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伯淳传略

余伯淳,别名寿雍(1918—1973),平昌县岳家乡(镇)人。1924年至1934年在本地金斗寨、三台、成都等地读小学,初中。1936年至1939年在六门乡从师王正槐学中医。1942年毕业于达县省立师范。1943年至1946年先后在巴中简师,重庆黄桷垭、南坪坝,粱山县金带乡,黄土坎等小学教书。1947年回平昌县任教育视导员。1948年任岳家乡中心校训育主任。1949年任金山中学教员,平昌县政府督学。1950年至1953年2月任城守镇中心完小校长。1953年至1960年任涵水、磴子、泻巴小学教员。

余伯淳

余伯淳1940年在达县省师求学时,开始阅读进步书籍《论苏联五年计划》、《列宁》、《呐喊》、《彷徨》、《阿Q正传》。1943年在重庆黄桷垭教书期中受同事朱荣盛、李华琦、李华章(中共党员、鲁艺学院毕业生)之影响,秘密订阅《新华日报》,思想倾向革命。1944年任重庆南坪坝小学教员时,结识中共地下党员陶昌宜、胡和霄、舒勤耕等人,曾秘密出席《新华日报》社张先生主持召开的时事座谈会。

在党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与农民携手”的号召下,他于1945年随中共地下党员陈洛生赴粱山金带乡等地,以教书为掩护在熊蜀东家从事开办农民夜校等革命活动。陈洛生暴露被捕后,他接受回平昌掩护自己及进步友人的任务,1947年回平昌任教育视导员,利用工作之便,安排了中共地下党员王体仁到岳家乡中心校任教,周代盛到楠木乡保校教书,并由刘镕铸、王诗维不定期的邮来《挺进报》秘密在岳家、金中等校师生中传阅,灌输进步思想,传播革命火种。在寒暑假中与刘大智等联络回乡度假青年学生组织街头讲演、出壁报、演新剧、举办读书会,交流进步书刊,倡办义务补习班等活动。鞭挞时弊,揭露岳家乡长周伯伧、乡民代表主席何伯阳、李华民等利用权势、鱼肉人民、贪污吸毒的罪恶行径。在竞选参议员时,与丁国贵等一批青年上街演说,揭露社会黑暗白天都要打灯笼,以及统治者戕贼民命的罪行。并组织群众抗丁、抗粮、抗捐,多次与乡公所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

平昌解放时,余伯淳初任治安维持委员会委员,继任解放委员会委员。在陈忠理的率领下参与了宣传工作,先后奔赴大寨、白衣、西兴等乡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共同纲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对维护秩序稳定社会治安起了一定作用。他调入学校工作后,一边教学一边带领教师到城守、坦溪、泻巴、尖山等地搞征粮、清匪,恢复春耕生产等工作。在复校中白天下乡动员学生入学,晚上组织教师修理桌凳、挂钟、风琴及厕所,保证了按期开学,顺利行课。余伯淳扑在工作上,坚持长期住校,从不为私事回家,在教师中起了表率作用。

他结合中心工作积极开展社教活动,白天上课晚上到村宣传、教夜校,逢场天带秧歌队,腰鼓队上街宣传讲演。为了启发群众觉悟,还组织排演了《黄河大合唱》、《王秀鸾》、《王贵与李香香》、《白毛女》等大型歌剧,既任导演还扮主角杨白劳,博得群众好评。

办教育,余伯淳在当时的校长中可谓行家。对小学的各门课程堪称里手。学校分课中,投人愿教的课总是他主动承教,从不挑拣。他在城守教自然课时,重视直观教学——用泥坯做成70公分高的人体模型,给学生讲血液循环、骨骼;用废旧钟表的部件讲齿轮、链条的传动。在磴子教语文课时,认真备课讲课,作文一周一次,他做到一本改两次才发还学生。

他关心学生的全面成长,早上带领学生晨操,下课与学生一起活动。在城守完小工作时,多次召开恳亲会,举办学生成绩展览,配合家庭社会共同教育学生。在白衣工作时,一学生过河落水,他闻讯急奔现场救起溺水学生并背送回家。在磴子时,学生患秃疮、疥疮者颇多,他不怕脏不怕臭,给学生剃头治癣、洗澡擦硫磺,治疗效果显著。他常备常用药为师生治病洽伤,分文不取,成为校内的义务校医。

1958年,白衣实现第一个“无文盲乡”时,他白天在校上课,晚上到小桷寺的牛脑湾辅导夜校,当他拖着疲惫的身子返校,一头栽在床上时,东方就发白了,当天,仍坚持上课,决不贻误学生课业。他勇于改正缺点,乐于帮助别人。在民主生活会上总是开诚相见,光明磊落。来自别人的批评,他诚心接受,不计短长。1950年人民信赖他,委以平昌县各代会代表,川北区各代会特邀代表。他坚持真理,仗义直言,反映了各界人士的心声,为党制订政策,改进工作提供了参考。

1952年2月,余伯淳蒙受莫须有罪被解雇回家。1960年他面对当时困难生活,抽空下河钓鱼而招来对现实生活不满的罪名而被开除。余伯淳虽两次受到不公正的处分,但他仍坚信党的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政策,在农业上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1973年去世。

1980年,中共平昌县委对已作古的余伯淳作了撤销处分的决定,并按规定给予了抚恤。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打赏
海报
余伯淳传略
余伯淳,别名寿雍(1918—1973),平昌县岳家乡(镇)人。1924年至1934年在本地金斗寨、三台、成都等地读小学,初中。1936年至1939年在六门乡从师王正槐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