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巴中 通江人物 民国通江县沙溪镇闫家那些事儿(闫和璋)

民国通江县沙溪镇闫家那些事儿(闫和璋)

民国年间,闫家在沙溪嘴河里(现通江县沙溪镇)也是响当当的大族。分居角溪沟和廖坪。

角溪角有三兄弟,号称“大老爷、二老爷、么老爷”,即闫永福,号九如,闫永禄、闫永寿。其实只有大老爷闫九如是真老爷,老二(哑吧)、老么都沾了老大的光,被时人尊一声“老爷”而已。

么老爷闫永寿,在当地很不得民心。土改时被群众乱棒打死,死后还被扔到牛圈里,嘴里塞满牛屎。

闫际风出自士绅之家,从小娇生惯养,不知天高地厚,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临解放时,沙溪组建国民自卫队,要求绅良人家子弟参加。凑凑打打,拼凑了二十来人。当时时局紧张,国民党败局已定,沙溪河里一些头面人物都缩起,不愿意出头领导。这闫际风不知轻重,自告奋勇当队长,一天训练、巡逻、站岗、放哨搞得雾气陡然。一九四九年底,通江解放,沙溪来了一队解放军。闫际风就是不信邪,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带领自己部下,突袭沙溪嘴,攻打解放军,闹了个全军覆没。这就是著名的“土匪攻打沙溪嘴”。

闫和璋 ?(1892—1952)本名闫文珍,和璋是其号,住廖坪傍岩子(小地名),1917年毕业于四川农业大学注

闫和璋大学毕业后,回到通江,先后担任县蚕桑局局长、通江初级中学教务长、平溪区区长。由于平溪离县城和自己家乡太远——那时没有公路,从平溪进城要走两天。自愿回乡,担任沙溪乡乡长。

闫和璋担任沙溪乡乡长时间很长,有十几年,到一九四七年才卸任。所以几乎成了“沙溪乡伪乡长”的代名词。后来接任的何其德、熊天乾,沙溪绝大多数人都不记得了。

闫和璋担任沙溪乡乡长期间,正是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在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下,中国的国土大部分沦陷,四川成了抗战的大后方。四川人民为支持这场抗战,付出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那时的中国、四川及沙溪嘴是极其落后的农业经济,所有的付出都必须由农民负担。七十多年后,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来看,四川人民为了支持抗战,“苛捐杂税”多,是可以理解的。乡、保、甲这一级直接面对的是农民,其工作的艰难也是应当承认的。

我们生产队和闫和璋家很近,只隔一个山梁。一九三三年红军来时,我的二爷李由芳和同宗的李武芳、李开芳爷都是苏维埃工作人员,积极为红军办事。红军走后,地主还乡团回来要捉拿他们,他们都被闫和璋收留,才保无事。解放后曾被说成是给闫和璋“跑狗腿”,弄得抬不起头。我爷爷很多时候都要到闫和璋家做短工。做一天给一碗米,若在青黄不接之季,添加些野菜,一家人可以过活两天,干个十天半月,饥荒就过去了。

欢迎捐赠支持本站,微信或者微信小程序搜索“分享巴中”关注我https://www.sharexbar.com/post/2042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sharexbar@126.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