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阳是个戏窝子

人们说恩阳是个戏窝子。

恩阳咋成了戏窝子?这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缠结,总想探个究竟。在今天娱乐多元化,人们追求快节奏、刺激的生活,戏剧普遍冷秋状态下,然而戏剧于恩阳,依旧让人感受到某种热度。

你看,每年的二月二文昌会,恩阳文治寨公园还能连演数天川剧,观众每场数千人,盛况空前。

2016年5月,由恩阳新编的大型廉政川剧《挂印知县》作为四川唯一的地方戏走进了北京长安大剧院。

《挂印知县》登上中国戏剧的最高舞台,虽然很难,但我觉得还不是特别了不起,有些外力在助推。而“黑头”“红脸”“花脸”的传统戏,还让那么多恩阳观众入迷,不能不让人称奇。观众不可能“拉郎配”,要自觉地喜欢,真是不容易。市川剧协会会长闵娟说,每逢巴中城里川剧演出,恩阳的戏迷就会包车前来,如同赶节会。

恩阳是戏窝子,如此就不是虚传。《挂印知县》出在恩阳,名播遐迩,也不是偶然。

一、人聚财兴,搭建恩阳戏剧兴起舞台

一种文化现象的出现,它是有根由的,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川东、川北这片广袤之地,名埠重镇不少,戏剧独在恩阳孕育生发,历经数个世纪,有过当年的枝繁叶茂,今天还能老树发芽,招摇一方风景,足显生命力强盛。

恩阳,虽离川东北的中心城市古巴州仅二十公里,但它从来都是独领风骚,与巴州并蒂双莲。自南北朝置郡,建制迄今1480余年,与南江置县时间相近。据《巴中县志》记载,在南北朝梁高祖萧衍普通六年(今525年),始置“义阳郡”,历史上设郡、县时间长达800余年。1933年红军入川,先后设仪阆县、恩阳县、恩阳特别市。

恩阳由于发达的水运在漫长的发展中自然生长成为川东地区繁华一时的商贸重镇。“湖广填四川”时,大量移民来到恩阳谋生置业。恩阳成为移民重镇,会馆林立,如万寿街的万寿宫即江西会馆,禹王宫街的禹王宫即湖广会馆,姜市街的三圣宫即陕西会馆等。会馆是以地缘关系为纽带的交流、礼仪、聚会的建筑场所,由于演出活动也是祭祀活动的一部分,因此,在会馆中搭建戏楼,或在戏台旁修建庙宇就成为恩阳古镇中常见的建筑。如湖广会馆中戏楼呈过街楼形式,同会馆正殿、会馆院落共同形成围合空间。戏楼无论是结构复杂的屋顶形式,还是各个部件的装饰构造,都展现了极高的艺术手法和文化特性,也表达了恩阳人民对戏曲艺术的热爱之情。

人口的聚集,场镇的繁荣,人们总要寻找心灵慰藉。建会馆,修戏楼,是恩阳移民之镇积心之所。反过来,众多戏楼的建设,又为恩阳戏剧起兴奠定了基础。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恩阳是个戏窝子
人们说恩阳是个戏窝子。 恩阳咋成了戏窝子?这个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缠结,总想探个究竟。在今天娱乐多元化,人们追求快节奏、刺激的生活,戏剧普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