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民俗文化 牛王庙拼刺刀

牛王庙拼刺刀

牛王庙位于现在通江县杨柏镇(原太平乡朽石坎)与平昌县得胜镇之间。

1934年8月中旬,粉碎川军的六路围剿,红四方面军在东线取得了巨大胜利后,立即转入西线的反击。这时南线的李家钰、罗泽洲横躺在得胜山、朽石坎一带。得胜山与朽石坎遥遥相对,互为依靠,当中只隔一条小河。他俩胆怯而又骄横,妄图倚仗这里险要的地势,苟延残喘,作垂死挣扎。他们曾自吹自擂地说:“红军想要从这里跨过,除非长着翅膀。”1934年8月下旬,红四方面军主力向西线挺进,攻下大铁山后,接着就攻朽石坎,一连三次都失利:第一次攻碑垭梁,牺牲六人;第二次从溜槽沟攻猫儿跳,遇川军置铁草鞋,牺牲十余人;第三次攻猫儿跳后面的元山包,碰着川军的机枪连,牺牲五十多人。敌连长住元包山西侧陈文弟家。红军失利的第二天,敌连长命令一班人去割牺牲烈士的耳朵,用麻索串着到李家钰那里请功。群众看见万分悲愤,一个个暗地里咬牙切齿,咒骂这些惨无人道的野兽。红军从三次失利中总结教训,认识到要消灭盘踞在朽石坎、得胜山的敌人,必须另选途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只要与群众商量,就有战胜敌人的办法。红军是为穷人打天下的,与群众心连心。老官区第九乡苏维埃主席姚贵安,对这一带的地理情况最熟悉,从打朽石坎的失利,看到川军的残毒,就主动提出给红军带路。一天晚上,红军某团一面佯攻朽石坎,一面派一个轻装连从木溪号过河,经张家沟、稻谷寺,直插朽石坎前面的龙池山。龙池山与大包梁相连,轻装连占了龙池山,也占了大包梁。占了这两个有利地形,就像一把钢))刺中了李家钰、罗泽洲这两只狗的背梁骨,即使用九牛二虎之力作垂死挣扎,也无济于事了。

龙池山的对面为松瓜梁,两山之间的垭口叫夜蒿树垭。是太平坎到朽石坎的必经之地。轻装连潜伏在夜蒿树垭附近的丛林里,伺机消灭敌人。

大铁山红军一夜佯攻,弄得朽石坎的敌团长一夜没有睡觉,又在下令死守,又在给杀牛坪旅部打电话,请派援兵。驻杀牛坪旅长李清庭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立即派援兵。

天才麻麻亮,援军到了。一个个从太平坎往朽石坎移动。埋藏在茂密林中的轻装连长观察后,急令作好战斗准备。摇摇摆摆走路的川军甚为得意,耀武扬威的样儿,战士们见了更加火冒三丈。当敌人到了夜蒿树垭时,从密林中飞出一颗手榴弹,随着手榴弹的爆炸,一百名红军勇士像猛虎冲了出来。敌人遭到突然袭击,像毒蛇被拦腰一刀成了两截:一截拼命往前跑,一截拼命往后逃,夜蒿树垭留下了二十多具尸体。轻装连分成两队向敌人展开攻击:一部追赶向太平坎逃跑的敌人,乘胜占了松瓜梁;一部追赶逃往朽石坎的敌人,占了仙女山。松瓜梁与太平坎背后的高观山遥遥相对,松瓜梁下有一段开阔地,过去修建过牛王庙,人们称这里为牛王庙。两山相距二里多。从高观山到牛王庙有_rj背梁,宽丈余,长五十公尺,高三四丈,当地人称“天心桥”。形似两山之间架的一座石桥。从高观山前来援助被打得狼狈不堪的川军,利用“天心桥”这个有利地势,阻止追击,轻装连则坚守松瓜梁。

当夜蒿树垭伏击战打响后,住大铁山的红军向朽石坎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攻占仙女山的红军从下往上打,大铁山的红军从上往下打。一夜没有睡觉的川军遭到上下夹击,又不断向太平坎求援。敌人为了增援朽石坎,先得吃掉松瓜梁的轻装连。一场肉搏战在牛王庙展开了。

川军冲上来,轻装连冲下去,这样一往一来的冲杀,在牛王庙进行五六次。从早上直到午问,冲杀的喊声震荡山野。正当进行第六次肉搏战时,住大铁山的红军消灭了朽石坎的敌人,赶到了牛王庙。敌人见大势已去,只得乱纷纷逃跑。红军一股劲追到了太平坎下面的潘家河。敌人从杀牛坪增援朽石坎的一个连,刚到潘家河,见红军来了,也就不顾命地往回跑。敌易连长坐在滑竿上,正被抬着爬坡。抬滑竿的看见红军已到,来不及放杆拔腿就跑。易连长从滑竿上滚下地,走了不多几步,红军赶到,一声枪响,结束了性命。

这一仗消灭敌人一个团,打死二百多人,伤一百多人,俘一百余人,缴枪二百余支,子弹一万余发。红军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死八十余人,伤五十人。住得胜山的川军,听说红军占了朽石坎,也就纷纷撤退。龙池山的伏击战、牛王庙的肉搏战,为红军向西线挺进,打开了大门。

(原太平乡李成碧、陈元凡、陈文弟、巨家容、周天喜及广纳乡易修武口述)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2028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