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南江故事 南江县高桥乡箭杆村的红色故事

南江县高桥乡箭杆村的红色故事

高桥乡解放前原名神潭乡,1933年红四方面军来通(江)南(江)巴(中)建立了川陕革命根据地,在箭杆山大院坝建立苏维埃政府。苏维埃政府右侧下面约100米处有一座地势相当险要的小石桥长约7米,宽1.5米,高30多米,也是一条通往平岗的要道。苏维埃政府有一加强连部队驻守,成立了各种办事机构,领导受苦百姓闹革命,驻居时间1933年-1935年。箭杆山是铜铃山下的一段小山脉,下止于干河坝,上止于石庙段,酷似一支箭,故名箭杆山,箭杆村由名而来。

再续广袤的铜铃山,海拔1200米,森林茂盛,有珍稀动物,麝香、锦鸡、野山羊,还有山猴、野猪、野鸡、野兔等。铜铃山巅建有铜铃寺,解放前供奉菩萨几十尊,古历6.19赶庙会相当热闹,还要唱大戏,各样生、熟品供应充分,吸引远近千余人闹腾几天。也就是在铜铃上红军解放南江,各级苏维埃建立不久,曾任南江县警察局居住的恶霸地主何北平,纠集神潭、下两等地,未逃跑的豪绅地主,以红灯教徒为班底组织“盖天党”。何自任总司令,下分四个团,还有教官(即水师)、敢死队等。在何的煽惑、胁迫下,参加“盖天党”的达五百余人。这伙匪徒盘踞在两处:一处是铜铃山,孤峰突起,三面悬崖绝壁,正中一路可通。“盖天党”总部设在山上。另一处是清平寨,四周寨垣坚固,工事层层。匪徒们集结于两处,日夜“练水”“挪刀”,抢劫附件区、乡苏维埃政府,甚至威胁穷苦百姓说“不参加“盖天党”者,全家人杀绝”,闹得平岗、神潭、仁和场一带鸡犬不宁。

1934年冬月初,红73师一个营,配合附近区、乡游击队一千多人,将铜铃山及清平寨的“盖天党”团团围困,匪首何北平乘红军初到,立足未稳,企图先发制人,当天即命清平寨的“盖天党”匪徒对红军发起攻击。红军指战员沉着应战,四面出击,匪徒伤亡甚重,丢下阵地,拖着伤员逃回巢穴。农历冬月初八,铜铃山匪徒头目率匪200余人,头裹红巾,手执长矛、大刀,在水师教官的水、符、咒的蛊惑、威逼下,疯狂地向吴家梁方向猛扑过来。

驻守吴家梁的是红军英雄连和游击队的两个连队。红军连长李刚,命令各排战士撤出前沿阵地,把匪徒引向地势平展的大地角;又传令驻守在火地湾、庙垭岭两个游击队连,不得擅自出动,听到大地角枪响,立即切断匪徒归路。

匪徒占领吴家梁前沿阵地后,即向大地角搜索前进。水师教官用柏枝向匪徒身上洒水、念咒,高喊“杀不进、打不进”。忽然一声枪响,水师被击毙,红军李连长大吼一声,冲入匪群,一百多名红军战士迅速跟上,左挑右刺,前冲后拦,敌人支撑不住,向山下溃退,在溃退的路上又遇游击队阻击,2百多名匪徒全部落网。

13日晚,捣毁匪巢穴之一的铜铃山,红军根据事先的侦察和所作的准备,按时进入阵地。一位班长,身带短枪和匕首,腰系麻绳,从竹梯一步一步攀登到晒经石下仰望时,离晒经石顶还有8尺多高,他便用竹竿将打好扣子的麻绳挂在晒经石边一根树桩上,拉着麻绳,登上了石顶,首先结果了匪哨兵性命。这时,红军战士接连不断地都上了晒经石顶,龟缩在老巢的匪徒们,有的睡在床上吸鸦片烟,有的饮酒划拳,有的在吆三喝六。一个水师正在神座上“练水”。一声枪响,水师倒下。匪徒们如梦惊醒,当红军的枪口对着他们时,个个跪地投降。

正面进攻的红军连队,听到枪声,迅速突破敌后的三道防线,使敌腹背受击,有的投降,有的跳崖,匪副司令被活捉,匪巢穴之一被捣。

14日,红军接着围攻匪另一巢穴清平寨,进入寨门,空无一人。各从山洞中搜出几个匪徒,得知匪首何北平潜逃另一山洞—廖家老房后洞子,红军和游击队将洞子团团围住。这个山洞在悬崖上,要靠梯子上下。何北平进洞后,即毁掉长梯,负隅顽抗。群众献策,将海椒、土烟、硫磺、扬尘、柴草杂物,放在洞口下,着火烟熏;另树高杆,吊晒席作扇,牵动晒席,将烟扇入洞内。熏到第三天时,匪首何北平等,爬到洞口呼喊投降。至此,“盖天党”全部覆灭。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1916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