基的奕?同样想起这员老将,认为可以倚为干城,命以提督衔即赴广西。张必禄得旨时,在京城参加道光帝葬礼回巴州才三日——反正已致仕,有的是时间。这之前,从北京至巴州,优哉游哉,张必禄走了半年多时间。

赴广西前,张必禄从巴州城到鲜家坪(今万源市鹰背乡境内,时属巴州)专门看望高龄的外祖父——外祖父已一百一十多岁。旧时,人们婚育早,四十多岁得孙或外孙屡见不鲜,是常事(张病殁,其外祖父活到一百一十八岁才寿终正寝)。

张必禄儿童时代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外祖父家度过的。外祖父对他既溺爱又格外器重,教他读书写字,寄予厚望。张必禄对外祖父的厚爱,终其一生都持感恩的态度,并十分敬重这个长寿老人,视其长寿为祥瑞,是对自己生命、衣禄、官运的暗中照拂。他视外祖父若神明。

张必禄告诉外祖父,自己刚刚接到圣旨,即日赴广西督办军务,临行前特来一见。拜别外祖父时,张必禄将一把随身多年的宝剑和一本书送给外祖父作留念。书的两页空白处有张必禄题写的诗词各一首。诗曰:

外祖恩如山,君令焉敢违。书剑相送罢,再拜是何时?

对外祖父的感恩和不忍分别,对皇上的忠心,对自己前途命运的未知,诗中流露无遗。哪知,此行成永诀。

看望外祖父,当日去当日回。张必禄以其雷厉风行的作风,带着侄子张由甫及约三十名老部下,刻不容缓,星夜启程。

张由甫即与张必禄共同为祖先张懋道立碑的张上思,“由甫”是其名,“上思”是他的表字。张必禄此次带着侄儿出征,其实还带有一点私心——侄儿是自家人,有血缘关系,办事自己放心(包括带老部下亦是此种心理)。更主要的还在于侄儿仕途蹭蹬,道光辛巳恩科武举,庚子(1840)前才补了一个千总。此次出征,正是立功的大好时机。在前线有了军功,何愁不升迁?

据郑祖琛等人奏折,说张必禄“甫抵粤境,因沿途感冒。尚能力疾督兵,由柳赴浔,不意病情剧增,遽尔溘逝”,并说他“弥留之际,尚呼进剿。其忠勇之气,迥越寻常”(《郑祖琛等奏郁林等股前往金田并张必禄病故折》)朝廷诏起张必禄本是剿讨旧匪,而于途中接报:旧匪已平,新匪继起。郑祖琛“飞咨该提督,亲行统帅,驰赴浔州,相机督剿”(引文同上)。此处“浔州”,指的就是洪秀全、杨秀清。换种说法,还急行在四川至广西途中的张必禄,此次执行的任务,已改为专门对付金田村的拜上帝会会众(太平天国)。不料,人刚到便病故。主要原因在于千里迢迢、马不停蹄急行军的劳顿,加之张必禄年老体衰,风餐露宿,跋山涉水,在瘴雨蛮烟中行走,久为湿气所侵,元气亏损,就是铁打的身体也经不起这番折腾。一代名将之花就此陨落。

这个郑祖琛,实为姑息养奸之人,在当时的广西,名声并不好。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郑祖琛,字梦白,浙江乌程(今属吴兴)人。嘉庆十年(1805)进士。历任两淮盐运使、福建布政使、陕西布政使、广西巡抚等职。“喜谈时艺,暗于吏治军政;溺佛,以杀人为不慈,于是文武益承指涂饰。”(李滨《中兴别记》卷一)咸丰元年(1851)太平天国举事,以防范懈怠,广西治安失控,被革职。

张必禄暴卒浔州,郑祖琛飞马报告咸丰帝,谕加“太子太保”(太保、太师、太傅合称“三师”,官秩正一品,是优待大臣的最高荣誉)衔,照提督例赐恤,复御赐祭文,予谥“武壮”,建专祠。

清文宗(咸丰帝)谕祭故云南提督张必禄文:

朕惟任重干城,节钺膺爪牙之寄;功资保障,旂常旌心膂之勋。阐《豹略》以宣威,诘戎制胜;锡龙纶而贲渥,加礼饰终。聿考彝章,式颁雕俎,尔晋赠太子太保衔。

原任云南提督张必禄,性昭果毅,志秉笃诚。累佐戎旃,历岩疆而奋武;懋宣伟略,靖回逆以从征。荐牍胪功励勇,荷丝言之奖;飘缨耀首酬庸,加翎翠之华。锐志攻坚,川陕聿资夫胜算;殚忱敌忾,楚粤屡建夫奇功。领健队以无哗,剿夷匪而洊膺专阃;誓妖氛之尽扫,晋崇衔而遂统戎机。中虽镌职以示惩,旋即赏官而奏绩。副九重之简拔,弥笃忠贞;播万里之勋名,倍勤训练。韬铃聿著,建上将之鼓旗;刁斗不惊,壮边城之锁钥。年力渐形其衰迈,林泉俾遂其优游。惟报国之抒忱,每据鞍而思奋。屡以粤西滋事,盗匪宜歼,令赴军营会同剿办。夙优干济,每尽锐以无前;益励驰驱,期鞠躬之匪懈。沦徂递告,悼惜良殷;用饬礼官,宠加恤典。既量功而晋秩,特赠宫衔;复考行以易名,载稽册府。谥之“武壮”,象厥生平。于戏!宣力三朝,听鼓声而思将帅;铭功百代,书竹帛以贻子孙。荐此苾芳,尚其歆格。

清文宗御赐故云南提督张必禄墓道碑文:

朕惟致果宣威,允副旌麾之寄;先驱效命,正深鼓鼙之思。惊驿路之遽徂,溯荩劳而轸念。爰稽旧典,式表殊庸,尔晋赠太子太保衔。

原云南提督张必禄,起家义勇,奋力戎行。拔戟摧坚,转战蚕丛之域;分符总武,策名燕塞之间。荣锡鸦翎,晋阶蛮部。赴幽关而趋瞻对,历分阃以管游军。洎乎榆塞从征,花门折虏。望衡山而飞骑,入瑶塞以消烽。荷先帝之殊恩,锡名“励勇”;列荐章而密记,擢秩黔阳。玉帐牙旗,专阃之荣殊畀;珠江锦水,岩疆之镇频移。喜溢故乡,洊膺督帅。偶以机宜未合,鎸职示惩;复因策遣堪资,储材待用。建碉楼而永绥边要,荡海寇而叠任驰驱。光复前阶,六诏之军威胥振;安全暮齿,九重之禄糈仍沾。朕方当膺图,许来展觐,谕精神之尚健,备召用而暂归。旋值小丑未除,俾其原官往剿。据鞍矍铄,不辞栈道之艰;裹甲沉绵,顿惜将星之陨。加官衔而示宠,录后嗣以推恩。眷及邮程,饬为维护。谥之“武壮”,肖厥生平。于戏!未收鯨孽之功,峨嵋长往;每念鹰扬之烈,颇牧难追。树此丰碑,永垂嘉绩。

六、身后事

叶落归根。张必禄棺椁在侄子张由甫及老部下护送下,于咸丰元年(1851)运回巴州。咸丰二年(1852)安葬于州城西北平梁城。

山东历城(今济南市历城区)人、时任巴州吏目(明于知州下有吏目掌文书,清则知州下吏目佐理刑狱并管理文书,官秩八品以下)孙基在平梁城南金锁关巨石上书“武壮佳城”四个宏伟大字纪念张必禄。四字端楷,笔力遒劲,每字超过一米见方,至今清晰可见。

州署在州城建专祠(即“武壮公祠”,祠址在今巴州区图书馆)祭祀张必禄。

张必禄墓位于平梁城中部偏南,占地五亩有余。墓前有长方形石桅杆一对,高一丈五尺,顶端小石狮装饰;有两块高大的石碑,分别刻写咸丰帝御赐祭文、碑文;碑前有威武的大石狮一对,分别蹲在宽大的神道两侧;神道两侧翁仲(石人)成列,马、虎、犬、羊等石雕对称排布;墓地开合,前后古柏森森。

115年后,也就是公元1967年春,巴中县的红卫兵“破四旧”来到平梁城,张必禄墓园惨遭灭顶之灾。红卫兵掘墓拆棺后,一个满面红光的“活人”紧闭双眼,手握宝剑躺在棺材里,手腕上戴着一对精美的玉镯,身着做工精细、华美的衣袍,仿佛刚刚熟睡一般。一个胆大的红卫兵用手去摸,棺材中的死人皮肤柔软,色泽与活人肤色所差无几,掘墓开棺现场被看热闹的村民围得水泄不通。随着开棺时间的推移,棺材中死人的衣服一点点毁色,衣服开始氧化,颜色愈来愈黯,红光满面逐渐变得面如死灰,皮肤失去光泽,萎缩枯焦,起皱打折,最终模糊不清。一个村民出于好奇,用镰刀轻凿了一下,面孔上一些粉末夹杂着白色黏物慢慢剥离。现场有人猜测说,这是用特殊颜料和药料混成的黏性很强的物质做成的假尸。一个喜唱川剧名叫马万如的村民将棺材中华美的衣袍(官服)取出来据为己有。日后,他常穿着衣袍去巴中县川剧团唱戏,有时在家中也穿上衣袍给邻居表演。1967年下半年,出于对文物的保护,巴中县文管所干部将衣袍及流落在平梁城附近村民家里宝剑、玉镯等文物以政府的名义收走,这些文物从此下落不明。

平梁城张必禄墓早已夷为平地,神道、翁仲、墓碑等荡然无存。墓地只余下两根高高矗立的石桅杆,其中一根做了电线杆。

平梁城是张必禄的真墓还是假坟,谁也说不清。墓地周围的老人说,为了防盗,张必禄的衣冠冢很多,大致分布在今通江、巴州、万源、梁平等地,具体位置,不得而知。

作为清廷大员,生前南征北战,驰骋沙场;死后却东躲西藏,与后人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想来是“留一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张必禄父亲张玉安,诰封“振威将军”;母亲鲜氏。

张必禄兄弟四人,张必禄为长,三个胞弟名必奎、必栋、必亮。

张必禄有二子一女。子由基、由庚。

张由基,因父军功,袭一品荫生(因先辈的官职、功劳而进国子监读书的人名“荫生”。张必禄官秩从一品,故其子袭“一品荫生”),授湖北安陆府知府(当时安陆府辖四县,府治在今湖北省钟祥县。知府官秩从四品)。

张由庚,字补诗。自小聪明机灵,具文武才,入州庠。初承父亲的军功被朝廷赐封“轻骑都尉”(即“骑都尉”),后授湖南长沙知府。骆秉章时任湖南巡抚。骆擢升四川总督后,旋即将张由庚调回四川老家。咸丰九年(1859),捻军犯汴梁(今河南开封市),张由庚招募乡勇平定后,又被朝廷调往宝庆(今湖南邵阳市)任知府,再回到湖南做官。此时,李永和、蓝朝鼎的顺天军作乱四川,四川总督骆秉章凑请咸丰帝调张由庚援川。张由庚的绿营兵为“向导营”,是平定天顺军的先遣队。在川南福宝山、金银寨等地,击溃顺天军,随后班师川东,平定开江、开县的顺天军,收复先前被顺天军占领的梁平、垫江等县。旋出兵宣汉、达县,与流窜至此的江南散军头领郭刀刀作战。同治元年(1862),出兵太平、城口,征剿顺天军曹灿章(李永和、蓝朝鼎部将)部。同治二年(1863),据守渠县、大竹的顺天军残部被张由庚收拾。因戡乱有功,张由庚被保奏为“布政司”衔(清袭明制,以承宣布政使为一省最高民政机构,布政使为司的主官,官秩从二品。授予张由庚的不是实职,是荣誉衔,故张由庚非从二品文官)。后来,蓝朝柱率顺天军犯汉中,骆秉章调张由庚前往救援。同治三年(18*),张由庚授陕西兵备道(官秩正四品,驻汉中),处理顺天军作乱事宜及安民生息政声卓著。同治五年(1866),授延榆绥兵备道(驻榆林)。卒于军。朝廷加“光禄寺卿”衔(官秩从三品),善后事宜按照道员军营病故标准安葬、抚恤。其子张天藻因其军功,授予知县。

张由庚带兵时,其友曾作《猛将行·呈补诗》。作品颂扬其军功,并向他反映军队纪律弛涣,殃民严重,切望严加整饬。绿营兵军纪败坏,今天能见到的史料有很多都能证明这一点。特别是与太平军作战,各部被摧折得畏敌如虎、军纪荡然,与之作战,往往溃不成军,惟能扰民。诗中列举张带兵作战事迹,考证史实,说张最初参加张格尔平乱,后又于道光十年(1830)参与抗击入侵回疆(回族人聚居的今新疆南部)的浩罕国(当时的中亚国家,邻回疆)军队,再就是咸丰、同治年间平定河南、四川、陕西等地太平军、顺天军、捻军及回民暴动。从诗中既可以看到张由庚南征北战的英雄形象,从侧面也暴露了绿营兵因军制缺陷所面临的困境——战斗力锐减、军需不足、声名狼藉,与“贼”无异。在老百姓眼中,世上已无正义之师、威武之师。

女嫁东乡一官二代,其后裔一直保存着张必禄当年赠送的匾牌。

参考书目:

1、《清史稿》

2、《清史列传》

3、《清实录·道光朝实录》

4、《清实录·咸丰朝实录》

5、《(道光)巴州志》

6、《(民国)巴中县志》

7、《辞海·历史分册》

8、《中国近代史词典》

9、《三省边防备览》

10、《四川近代史》

11、《天国之痒》

12、《中西纪事>

作者:周书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分享巴中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rexbar.com/post/399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