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古城遗迹:汉中古道

从张氏住房向东约20米,即古之“汉中大路”。该路宽约三米,高有数百级石梯铺设。层层叠叠邀而上。从老街登石梯约三十余步,右方为一平坝,古为廖氏花园之地,坝之正面亦有石梯数级,再上有平台,托一三合院房屋,朝门、内坝、围墙齐备,为廖纶胞弟所居,时人亦称此宅为“廖家衙门”(廖纶曾任海州知州),后遭火灾房屋被焚,其遗址今为“税务局老街家属院”。沿梯再上百余级,右为古“官山”(埋葬死者的公用地),左为周姓江口名特小吃“火米糖”作坊,再上百余石梯,两边是悬岩绝壁,中以人工在岩石上开成一道宽阔石梯向佛头山上延伸。

汉中古道
汉中古道

据说此道为廖纶等雇匠开凿。左岩壁岩上有廖纶亲书“群山开路让人行”之石刻大字至今尚在;右边石壁上,亦有廖纶于光绪癸未(1883年)夏日手书的“石峡颂”,其文曰:

天辟灵奇,重峦叠嶂。冈抱双环,路开一线。
树老石悬,竹修烟暗。宿鸟晨飞,流萤夕灿。
水汇岷江,云连秦栈。剑阁夔门,东西相间。
玉垒铜梁,秀分阙半。拾级联登,置身霄汉。

书法神妙,镌刻精工,词语简练,含意深广。幸被私房遮没至今尤存。后人多有架梯而上,用纸以烟末拓原文,得之视如珍宝。距“石峡颂”上方不远的右侧,有一巨大石龟,背负一座高约丈二,宽有六尺之石碑,碑文为大清同治“户部员外郎”彭庆文亲书,龟之前方及左右,皆有石条砌成栏杆,惜因年代久远,碑上文字大都风化脱落,难以辩认唯碑上端口横书“旌表节孝”四个大字清晰可见。据说驮碑之龟,并非龟,相传龙子之一,名曰赑屃,因力大无穷,触犯天条,谪降人间,罚之驮碑。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时,将碑上残文削平;改成“语录碑”,至今犹立于大路之侧。此碑上方相距数公尺,亦有龟碑一座,同样改为语录碑,而高度仅有原碑二分之一;再往上行,梯沟旁还有龟碑一座(址在旱桥下面左方),可惜碑文已完全风化而不可辨认,接此碑再上行数十级石梯,大路中有一长方形之石坝,石坝上建有房屋。左为刘姓住房,右为王姓之木工作坊。再登石级三十多步,右方(今旱桥左桥头)亦有龟碑一座,龟前砌有石条栏杆,碑文风化无辨,后因建新街被毁。址在今旱桥左桥头,今所谓“龟碑湾”,即因有此5座龟碑而得名。

THE END
打赏
海报
平昌古城遗迹:汉中古道
从张氏住房向东约20米,即古之“汉中大路”。该路宽约三米,高有数百级石梯铺设。层层叠叠邀而上。从老街登石梯约三十余步,右方为一平坝,古为廖氏花园之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