滟滪囊卷之一

摇天动黄龙寇巴蜀

通江李馥荣锦山 编辑

嘉川刘承莆尧草 参订

铁岭鸣谦牧葊氏铁岭鸣诗吟舫氏较刊

天彭欧阳鼎晴峯 同订

摇天动黄龙寇巴蜀

治平之世,时和年丰:大臣激浊扬清,郡宰奉公爱民;海宇赤子,无金革之骇其目,无飞挽之劳其身;即有灾疫,可疗以药饵;岂无饥馑,可籴於邻封也。若夫否泰相乘,惨罹刧运,雨暘弗协:流寇猖狂,荼毒四方;庙堂鲜安邦之策,疆埸乏禦侮之才;君既宵旰靡宁,民且旦夕莫保。粤稽史册,旁及稗乘,荼毒之最惨,无如巴蜀矣:盗贼之後,继以虎狼;凶荒之馀,因之疾疫。是以骨积如山,血流成水,虽曰天数,其实祸乱之滋,果出於无因与?

明运将终,天启宠任阉宦魏忠贤,亲若腹心;加以乳母客氏、奸党崔呈秀等,夤缘朋比,表裏为奸。当时忠良骨鲠之臣,如杨涟、左光斗诸君子,相继死於非命,视唐代阉宦之祸为更烈。

迨夫天启升遐,信王即位,改元崇祯。帝雅励精图治,欲复有明章程,力除奸党稗政;灼见忠贤之奸,不动声色,守陵之命甫行,缇骑之旨随下;忠贤虽自经驿馆,必枭首以快天下之心。维时,内外坐忠贤党者,各拟罪有差。然而蜀地之物怪人妖,实自兹始。

蜀自成化以後,鼠窃之徒虽所在多有:如曹甫作乱於江津;刘烈为梗於保宁;蓝四、蓝五、樊龙、樊虎、张进忠、张进孝及土官杨应龙、奢崇明辈,相继为寇。民间早苦焚劫,晚困转输,然而随起随灭,倏危倏安,未为甚也。

崇祯四年辛未

陕西大旱,延安尤饥,民至相食。

米脂县贼李自成,混名闯王;安定县贼张献忠,混名八大王:则魁渠也。馀若罗汝才,混名曹操;老、过天星、扫地王、黑煞神、邢红郎、扒山虎、撞破天、一条龙、蝎子块、破甲锥、上天猴、小红郎、四天王、八金刚、满天星、一斗粟、摇天动、黄龙;及河北奎木狼等:本无赖饥民,不过哨聚山、陕而已。

崇祯六年癸酉

河北流贼,乃有由湖广入巫、巴界者。时抚军董檄石柱司女官秦良玉守巫山三汇舖〔1〕,当贼来路。贼侦知三汇有兵,因间道出官兵後,攻陷巫山。三月,陷夔府,劫大宁、大昌、新宁。不数日,贼陷四城,踞夔府,窥梁山矣----邑乡宦涂原、同万县土官,调龙玉坝白杆子土兵三千人,合乡勇据险遮贼。贼攻白兔亭,乡兵以高击下,贼死伤甚众。俘贼三十二人,讯之,则渠魁奎木狼也----自河北走河南,历襄阳、荆州,破宜都,分为二:一走胭脂坝,趣夷陵;一由小河走长阳,约日渡江取归州,欲奔四川。时因屡败,尚不敢与乡兵战。越万县、梁山、达州,直至太平县,始攻城。秦良玉统兵救之,围解。

巡抚刘汉儒会同巡按党从雅,题请用涂原,“以蜀人练蜀兵,既知地利,复谙战守,贼可荡平”,时不能用。

贼遂由太平经长茅岭刧通江,虏县令石成恩。有邱奎者,迎贼,战于二里山,众寡不敌,死之。贼捨通江,遂趣巴州,直抵保宁,所过焚刧。时巡按刘宗祥临阆中,偕川北道夏时亨、推官张一鹗,提调屯兵守城,僃禦有方,战不轻敌,守不疏虞,贼解围去。攻广元城,凡七日,贼多死伤者;又懼保宁援兵,遁出二郎关,北走汉、羌。此流寇入川之始也。

初犯蜀时,贼首摇天动、黄龙二贼,遂号摇黄。後分为三十家,如整齐王张显、遵天王袁韬〔2〕、黑虎混天星王高、夺食王王友进、邢十万扈九思〔3〕、黄鹞子景可勤、震天王白蛟龙、顺虎混天星梁时政暨王光兴、杨秉胤〔4〕、陈琳等,贼党日众矣。贼中谓其首曰掌盘子,其次曰领哨;民曰毛狗,民妇曰婆姨;杀人曰折割,锁人曰带缐,分财曰携获;埋伏曰卡子,紮营曰度乐,巡走曰落草:语甚鄙俚,不堪尽述。往来刧掠,民间始立寨硐,扶老幼以避贼----承平日久,民不知兵,有何禦守之法?利於贼者----无聊穷人、背主黠仆,贼与此辈气味相投。或遇平日济人饥寒之家、善御奴仆之主,此时虏入营中,还有人代为方便,少受磋磨。若平日准(蜀语:买卖人口)人子女,谋人田产,不恤僮仆、饥寒劳苦之户----此辈乘此机会,利於投贼,贼亦利其内应,寨硐一破,恣所欲为:剔目割耳、劓鼻截舌、断手斮胫、剥肤抽肠;甚之贯小儿於矛上,投活人於汤火:视其颠连踬踣,群用为戏。兇恶惨毒,有笔不能尽书者。

崇祯七年甲戌

蜀中雨灰。

三月,扫地王、过天星、一斗粟等领贼二万,由宁羌入广元,总兵张尔奇檄副将张令驻兵中子舖以禦之。贼侦知有备,由间道攻剑州,下之。尔奇闻剑州陷,遣副将贾登联、莫宗文策救;登联等兵败,贼乘胜追逐,适遇尔奇援兵,遂奔百丈关。尔奇飞报成都,巡抚刘(刘汉儒)檄叙州府总兵侯良柱领永、遵兵协勦。镇元营都司陈玉谟领兵赴巴州,闻南江已陷;兵至通江,侦贼出没,知贼将出拦头河。玉谟截战於板桥口,贼走观台山,官兵随之。玉谟恃勇,单骑击杀,贼伤甚众;已而玉谟复逐贼,贼转战围玉谟於泥涧中,马陷,玉谟战死,官兵大败。通江令石成恩棄城遁,贼入城,焚庐舍,遂入川东。良柱乃抵通江,招民复业。良柱所统兵皆惯喫菸,初異之----邑人喫菸盖自此始。

贼至川东,所攻郡县,势如破竹:陷大昌,县令某着冠带坐堂上骂贼死;破夔州府,署府事同知何骂贼死。巡抚刘汉儒督军勦贼,贼由间道突出,前後夹攻,追巡抚於大昌城下。知县陈俊之领乡勇救援,力战城东,擒贼四十五人,贼始遁。川东所属郡邑,各练乡勇;兼调龙王坝土兵三千人,令谭大孝统领驻城中,候调援勦。

巡抚檄各州动库银----备军器、团练乡兵:遇贼出没,奋力合击;值贼败走,协力追勦。由是流贼畏懼,兼以囊橐充裕,各有归志,蜀患少宁。

崇祯八年乙亥

贼众数万自达州走南江、广元,出朝天关抵宁羌,与汉中官兵战於万坝驿,贼败,走阳平关过江,投巩昌而去;别有万馀人寇川东。总兵侯良柱遣裨将张凤祥截贼;贼由通江竹浴关走西乡任村坝、星子山,历石泉、汉阴诸邑,贼各散去。自此,入川如轻车就熟矣。

蜀中於流贼出没之地,增设逰击。陞广元逰击张令为副将,防守毛浴镇;夔府总兵温如珍;广元总兵张尔奇任满,以侯良柱代之。各另清营伍,严关隘,兼谕远近居民侦贼。时防禦亦颇严密矣。

崇祯九年丙子

太平营逰击谭弘报〔5〕,“贼满天星、蝎子块,领贼众由渔度坝、平乐、盐厂,兼掠太平、巴、通诸州县”。良柱檄毛浴镇副将张令、合太平营兵守关隘;亲统大兵自广元直抵黄城,结营以待;分遣九元关逰击张凤翔侦贼。时张令兵驻竹浴关。凤翔兵登碧峰山,与贼鏖战於水羊坪;日将暮,忽乡民百馀登高,喊声大震,贼疑伏发,惊溃。官兵追之,贼走孟家河;追兵蹙至,贼奔东林坝;张令追兵至,又战败之,贼奔黄城。良柱设伏以待,贼望见旗帜,转奔达州礞溪,追兵尾之。贼遁营、渠界之龙王塘,官兵追及龙王塘,隔涧相拒;良柱兵击贼,前军失利,张令驰至,贼乃败走;逼营山,知城中有备,奔舟子山,过江寇蓬州。官兵蹑其後,贼奔据西充紫岩。时天淫雨,连十馀日。良柱密遣张令冒雨出贼前,扼其去路。令至潼川界,询土人,云“桃红河乃要路也”,令即伏兵其处。良柱於是击贼,贼果奔桃红河,官兵前後夹击,良柱曰:“天雨贼饥。立功,在此一举。”与张令合击,贼众披靡。战久,我兵佯败诱贼,贼果来追,伏发,又合击之,生擒劲贼六百馀名,斩首级千馀。蝎子块、满天星死战得脱,北走梓潼,官兵又破之。贼走剑州,官兵随之,贼望尘而奔,遁秦地。捷闻,加良柱腰玉总兵、令都督同知,诸将陞赏有差。

此流贼犯蜀,我蜀人遭劫,时惟张令、侯良柱协力破流贼於桃红河,大功一也。

刘尧草曰:祸乱之作,人事感於下,天道应於上。明季阉宦当权,君子在野,小人在位。一时豪绅大户,怙侈灭义:强凌弱,众暴寡,贫者不能自立;罔恤饥寒,罔念疾苦,贱者无以自容。以故,摇天动、黄龙等以闾巷小人,揭竿而起,其祸滋蔓。揆厥所由,饥寒驰之者半,虽曰天降丧乱,其实借寇兵、齎盗粮者,豪绅大户也。虽大昌会知、川北道善守〔6〕,脱两院於兵戈;而知地利、谙战守,能以蜀人练蜀兵者,莫如涂原----乃刘汉儒、党从雅请之而不能用,谁职其咎哉?

------------------------

〔1〕时抚军董   抚军,巡抚也。崇祯朝通十七年中,四川巡抚无董姓者;而斯时巡抚为刘汉儒,本书下文亦及之。此谓“董”者,未知所据。

〔2〕遵天王袁韬   “遵天王”,欧阳直《蜀乱》作“争天王”,或是。蜀语,遵、争音同,读zēn。

〔3〕邢十万扈九思   欧阳直《蜀乱》作“行十万”、作“呼九思”,欧阳氏尝被掳留其营二载,所记当是。

〔4〕杨秉胤   “杨秉胤”,本书俱作“杨秉允”,避雍正讳也。据清四川巡按赵班玺顺治五年十月初九日揭帖(见中国人民大学《清代农民战争史资料选编(第一册下)》)、李国英顺治六年十二月二十日揭帖(见《明清史料甲编上》),皆作“杨秉胤”。今改回,下同。

〔5〕太平营逰击谭弘   “谭弘”,本书俱作“谭宏”,避乾隆讳也。据费密《荒书》、沈荀蔚《蜀难叙略》、清四川巡抚李国英顺治十六年闰三月十六日题稿(见中国人民大学《清代农民战争史资料选编(第一册下)》),皆作“谭弘”。今改回,下同。

〔6〕虽大昌会知   “会知”,其义不明,此处或有脱文。

THE END
打赏
海报
滟滪囊卷之一
摇天动黄龙寇巴蜀 通江李馥荣锦山 编辑 嘉川刘承莆尧草 参订 铁岭鸣谦牧葊氏铁岭鸣诗吟舫氏较刊 天彭欧阳鼎晴峯 同订 摇天动黄龙寇巴蜀 ……
<<上一篇
下一篇>>