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生命奉献给通江中学的罗北平

罗北平(1938—1985),四川江安县永乐乡人。1952年秋考入重庆市第一中学读高中,任学生会副主席。1955年秋,考入西南师范学院物理系就读。先后任学院学生会学习部长、宣传部长。

1959年秋分配到通江中学任高中物理课。文革中,罗北平被调到沙溪区盐井小学、永安“五·七”中学任教。1978年秋调回通中工作,1980任教导主任,1984年任副校长,主管教学工作。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江县第一届委员会委员,第二届常委。县教育学会副理事长,达县地区物理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通江县地处山区,教育落后,罗北平是第一个受过高等教育而分配到通中的专职物理教师。据当时在通中读书的学生回忆:“这以前上物理课,老师照书本念,灌得学生打瞌睡。罗老师到学校后,讲课深入浅出,用生动的语言讲清概念、定理、定律和基本知识,有时以日常生活、简单劳动中的事例打比方,使抽象的概念形象化,课堂活跃,学生学得懂,记得牢。”此后,逐步改变了重文轻理的风气。

“文化大革命中”罗北平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被下放到区乡任教。1973年调永安中学,已患肝炎,身体清瘦,教学上仍坚持“四认真”的原则,从不缺课。1980年罗北平被提升为通江中学教导主任,他抓了两件事:一是建立学生档案,加深学籍管理。新生建立档案,旧生设立卡片,转进转出的学生,均按批准手续办理,结束了学籍管理的混乱局面。二是建立正常教学秩序,加强教管理。罗根据《教学大纲》的规定和学校实际,对各学科分别提出了不同要求,又制定了教学考核细则》和一系列规章制度来推动、督促《教学大纲》的贯彻,正常的教育秩序很快建立起来。

1984年秋罗北平的肝病已转化为癌症,到1985年春,手脚、大腿和腰均先后呈现红蜘蛛网状斑痕,经县医院珍断为“肝癌晚期症状”。此时,如能休息治疗,或许能转危为安。可是,进入校级领导班子后,工作担子更重了,他既要考虑全校教学工作的安排部署,又要处理日常事务、了解学生思想动向,还担任高三一个班的物理教学工作,每天晚上都是凌晨1时左右才睡觉。罗北平已知道自己在人世的时间不多了,同事们劝他休息治病,他则说:“我要利用有限的时间,多干点实事,不然我算是白读了大学。”他于4月中旬开始准备《如何防止过失性失分”的报告,原定5月份给学生讲,怕迟了影响学生受益,就提前于4月26讲。这时,罗已集肝病、胆结石、胃病于一身。这天下午天气并不热,上台了半小时,就汗流浃背,脸上灰色,右手按着肋部,牙齿咬得剥剥响。主持会议的同志劝他休息,改期再讲,他说:“学生时间紧,一次讲完免得再搭摊子。”就这样强忍着剧痛作完报告,双手按着肋部,弯腰往家走,到厕所旁打了几个趔趄,同事急去扶住,才勉强回到寝室。随着病痛的加重,他不得不到西南医院检查,肝癌得到确诊,医生要他立即入院治疗。但他惦记工作,很快回到了学校,继续坚持战斗。高考后,又对全级考生的试卷进行分析,指导学生填报好志愿书,预计可上录取线90人。做妥了考生的一切工作后,才去成都治病,可是已经晚了。8月18日开刀,除切除癌块外,还取出如樱桃大的胆结石三颗,手术后病情逐日恶化。8月28日学校第二次赶到医院护理,见面后罗首先问高考上线多少人?当得知“92人”上线后,罗兴奋地说“完成任务了!”并低沉而深情地向床边的校方领导说:“我不行了,请转告同志们,要注意健康,身体好才能多为山区培养人才。”9月1日,病情危急,处于昏迷状态,下午4时醒来似有话要说,想说不能说,想写手不能动,双眼呆呆地望着。1985年9月2日,罗北平逝世于成都陆军总医院,终年48岁。

本站文章仅供学习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55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Captcha Code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